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鲤鱼会失去他的小伙伴的?这难道吃的是散伙饭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

    "令狐己和李谕真的很要好,像令狐己这样的才不在乎什么英汇呢。"

    "正常交友怎么会担心自己坑了朋友然后被对方报复?难道有人交朋友是为了去坑他的吗?这种想着怎么占便宜坑朋友的人,害怕和李谕做朋友真是太好了。求之不得。"

    李谕粉彻底放了心。英汇的水军和黑掀不起波澜了,只能是垂死挣扎。

    曾秀琴走后,李谕和令狐己单独呆了一会儿。令狐己觉得现在他们就像两地分居的情侣,他老想着要来一发小别胜新婚。

    但李谕这部剧至少还得拍三个月。令狐己觉得这时间太漫长了。

    "等你这部剧拍完了,你接下来想拍什么?"令狐己问李谕。

    李谕怔了一下,他还暂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其实就算他现在在拍戏,也还是源源不断有剧本在找他。

    "我没有想过......可能会休息一段时间。"他说。

    令狐己笑着说:"我就指着你这句话活了。你拍完这剧,我们就出去好好玩玩。"

    李谕又向他说起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自从这事情之后,更多剧本来找他了,数量几乎比之前翻了一番,相当可怕。还有剧组里的很多人对他态度也明显不一样了。

    "幸好你还是你,"李谕说,"我不喜欢他们这样。"

    "为什么?"

    李谕说:"搞得我好像因为这件事情......炒热度,沾光了一样。"

    令狐己哄他:"这是大家喜欢你。你的表现太好了。"

    李谕枕在他的膝上,听着这甜言蜜语睡着了。

    第100章

    剧组从春寒料峭时拍起,一直拍到了六月时候,暑气渐升。

    起初那一两个月是最艰难事情最忙乱的时候,又正好遇上李永霖事件。对整个剧组都是考验。度过了一开头的磨合期之后,上下的配合都有了默契。拍到后面,李谕终于开始觉得心应手起来。

    而且越往后李谕越感觉这一次选的演员都很好。

    徐斯云就不谈了,她虽然平时脾气作点儿,但演戏不含糊。她拍完这部剧就要结婚了,有结婚生孩子的计划,肯定要歇个一年多才能回来拍戏,回来之后她的人气还在不在,就要看这部剧口碑如何了。

    不过这不是全部的原因。徐斯云一开始就很喜欢这个剧本,她早就想和程渊老师合作一次。能演程渊老师的本子,又是这么一个惹人怜爱的角色,她自然演得十分投入。作为她长假前的最后一个角色,她十分满意。

    其他几个重要角色,都和李谕形象中的气质很贴合。他的要求够高了,一众演技派演员,都完全达到了他的要求。尤其朝堂上的大臣们老臣们,李谕有时候站在他们中间,一瞬间竟会失神,恍如真的又回到了东华宫。

    所以李谕除了要干好导演,还得要注意避免他演的萧从简成为拖后腿的那一个。

    这对李谕来说也是个不小的考验,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他是这剧所有演员中唯一一个真正见过自己要演的人,但要把这个人立体地还原出来,又不仅仅是见过就行的。

    李谕不得不揣摩萧从简这个角色。他得找到一个自己和萧从简的共同点,然后才好在性格上连接起来,融合起来。

    这个事可不容易。

    关于这一点,李谕也问过令狐己。

    "你觉得我和萧从简有什么共同之处?"

    令狐己以为他在说什么冷笑话,于是用冷笑话回应:"男人?"

    李谕说:"我和他一点共同点都没有,我怎么演他。你建议我演他,就没有想过我和他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令狐己说:"这种你挑战起来才过瘾吧?而且你们演员,就是干这个的吧?至于到底怎么演......我只要期待你的成果就行了。"

    李谕想打他。但怎么演好一个角色,确实是只能自己去体验。

    李谕想了很久,虽然他和萧从简实在是南辕北辙的两个人,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相似之处。他和萧从简,都不怎么介意别人怎么看待自己。

    当然,萧从简的行动更有逻辑。李谕看了程渊老师的剧本,才对当年一些事情恍然大悟。

    "哦!难怪这里萧从简要这么干......"李谕看着剧本发出感叹。

    程渊老师很奇怪:"不然你以为呢?我是根据你的大纲补充完成的。你给了局势a,萧从简的行动b,结果c,我帮你补完一些中间细节和心理活动而已,这里面只能这样解释了。"

    李谕很佩服程渊老师,还有点佩服萧从简了。程渊老师表示他也佩服李谕,虽然好像迷迷糊糊的,但写的东西居然还能符合逻辑和人物性格。

    李谕就这么一遍遍地读透剧本,一边回忆着当初的萧从简。萧从简的神态,萧从简的气质。之后剧组放出了一些片场照,照片上李谕换好衣服,已经入戏,正匆匆在殿前走过。

    剧照一放出来,就秒了一片。大家都捧着少女心说,李谕这样太帅了太帅了太帅了!感觉李谕好几年没有演过这样帅气的角色了!

