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鬓边不是海棠红 > 正文 156
    范涟笑着捶他:"你个瘸子,你就留点口德吧!"

    程凤台又向程美心道:"姐姐这边都安排好了?"

    程美心一点头,说:"方医生都替我安排了,你就放心的去!保住自己是要紧,日本人再厉害,追我追到美国啊?"

    他们三个很舍不得的说了一会儿话,就觉得鼻尖一点冰凉,抬头一瞧,竟是天上落下了细幼的初雪。程凤台便说:"姐姐快回去吧,火车要开了,我也要上车了。范涟,搀着点我姐姐。"

    范涟心中无甚感触,他们是走南闯北的男人家,别说往后是重庆与上海,就是地球两极,想要见面,也约得到见,只要人平安,分别都是暂时的。程美心眼里有一点泪,她过去待这个异母弟弟自私刻薄,之间的姐弟亲情,全是在北平这几年里培育出来的。尤其是这一次,程凤台最先为了替她打掩护才留下,才有了后来的那些事故。她不是不感动,除了骨肉亲人,没人做得到了,心里就有点后悔,后悔小时候没有好好爱护他。

    程美心眨眨眼,睫毛沾了泪珠,她踮脚与程凤台贴面拥抱了许久,程凤台欠下点腰,搂着姐姐,笑道:"姐姐在美国帮我看看房子,回头我来和你做邻居也不一定的!"

    程美心道:"那就说好了,我真替你找房子,我们住隔壁。"

    雪渐渐密起来,程美心穿着薄丝袜,不便久站。范涟扶着她的肩,一手遮在她头顶,把她一路护到车上。二人车子一前一后开出去。可是在他们走后,程凤台并没有上车,他立定在雪地里,在等什么。在等什么呢?他都不敢告诉自己他在等什么。是那只戒指,还是商细蕊最后用力的一握,让他产生了妄想,程凤台控制不住这份妄想。

    范涟自己开车来,雪是大了,雨刷子哗哗刷着玻璃。小摊小贩猝不及防这一场雪,一齐收摊回家,露出空旷见白的街面,非常清洁的感觉。范涟觉得路滑,把车开得慢慢的,迎面看见一个人披着斗篷翻着帽兜从雪里跑过,脸上依稀画着戏妆,画着戏妆就看不真切是谁了。但是还能有谁?

    范涟的眼睛一路追随着他,看他与汽车背道而驰,一直往火车站的方向跑去。范涟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个笑。

    跟在他后头,那人影就从程美心的车窗边上擦着过。程美心没有发觉,倒是她的护卫李班长喊了声:"哟?商老板!"程美心猛然回过头:"你说谁?"李班长笑道:"刚刚跑过去的不是商老板?"

    程美心的汽车猛一个急刹。

    雪下得越发密了,火车响过一声汽笛,老葛递话来:"二爷,上车吧,二奶奶催呢。"

    程凤台打开怀表看钟点,急躁的又合上。他说:"再等等。"

    再等等,程凤台心想,再等五分钟。

    怀表上的长针轻轻一擦,这一分就过去了。

    程美心拥紧了貂皮大衣,在卫兵的夹护下从车上下来,高跟鞋将雪地踏出一个个枪眼儿似的窟窿。有件事她等了很多年,这次临走,她下决心要做了。

    汽笛又鸣了一声,月台上相送的亲友们都走干净了。列车员挥动旗帜,喊道:"还有三分钟开车!请站台上的乘客尽快就位!"老葛急得跺了跺脚,不敢再催。

    剧院里,小来在后台盹着觉,梦见锣鼓巷的两棵梅树一齐开了,花枝子交错着,挨延着,红白相间,云霞绚烂。她欢喜得叫商细蕊来看,要不是他解开造型的铁丝,花不能长得那么旺呢,刚要开口,忽然被海啸云潮一般的掌声惊醒了。

    任五问小来:"班主呢?"

    小来也疑惑:"不是在台上?"

    程凤台手里的怀表被他的掌心焐热了,秒针一擦一擦的走,在他手心里细微的颤动,像握紧了一颗心跳。

    水云楼众人站在台上谢幕,单把中间的位置空出来,留给他们的主角,他们的商老板。商老板左等右等也不上台,兴许是角儿脾气发作,嫌掌声不够响亮,要响些再响些,掀起房顶他才来。观众们起立鼓掌,要用他们的痴狂把商郎叫唤出来。可是在灯火与喝彩中,那个位置始终是空着。

    小来走到幕布后面,两只眼睛含了泪,望向那个空位置,嘴角却笑起来。

    人走了,冬来了,世道变了,几年的热闹转眼之间一哄而散,还有一个人留在原地,不肯离开。

    程凤台仰头看这新雪。他一定会等着他的。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阅读至此,正文现已完结。番外以及个志最快下半年,慢起来就不好说了,大家都知道我拖沓,所以就不立flag了。有啥想看的可以留言,我挑着我想写的写。

    文中原创戏词均由渝州夜来创作,《小凤仙》一折由懒相饮供稿。给二位词作大人鼓个掌。

    最后给大家推荐一首我所钟爱的曲子,日剧仁医的OST,地址http://5sing.kugou.com/bz/2849457.html我心目中的这个故事,商细蕊这个人,由这首曲子最为完美的呈现出来。假如我早些听到,大概也就不会连篇累牍去写文了,简直多此一举嘛。可惜听到的时候文已过半,只有一边惭愧一边写下去。这个网址的翻唱页面,有渝州夜来为此文所作的剧情歌词,也远比小说本身意境深长,请大家慢慢欣赏。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