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炮灰一心作死[穿书] > 正文 71
    闻峥说:"对。上去之前肯定要进行严格体检的,要是能去,咱们可以去举行一个太空婚礼。"

    陈周想了想,太空似乎也还不错呢:"那以后再说。现在我要去游泳,大海,我来啦!"

    闻峥在后面喊:"回来,你好歹也抹点防晒霜吧。"

    第九十五章 番外 婚礼(下)

    陈周没有理会闻峥, 闻峥也没追上去,他衣服都没换,穿个皮鞋, 跑海边玩什么呀,难道还能去游泳, 指定一会儿得回来换衣服。

    但是陈周并没有回来, 闻峥将东西放回酒店房间,换了身轻便的休闲装, 拿上防晒喷雾出去了, 都还没来得及跟闻嵘和唐枵打招呼。

    闻总一向注重形象,哪怕是到了海边,也不肯脱下袜子穿上拖鞋。

    闻峥穿过泳池和草地, 越过一排棕榈树, 就看到了酒店的私人海滩。海滩上人很少, 因为整个酒店被唐枵包了下来, 参加婚礼的客人大部队才到,还没来得及上沙滩玩。

    闻峥走过一排遮阳伞和躺椅, 终于找到了陈周的身影,他鞋袜已经脱了,裤管卷了起来,袖子捋到了肘部, 正坐在细软的沙滩上跟两个孩子修城堡。

    那两个孩子皮肤黝黑, 一看就是本地人,陈周跟人语言不通,用英语加比划和跟两个孩子交流。

    这儿是私人海滩,按说应该没有本地人,估计这俩孩子是酒店员工的孩子。

    闻峥走过去:"起来, 抹点防晒霜。"

    陈周抬头冲他一笑:"没事,晒黑一点没关系,更健康。"

    闻峥可不想让他晒黑,看他满手都是沙,让他停下来也擦不了防晒霜,于是他拿出防晒喷雾,对准陈周:"闭上眼睛和嘴巴。"

    陈周乖乖配合,闻峥将他裸露在外的肌肤都喷上了。

    两个孩子看着他们,哈哈大笑,陈周抢过防晒喷嚏,朝小孩示意,给他们也喷点,俩孩子摆着手跑远了。

    陈周将防晒喷雾扔给闻峥:"你长得太严肃了,小朋友被你吓跑了。"

    明明是他自己吓跑的,闻峥也不跟他计较,在沙滩上坐下来:"我陪你玩。"

    于是两个加起来年过半百的大孩子玩起了沙雕。陈周是典型的脑力胜过体力的人,他建的城堡总是会坍塌,闻峥却能够耐心地一点点将多余的沙子抠出来,不仅不塌,还很漂亮。

    陈周干脆就停了手看他弄,还掏出手机,给他拍照:"我要发到朋友圈,看看我们英明神武的闻总居然也玩沙雕哈哈。"

    闻峥抬头一笑:"我也发,你刚才和那俩孩子玩的时候我就拍了。"

    陈周哈哈笑:"那咱俩可真是绝配。"

    "本来就是,天生一对。"闻峥理所当然地说。

    陈周听见这话,舒心一笑,然后扔下手机,长手长脚摊在沙滩上,看着蓝天,说:"这日子可真是太惬意了。"

    "那咱们就在这边多玩几天。"

    陈周扭头看着他笑:"公司不管了?阿嵘刚新婚,他要度蜜月,可不能再帮我们管公司了。"

    闻峥不以为然:"就几天,没了我们地球就不能转了?我们一年到头也没休息过几天。"

    陈周又说:"我听唐枵那语气,是要将阿嵘叫到星纪去上班呢,挖我们墙角。"

    闻峥说:"不可能,我不会放人的!再说阿嵘是峥嵘的股东,他不在公司上班,还跑到星纪去帮别人干活?"

    陈周哈哈笑:"星纪也是他家的了啊,他老公的公司怎么是别人的?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唐枵的财产他占一半。"

    "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我家的公司唐枵也有份,他有什么理由让阿嵘过去帮他干活儿?"闻峥说。

    "我也希望阿嵘能够留下来,除了技术,别的我都不想管。"陈周说。

    "那就把他留下来。"

    陈周看着闻峥弄好的城堡,啧啧赞叹:"你真是个天才,怎么做什么都这么厉害啊!"

    闻峥挑起眉:"知道你老公厉害了吧。"

    陈周点头,看着那个快完工的城堡,又忍不住生了破坏之心,伸出指头去戳其中的一个堡垒。

    闻峥抓住他的手:"别捣乱。"

    陈周嘻嘻笑:"你说咱俩这样好吗?"

    闻峥抬眼看他:"怎么了?"

    陈周说:"我是说阿嵘结婚,咱们一来就跑沙滩上来玩了,没去帮他干活儿啊。"

    闻峥说:"还不是你调皮贪玩。"

    陈周笑嘻嘻的:"那你为什么也跟着来了?"

