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灵媒 > 正文 253
    "梵伽罗?不认识。"丁羽的话听上去似乎很没有礼貌,语气却带上了明显的急切和恭敬:"我马上过来,您稍等。梵凯旋,梵伽罗你认识吗?他说他在城南分局,和丁浩浩在一起。"

    "我不认识,但我觉得很熟悉。我们马上过去。"

    两人的谈话声被梵伽罗截断。他把手机还给少年,安慰道:"不用担心,以后你舅舅会好好照顾你。"

    "他不会的,他不愿意认我。"

    丁浩浩凄苦的话并未得到证实,反而被打了脸。丁羽不但在最快的时间里赶来,还连连冲梵伽罗鞠躬,慎重道:"您放心,这个孩子今后由我来照顾。他家里发生的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梵先生,我们是不是认识?"站在一旁的梵凯旋满脸都是疑惑,却也满脸都是难以抑制的喜悦。

    "大概上辈子认识吧。"梵伽罗轻笑一声,却惹得丁羽和梵凯旋齐齐红了眼眶。

    "我猜我们上辈子一定是非常好的朋友,因为看见您,我们就觉得非常亲切。感谢您对浩浩的帮助。我们会好好照顾他的,您放心。"丁羽压着外甥的脑袋,勒令道:"还不快给梵先生道谢。"

    "谢谢梵先生。"丁浩浩已经被秒变舔狗的舅舅整懵了。

    年轻警员满头黑线地说道:"诶,我说你们是不是太入戏了?案情真假都还没确定呢!"

    他话音刚落,庄禛的电话就打进来了:"尸体找到了,埋在院子里,你通知周法医赶紧过来。"

    年轻警员不敢置信地看了梵伽罗一眼,然后才对丁浩浩说道:"你妈妈的尸体找到了。"

    丁浩浩当场晕了过去,丁羽和梵凯旋却从未怀疑这个结果。

    ---

    与此同时,宋睿正提着一个公文包站在玄关处。

    宋家大伯不满地说道:"你怎么没把洋洋带回来?"

    "他要参加夏令营。"宋睿换上拖鞋,面无表情地走进大厅。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收养一个孤儿,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改善了与大伯的关系,更不知道家里的那间暗室是用来干什么的。他每天都会在暗室里待一会儿,看着空荡荡的墙壁,总觉得那上面应该挂一些照片才算好看。

    但是应该挂谁的照片呢?

    宋睿试着挂许艺洋的,挂家人的,挂自己的,最后却又全都取掉,砸地稀烂。他心里总会莫名涌上一股怒气,还会反反复复冒出一个词——骗子。

    可他气的是谁呢?骂的是呢?

    他想不明白,于是渐渐感到自己的生命正变得贫瘠、苍白、了无生趣。

    他坐倒在沙发上,满脸都是疲惫和难以描述的孤寂。

    宋大伯瞥他一眼,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年纪大了,也该找个伴了。就算你喜欢男人,我也是不反对的,日子过得开心就好。"

    "谁说我喜欢男人?"宋睿愣住了。

    宋大伯也愣住了:"没谁,就是忽然这么觉得。"

    "我不喜欢男人,当然,我也不喜欢女人。"宋睿话音刚落就接到了孟仲的电话,那人没头没尾地问道:"梵伽罗这个名字你觉得熟悉吗?我们今天接到一桩很奇特的案件,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梵伽罗这三个字仿佛一道惊雷,响彻宋睿耳畔。

    他匆忙换上鞋,朝停车场跑去,宋大伯跟在后面连喊几声他都没听见。

    半小时后,他推开会客室的门,看见了被丁羽、梵凯旋、廖芳、胡雯雯簇拥在中间的青年。他长得真漂亮啊,一双漆黑的眼像无尽夜空般摄人。

    他转头看了过来,殷红的唇角轻轻一勾,就把宋睿的呼吸、心跳,连同魂魄都勾走了。

    宋睿站在门口不敢动弹,仿佛生怕把他惊跑。

    而那人却站起来,笑着说道:"宋博士,好久不见。"

    "我们似乎从未见过,哪里来的好久不见?"宋睿抠着字眼质问。

    "以后会经常见面的,我想应聘城南分局的顾问,不知道可不可以?"梵伽罗微笑以对。

    "可以可以,太可以了!"宋睿尚且没开口,廖芳和胡雯雯就迫不及待地应下来。

    "我目前无家可归,不知道宋博士能不能暂时收留我?"梵伽罗又问。

    这回更多人抢着答话。

    廖芳举起手:"梵老师,住我家去吧!"

    胡雯雯:"住我家,我家宽敞!"