    不是因为五官帅脸好看,脸还是那张脸,就是气质特别煞!

    小说中萧从简就是人气特别高的角色,这次又是导演李谕亲自扮演,李谕粉都不在乎男主皇帝了,全都在花痴萧从简。正好男主的BG戏特别多,而萧从简完全没有感情戏,全部都是朝堂戏份。李谕粉的口号是,男主留给后宫,萧从简留给我!

    最后这口号都刷到李谕的微博下面了。李谕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感觉特别错乱。

    "她们肯定想不到,萧从简是我的头号对头。"李谕对唯一的知情人令狐先生诉苦。

    令狐己现在对萧从简感觉很亲切了,他甚至想,如果没有萧从简,李谕也许并不会来到他身边。他觉得,萧从简就像牛郎织女故事里的那头老黄牛?

    "这说明你演得好啊......你看你这样子,和你平时的样子,是不是判若两人?这就是所谓的反差萌。"令狐己现在给李谕灌迷魂汤和顺毛的功夫越发长进,每次都戳到点上,一戳就中。

    李谕哼哼唧唧了几声:"什么反差萌。萌个屁。"

    "好好,是反差美......"令狐己抱着他的鲤鱼啃了两口,"反正她们心中的萧从简就是你。你把萧从简演好了,好处全是你的。"

    这倒是真的。随着剧组拍摄顺利,拍摄期间放出的一些照片,大家又渐渐开始觉得这部剧质量可能不错了。前段时间的李永霖事件也给李谕加分很多,许多路人都说"这次李谕拍的剧一定要支持!""绝对看!""刚刚买了本小说,电视剧也要看!"

    之前李谕和徐斯云拍的那部爱情喜剧电影,已经上映了。因为李谕没功夫跑宣传,都是徐斯云和电影导演做宣传。这部电影口碑还不错,爱情喜剧只要好笑加浪漫就够了,足够把票房撑起来了。

    大家都觉得李谕和徐斯云的搭配十分清爽,两个人颜值很搭,化学反应也好。这部喜剧片在四五月的国产电影里,票房成绩拔尖。观众们看过之后,更期待电视剧里李谕和徐斯云继续合作了。

    到六月中旬,《大盛》终于杀青。天已经很热了,最后一个镜头拍完,是下午四点多,十分闷热。李谕捧着工作人员献上的花,分不清自己脸上是汗还是泪。

    "导演,说两句?"大家起哄。

    李谕说不出来,他只觉得一件大事结束了,他想呈现一些故事,他想缅怀一些人物,他做到了。

    "不废话了,大家辛苦了,结束!"他已经从萧从简这个角色抽离了,他仍是李谕。

    大家哄笑着收拾东西。李谕觉得无比满足。

    第101章 最终章

    电视剧的后期做了几个月。

    李谕亲自为电视剧写了剧名,片头片尾歌词出的都是李谕的手写字。李谕甚至参与了一小段配乐。他去录音棚录了一小段笛子,作为配乐出现。

    这几个月李谕很快乐,他亲眼看着这部电视剧慢慢成形,雕琢,润色,成器。这个过程很辛苦,也让人十分满足。

    这几个月间,也发生了许多事情,周围的环境和四季一样,总是不停变幻。

    徐斯云最近公布了即将结婚的消息。她拍完李谕的剧之后,就忙着去策划婚礼了。她找了相熟的摄像摄影去海岛拍了婚纱照。

    消息一公布,自然也是一片惊叹。因为之前她和李谕连着合作两部,关系很好,有人以为她和李谕真的在一起了。还有人以为徐斯云和令狐己有什么,都是些捕风捉影的猜测。谁也没想到徐斯云就突然宣布结婚了。

    徐斯云给李谕送请柬的时候,开玩笑说:"好可惜啊,不能再做你的掩护了。"