    "我是不放心你,所以跟着来了。"

    "我又不是小屁孩。"陈周皱皱鼻子。

    闻峥起来,走到陈周身边,公主抱起他:"你就是个小屁孩。"

    陈周悬空,赶紧勾住他的脖子:"喂,一言不发就公主抱,我要不要面子啊。"

    闻峥笑嘻嘻地说:"小屁孩就该这么抱,走了,回去了。"

    陈周说:"等等,我的鞋子。"

    闻峥将他放下来,陈周拿上自己的鞋子,坐下来抹干净脚板准备穿鞋子,闻峥说:"不穿了,提着,我背你回去。"

    陈周兴奋地跳起来:"好呀!等等。"他跑过去,将闻峥做的沙雕城堡拍了个照片,然后一脚就给它踢掉了,这种破坏的感觉好爽,哈哈哈。

    闻峥见他这样,只是微笑摇摇头,然后将人背起来,回酒店。

    已经有客人出来活动了,有认识他们的,也有不认识的,看着这对恩爱的帅哥,大家都忍不住露出会心的笑容。

    峥嵘的高管看到他们老板这样,都忍不住露出会心一笑,这两位平时在公司还收敛着,到了这里,完全就明目张胆地秀恩爱撒狗粮了。

    不过这画面真是赏心悦目,没想到闻峥那么冷面的一个人,谈起恋爱来居然完全变了个人。

    闻峥背着陈周走进酒店,孙悦溪正从二楼房间的窗户朝下看,看到他们,忍不住哈哈笑:"哟呵,猪八戒背媳妇儿。"

    陈周抬起头,回怼她:"你见过这么帅的猪八戒?"

    孙悦溪笑嘻嘻地说:"天蓬元帅也还是帅的。"

    闻峥闲闲地说:"怎么?嫉妒没人背你?"

    孙悦溪气得鼓鼓的:"闻峥,我要跟你绝交!"

    陈周哈哈笑:"悦溪姐别理他,很快就有人背你了。"

    进了酒店,陈周便想下来,闻峥说:"都到这儿了,直接背你回房间。"

    于是陈周就真被闻峥一路背回了房间,房间是唐枵安排的,海景套房,带露天大阳台的那种,阳台下还有一个不大的私人泳池,远眺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特别美的观景房。

    陈周去洗了个澡,换了身清凉的衣服,用毛巾擦着头发出来了:"从冬天一下子到夏天,还真有些不习惯。"

    闻峥正在打电话,见他出来,说:"好,我们马上过来。"

    陈周见他挂了电话,问:"是阿嵘?"

    "嗯,叫我们过去他那呢。"闻峥站起来,从他手里接过毛巾给他擦头,动作比陈周本人温柔多了。

    陈周站在他面前,伸手扶住他的腰:"你再这么惯着我,以后我生活不能自理了怎么办?"

    闻峥笑:"那就不要理了,我替你理。"

    陈周咬一口他的下巴:"你说的啊,那我就心安理得了。"

    闻峥将毛巾扔在椅子上,搂住他,在他耳下亲了一下:"嗯,以后有什么事只管叫我。"

    陈周呵呵笑起来,将头靠在他肩上,内心无比满足。

    出门的时候,陈周突然想起来:"呀,我忘记梳头了,我去梳一下。"

    闻峥将他抓过来,伸出双手在他头上抓了抓:"好了,你就是天底下最靓的崽,不用梳了。"

    陈周笑起来:"真的吗?我就是头上顶个鸡窝,你也会觉得我最帅。"

    "当然。"闻峥答得理所当然。

    陈周哈哈笑,天底下还有比自己更幸福的人么?

    当然,闻嵘就觉得他比陈周幸福,因为明天就是他的婚礼了。他的男人是屈指可数的钻石王老五,不仅身家亿万,更是帅得惊天动地。

    陈周和闻峥到了闻嵘房间,没见到唐枵。问起来,闻嵘才解释,他和唐枵结婚前一天分房睡,也不见面。

    陈周听到快笑死了:"你们昨天还在一起布置婚礼,今天就分开了?"就在一个酒店,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也太刻意了。

    闻嵘也有些不满:"就是啊,都什么年代了,还讲究这个。"

    闻峥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不正好给你们制造相思的机会么。"

    闻嵘竖起大拇指:"哥,还是你会说话。周周,我哥平时是不是特别会甜言蜜语?"他朝陈周挤了挤眼。

    陈周呵呵笑,还别说,闻峥人前不爱说话,但是对着自己,真是个情话小王子。

    既然不能见面,安排婚礼和嘉宾的事全都交给了唐枵负责,闻嵘今天就负责放松心情。

    陈周和闻峥陪他去做了个SPA,全身放松了一下,晚上叫了一群年轻朋友一起开了个单身派对。

    开完派对回来,喝得有点高的闻嵘拉着他哥:"哥,今晚我想跟你睡。"

    闻峥看着弟弟,又看看陈周。

    陈周说:"你们哥俩睡吧,好好说说话。"

    闻峥拉着陈周,说:"我们去他房间陪他,等他睡着了再回来。"

    陈周摆摆手:"你自己去就行了,你们哥俩有什么心里话好好说一说。"

    闻峥看着他,点点头:"也行。"

    陈周去阳台下的泳池里游了个泳,上来洗了澡,躺在阳台上吹海风看星星,等闻峥回来。等着等着他都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感觉身体一轻,被惊醒来:"回来了?"