    丁羽和梵凯旋:"我们家在芳华园,别墅区。"

    宋睿已经听不下去了,挤开这些人,握住梵伽罗纤细的手腕,扯着往外走。

    梵伽罗顺从地跟着他,嘴角始终噙着一抹微笑。

    "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上车之后,他低声问道。

    宋睿把手里的矿泉水递过去,勒令:"喝了。"

    梵伽罗打开瓶盖喝了一口,末了差点喷出来,五官拧成一团,喟叹道:"好苦!"

    "没有希望的等待,就是这个味道。"宋睿直视前方,语气冰冷。

    梵伽罗却愉悦地笑了:"宋博士,我就知道,哪怕全世界的人都忘了我,你也会记得。我没有食言,我按照我们的约定,从地狱里爬回来了。"

    宋睿的眼眶慢慢染红,嗓音无比沙哑:"我也是在看见你的一瞬间才想起来。我以为你骗了我。"

    "我从不说谎。"梵伽罗倾身过去,抱住他微微颤抖的身体。

    "这一次还走吗?"宋睿不安地询问。

    "再也不走了,你摸摸看,我现在是一个正常人。"梵伽罗把手递给他。

    于是两双温热的手紧紧牵在一起,再未放开。只要拥有彼此,未来的每一天,对他们来说都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结束了,给自己撒个花。

    这本书我写得非常艰难,主要是我的父亲离世,导致我有很长时间没能调整过来。

    不过我坚持下来了,也获得了成长。

    感谢你们的又一次陪伴。

    下本书还是耽美,快穿,具体什么题材我正在酝酿,我们下本书再聚。

    第294章

    宋睿把车停在家门口,轻笑道:"咱们等会儿再进去, 我先给家里人打个电话。"

    "洋洋在家吧?"梵伽罗紧张地问。

    "在, 这个点, 温暖应该把他接回来了。"宋睿一边看手表一边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少顷,那头接通了, 一个中气十足的嗓音从话筒里传来:"我已经看见你的车了。有事不能进家说,打什么电话?"

    "你之前不是说让我找个伴儿吗?我找到了,今天带他回家, 怕你们没做好心理准备, 先告诉你们一声。"宋睿愉快地说道。

    "你小子速度还挺快。那就带他进来吧, 刚好我们全家都在。"老者催促道:"快进来,大家等着你们吃饭。"

    宋睿答应一声, 挂断了电话, 然后牵着梵伽罗的手往屋里走。

    宋大伯从二楼下来, 宣布道:"宋睿今天要带他的女, 嗯,男......总之他找到伴儿了, 今天要带回来给咱们认识认识。"

    "什么?这么快?我昨天还劝他去相亲, 被他拒绝了。"宋温暖正在餐厅偷菜, 听见这话吓得手里的排骨都掉了。

    许艺洋满脸都是排斥:"宋睿哥哥不会喜欢别人的。"然而除了别人之外的那个人是谁, 他又说不清楚。

    "这人干嘛的?靠谱吗?受得了宋睿那狗脾气吗?"宋温暖连连发问。

    "别问了, 人很快就进门了。"宋大伯话音刚落,大厅的门就被人推开,宋睿牵着一名青年的手走进来, 先是蹲下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双新拖鞋,完了还亲自帮那人把皮鞋脱了,套上拖鞋,态度要多殷勤有多殷勤。

    那人连说"我自己来",他都充耳不闻。

    宋温暖和许艺洋从餐厅里跑出来,看得眼珠子都红了。这人明显已经上位成功,否则宋睿那清高孤傲的狗脾气,能把人伺候得这么好?

    两人正酸着,却见青年抬起头,露出一张俊美得宛若皓月的脸,漆黑瞳孔先是锁定许艺洋,然后勾起殷红的唇,清浅地笑了。

    宋温暖被这惊心动魄的笑容镇住,心脏跳得一下更比一下快,竟产生了一种自己爱上了对方的感觉。但这种爱却不是恋爱的爱,而是敬爱的爱,就仿佛落叶回归大地,清风吹入山林,令人不由自主地想感叹一句——你终于回来了。

    宋温暖捂着胸口愣在原地。

    许艺洋却忽然嚎啕大哭,末了像个小炮弹一般冲过去,抱住青年的腰,用脑袋不断往这人的怀里蹭。

    "哥哥,哥哥,呜呜呜。"许艺洋哭得连话都说不清。

    青年用手比划了一下他的脑袋,笑着说道:"长高了好多。"

    "能不长高吗,今年都读初一了。"宋睿从后面走上来,把两人一起抱住。

    梵伽罗揉着小孩的脑袋,问道:"还记得哥哥吗?"

    许艺洋摇摇头,哭着说不记得,却又马上补充:"可是我好喜欢哥哥。哥哥以后都会留下来对不对?"