    李谕笑了笑,知道她打趣的是那些真以为他和她在一起的人。他觉得这样就好,他和徐斯云的事情这下就彻底澄清了。

    令狐己也给徐斯云准备了礼物,他要李谕去参加婚礼的时候一起带去。

    除了徐斯云结婚,令狐己的表妹蒋羽依也要结婚了。李谕给小蒋录了婚礼祝福,是小蒋婚礼VCR里最大牌的明星。小蒋觉得很幸福。

    小蒋直到现在都觉得大表哥和李谕在一起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但她懂得做人低调,做粉也要低调的道理,从没有宣扬过这事情。

    她心中对此事还是有很多疑问。比如前段时间,李谕拍电视剧那么大阵仗,为什么他们辉城却没有投资。她还担心令狐己和李谕是不是掰了,后来又知道两个人仍要好,她才放心了。

    小蒋婚礼后因为工作去李谕工作室的时候,正好李谕在。她亲自向他道谢,并且勇敢地为辉城争取了机会。

    "大盛这么好的剧本,这么好的机会,李老师不让我们辉城参与,太可惜了!这剧是未播先火,大家都在压收视呢。"她笑着说。

    这事情李谕知道。最近大盛放了一版先行版预告,播放量惊人。有李谕,有徐斯云,有周容,有卖了近一百万本的原作小说,还有最近一个个的大新闻助阵。这剧的首集收视率肯定不用愁了,很多预测都把首集压得很高。电视台也对这部剧寄予厚望,宣传很大。

    "别给我太大压力,等剧播出了,你再评价。"李谕暂时谦虚一下。因为播出之后他就不需要谦虚了。

    小蒋又问:"会有续集吗?续集一定要带上我们。"

    李谕说:"剧还没播,你就催续集了。给我一段休息的时间吧。"

    除了这些喜事和乐事,还有一些消息也传入李谕耳中。

    李永霖的病经过休养,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但他老了,一场重病,想要恢复到从前的状态几乎不可能,即便能工作,也需要很长时间。英汇果然陷入内斗,几个高层互揭丑闻。英汇的竞争对手在这几个月内,低价收购了英汇在越南的工厂,还买到了一项关键的专利技术。为将来英汇的消亡和易主已经埋好了伏笔。

    白昕没有实力和实权,家里的长辈虽然宠他,一涉及公司的事,他的话却毫无分量。李永霖情况稳定,出院回家休养,白昕在公司无所事事,在家陪伴病人也烦闷,陪了李永霖几天,他又禁不起一些狐朋狗友的撺掇,就飞国外逍遥去了。他对这一片混乱的情况已自暴自弃,干脆一走了之,不去想这烂摊子,在国外他反正不缺钱花。

    国内还在关注英汇这件事的人大多是关心财经新闻的。看到最近英汇最近的情况,还有英汇太子白昕的行动,都说英汇已经完了,李永霖已经控制不住英汇了。

    对普通路人来说,李家这出大戏基本已经结束了。李永霖灰溜溜地承认了亲儿子李谕,而李谕已经不认他这个老子了。

    从前李永霖是许多男人羡慕的对象——本人儒雅有气质,娶的富家小姐白莹也够漂亮,靠着岳家平步青云,一跃成为国内数得着的富豪。但李谕这事情一出,也没多少男人再说羡慕李永霖了,临老了被亲儿子在全国人眼前把脸面都踩碎了。

    这些事情,这些评论,李谕总不可避免地听到。

    但在他心中没有激起多少波澜。他唯一的感想就是,李永霖和英汇倒了,终于可以消停了。

    而且很奇怪的,他有一种感觉,就算是那个真正的影帝李谕,对此也是一样平静。所以他认为他的态度和反应是很恰当的。

    最近这段时间,他思考得最多的事情就是他的电视剧。后期完成的那一天,他和令狐己喝了一晚上的酒,他觉得心情特别不真实。

    喝醉了,他就说醉话,啰啰嗦嗦好像说了好多。结果第二天一早全忘记了,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他推推睡在旁边的令狐己:"我昨天晚上说什么了?"

    令狐己眯着眼睛,他说:"没说什么啊。"

    李谕也早就了解令狐己的习性,这眯着眼睛装无辜的样子就是在耍坏。

    "骗我!我嗓子都哑了。你说我没说什么?我到底说什么了!"

    令狐己摸摸他的脖子,说:"你嗓子哑......是喝多了。我也喝多了,你说什么我怎么记住?你喝醉了还能记得别人说什么吗?"

    李谕怀疑地看着他,他想相信令狐己这话,但又觉得令狐己这样子让他牙痒痒。他张口咬了令狐己的胳膊一口,说:"我到底说什么了!"

    令狐己伸手揽过他,抱他在怀中,带着笑意说:"你说你爱我,说了一千八百遍。"

    完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看文,评论和投雷的每一位GN

    后面还会有几个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