    闻峥抱着他进屋上床:"你怎么在外面睡着了,当心着凉。"

    陈周打了个哈欠:"没事。阿嵘睡了?"

    闻峥将他放在床上:"睡了。"

    陈周说:"你也去洗个澡吧,今天赶了飞机,又出去闹了一晚上,怪累的。"

    闻峥看着他的脸,欲言又止,还是去洗澡了。

    回来的时候,陈周已经睡着了,闻峥将人搂在怀里,想起闻嵘喝醉了跟自己忏悔交代的那些事,又好气又好笑,完全没想到这小家伙心眼还不少,居然联合闻嵘来骗自己,真是个吃里扒外的小妖精。

    顾不上累,闻峥还是将已经睡着的陈周弄醒来,惩罚性地做了一回,弄得陈周连连求饶。陈周还以为闻峥学到了什么新花样,完全没想到是在惩罚自己。

    第二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气,整个酒店布置得异常美丽庄严,装饰婚礼的花朵以白玫瑰和蓝色妖姬为主,纯洁又不失沉稳,因为蓝色是闻嵘和唐枵都喜欢的颜色。

    闻峥一早就起来了,今天他要送弟弟结婚,唐枵那边由父母陪伴,闻嵘这边则是他,因为父母早已亡故,长兄如父。

    草地上摆满了椅子,盛装打扮的宾客们早已落座,陈周坐在第一排,看着闻峥挎着弟弟的胳膊上来了。

    兄弟两人都西装革履,闻峥穿了一身蓝色的西装,闻嵘则穿了白色的西装,裁剪得体的西装衬托得兄弟二人修长挺拔,如芝兰玉树。如果他们的父母都健在,看着这样一对儿子,不知道该多自豪。

    明明是喜事,陈周内心却没来由有些伤感,在闻峥心里,也免不了有同样的想法吧。

    一旁的闻芝兰大概也有类似的想法,用手指悄悄按压了一下眼角。

    闻峥将弟弟送到台前,自己退下来,坐在陈周旁边,陈周凑过去在他耳边低声说:"今天闻嵘好帅。"

    闻峥笑了:"那当然,是我弟弟。"

    陈周看着闻峥的笑脸,知道他是发自肺腑的高兴。

    台上两位新人已经到位,一对璧人看着实在是养眼。婚礼主持人傅益清开始主持婚礼了,唐枵请了他来主持,还真是挺出人意外的,不过傅益清那嘴可真够厉害的,叭叭个不停,既生动又感性,台下宾客的掌声就没停过。

    终于到了交换戒指的环节,陈周看着他们,说:"他俩多登对啊,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儿。"

    闻峥突然凑到他耳边说:"你当初是不是觉得他俩登对,所以才跟我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表面接了我的任务,实际上却在帮他们应对我。"

    陈周一惊,往后躲闪了一下:"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闻峥挑眉莞尔:"真不明白?昨晚上阿嵘可是跟我们说了实话,将你俩合谋骗我的事都告诉我了。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陈周捂嘴偷乐:"这能怪我吗?当初不是你自己猪油蒙了心,想了个莫名其妙的馊主意么。幸亏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看人家俩感情多好。"

    闻峥抬手搂住他的肩,在他耳边说:"我那时候真是鬼使神差,不过也许真是神的旨意,让我猪油蒙了心,将你救了回来,我现在才能有这么好的媳妇儿啊,这不是天意是什么?"

    陈周忍不住笑出了声,可不是嘛,偶尔昏聩一下,便捡了个男朋友回来,最后还变成了自己,这就是典型的无巧不成书。

    而自己,恰好就生活在一本书创造出来的世界里,不过是书还是现实世界都不要紧,要紧的是,自己这一刻所拥有的,就是真实的。珍惜当下,才是他最应该做的。

    台上的新人深情拥吻,台下,陈周与闻峥十指交握,这个男人是他实实在在能摸到感受到的,这便足够。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先写到这里吧,我要标完结了,明天换榜,我申请了完结榜,应该还会写一个番外,交代一下赵洋这些人的下场,现实世界咱不能拿这些人怎么样,里怎么还能让这样的人逍遥法外,简直岂有此理!

    最后,还是求一下预收吧,《废太子生存指南》,感谢大家继续支持我的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