    "当然,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可以吗?"梵伽罗半蹲下去,忍着笑询问。

    "可以可以,你别走。"许艺洋连忙攀住他的脖颈,把人往屋里带。

    宋温暖弯腰鞠躬,诚惶诚恐地说道:"您请,您请,见到您真是太高兴了,请问您怎么称呼?"有一个名字呼之欲出,可她就是记不起来,心中的喜悦正如浪潮一般涌上来。

    宋大伯看傻眼了,只觉得这两个孩子的态度也变得太快了吧。

    "你们好,我叫梵伽罗,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梵伽罗礼貌颔首。

    宋大伯还来不及客气几句,宋温暖和许艺洋就一左一右拉住那人的手,推推搡搡地去了餐厅,半点都没有第一次见面的生疏和尴尬。

    宋睿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合照,发送到自己的朋友圈,标题是"一家三口"。

    宋温暖转了这张合照。

    才一会儿功夫,两人的手机就开始叮叮当当地响,所有亲朋好友几乎都点了赞,还有人发了许多喜极而泣的表情包。

    元中州:【这位先生好面熟,看见他,我心里竟莫名涌出一股暖流。】

    朱希雅:【我也有这种感觉!】

    何静莲:【暖暖姐,能不能把宋博士的男朋友带到公司来玩一玩?我好想认识他!】

    阿火:【我也想,看见他的照片,我竟然掉了几滴眼泪。】

    撕撕姐:【老娘刚才竟然嚎啕大哭!】

    太多人点赞留言,而且对青年的好感度天然就是百分百,令宋温暖感到惊讶极了。

    宋睿这边的情况也是一模一样。

    孟仲酸溜溜地说道:【这么快就把人拐回家了?我听说梵先生要应聘咱们局里的顾问?这事我帮他办,明天你把人带过来!】

    庄禛:【迫切希望以后能与梵先生共事。】

    小李:【宋博士,你太不厚道了,怎么着也得把人带来,跟我们大家认识认识,吃个饭吧?】

    总之,所有人都在拐弯抹角地要求宋睿别藏私,赶紧把梵伽罗贡献出来,大家都等着认识他呢。没有理由,第一眼就是喜欢,仿佛一辈子的老朋友。

    有了梵伽罗在身边,谁还愿意刷朋友圈?宋睿和宋温暖都把手机给关了,围在那人身边,专心致志地聊天,时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

    ---

    与此同时,丁浩浩的心情却是非常忐忑的。

    他家虽然有钱,但是与舅舅家比起来,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尤其舅舅能力还很强,性情又冷酷,早年因为一些家族恩怨,已经断绝了与丁家任何人的往来,全靠自己打拼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别说丁浩浩没指望能沾舅舅的光,就是整个丁家都被舅舅踩在脚下。

    他揪扯着衣摆,惶惶不安地朝楼上张望。

    过了很久,舅舅才与他的男朋友肩并肩地走下来,脸上的表情都很严肃。

    "你是怎么遇见那位梵先生的?"梵凯旋率先问道。

    丁浩浩吞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把前后始末讲述一遍。

    "那你真是幸运。"梵凯旋沉吟良久才道:"我和你舅舅商量过,准备把你的监护权转移到我们名下。"

    "啊?"丁浩浩傻眼了,"可是我还有我爸爸。"

    "你爸爸铁定会去坐牢,你就别想了。既然梵先生让我们好好照顾你,那我们一定会尽力,你别担心。"丁羽慎重许诺。

    丁浩浩茫然了:"你们认识那位梵先生吗?"

    梵凯旋和丁羽互相对视一眼,齐齐摇头:"不认识,但是他对我们而言似乎是非常重要的存在。这种感觉不好说,你就当我们照顾你是因为亲情吧。"

    丁浩浩:......

    他挣扎良久才道:"我爸爸不会害妈妈的,梵先生肯定搞错了。"

    "梵先生的话从来没出过错。"梵凯旋下意识地反驳,却又说不出什么理由,只得催促道:"你先回房睡一觉吧,明天还要去警局录口供。"

    第二天中午,丁浩浩就接到了警察局打来的电话,那具尸体的DNA比对结果出来了,的确是他妈妈,据说当年与他妈妈私奔的男人也抓到了,对方供认不讳,还牵扯出另外两个同谋,正是丁浩浩的父亲和继母。

    丁浩浩:......

    梵凯旋和丁羽却并不感到意外,一面穿外套一面催促:"走吧,去警察局看看。"

    丁浩浩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走进的警察局,等他回神时,所有案情已真相大白。原来他的妈妈根本就没私奔,而是被父亲带到老宅软禁起来,还给她染上了毒品。

    那毒品名为笑气,吸了之后人会一直笑,所以他妈妈临死前拍下的照片全都是笑容灿烂的。他爸爸强迫妈妈签署了股份转让书,便指使那个男人灭口,还拍摄了几段不堪入目的视频当成所谓的"私奔证据"。

    而一切事情的起因只不过是继母怀孕了,不想再当情妇。

    丁浩浩的世界在这一刻完全崩塌了。他捂着脸蹲在警察局门口,哭得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