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独一 > 正文 84
    "我在想——"钟衡转了过来,吻住了祝深的眉眼,稍稍移开,眉目温柔:"要是你能来就好了。"

    "而你现在来了,我已经别无所求了。"

    祝深止不住地笑,跟着钟衡去厨房烧水。

    转身的时候发现墙壁上已经挂着液晶彩电,不由得暗笑这个人啊,总是将他话放在心上。

    不知道他在这里安彩电的时候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是想着有朝一日,能和自己在这里,像一对寻常的夫妻在茶余饭后一起看电视当消遣吗?

    真是闷,真是闷。

    堵着一颗心,等着人来挖。

    没关系,祝深喜欢挖钟衡的心事,对此,他总是乐此不疲。

    见钟衡在烧水,祝深也没空着,从橱柜里拿出了两只杯子,洗净了,又拿出一罐青芽茶叶,分别抓了把放进杯子里,便朝钟衡一笑。

    钟衡看着他十分熟练的样子,眼里有什么闪了闪。

    好像,这里真的就是他们的家。

    两人静静地站在了灶台边,等着这壶水烧开。

    祝深突然想起机场的采访,问钟衡:"你那个时候为什么说我是"匪"啊?"

    钟衡的面上突然挂着浅浅笑意,认命般叹息:"因为你总是逍遥法外。"

    祝深一怔:"什么?"

    正要追问下去,却见壶盖被蒸汽推得跳起了舞,开水壶咕噜咕噜地冒起了泡。

    水开了。

    钟衡熟练地泡好了两杯青芽茶,用托盘将它们端到了客厅的茶几上。

    一偏头,就见祝深委屈巴巴地对着外婆遗照说话:"阿婆,钟衡他说我!"

    钟衡无奈,走了过去:"阿婆,我没有。"

    "他说我是匪!土匪的匪!"祝深提高了音量控诉着。

    钟衡一笑。

    可不就是匪么。这么些年来,一直就在他的心里逞性妄为,恃美行凶,兴风作浪,而他却奈何不得。

    "你还笑!"祝深捏捏他的手,瞪他一眼,继续跟外婆说:"阿婆您听见了喔,钟衡他欺负我!"

    真是匪。

    胡搅蛮缠,倒打一耙,胡作非为,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爱的就是这个匪啊。

    钟衡也不与他争辩,拉着他往沙发那边走:"喝茶吧,趁热喝。"

    祝深对着外婆笑嘻嘻地鞠了一躬,用不甚熟练的霓城话对她说:"阿婆您放心,现在这个闷葫芦在我的手里了,我会对他好的。"

    "哎呀!"他冲着钟衡嚷嚷了一声:"都怪你说我是土匪,我现在说话都带着一股子江湖味儿了,什么"在我手里啊",丢死人了。"

    祝深又转头对外婆说:"莫怪莫怪。"

    声音软糯悠扬,像条小船,在钟衡的心尖尖上划过,荡起一圈又一圈难散的涟漪。

    钟衡不禁问:"什么时候学的霓城话?"

    祝深捧着茶杯反问:"什么时候觉得我像土匪的?"

    钟衡替他吹着热茶,"不土。"

    祝深:"......"

    不土不也是匪哦!

    不过总是有一个人要先认输的。

    "第一次见面。"钟衡如是说。

    祝深好自回忆了一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跟钟衡说什么了......

    好像说要罩着他?

    好像叫他以后要乖乖等自己?

    ——所以打从那个时候起,他在钟衡心里的印象就已经那么社会了?

    那他......那他明明还给钟衡贴了创可贴,还请他吃蛋糕,这个人怎么不记点好的啊!

    "行吧,我就是匪了,怎么样吧。"祝深喝了口茶就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开始耍着无赖了,"反正你不就喜欢匪么。"

    这回钟衡倒是没否认,抿了抿唇,沉沉应下:"嗯。"

    也行,那他担一点儿恶名又能怎么样呢。

    "我每天晚上看霓城当地台的节目,然后......就稍微会说一点点了。"祝深低下了头,脸颊微红,看上去好似浮了一层羞意。

    顿了顿,他轻咳一声,"我还会说一句话。"

    钟衡深深凝望着他。

    "温恩你。"祝深小声说:"你真是太狡猾了,那天明明就想跟我说这个对不对?"

    钟衡失笑:"是。"

    祝深眼睛一转:"现在说也可以的其实。"

    "温恩你。"钟衡的耳尖也有些红。

    两人犹自镇定,犹自强压,过了一会互相望着对方傻笑。

    祝深笑着倚着钟衡的肩,像是没骨头一般,赖着刷了会儿手机,一下就在微博首页刷到了自己的名字。

    暗自感叹那记者可真够有效率的,短短几个小时,全国人民都知道钟衡闷,他祝深匪了。

    祝深好整以暇地回顾了一下自己的从前,确实好像就是仗着一点儿宠爱兴风作浪,说他是匪,着实不冤枉他。

    底下的评论有积极的,也有消极的,更多的还是酸的。

    有人担心祝深吃亏,与钟衡性子融不到一处去,也有人担心钟衡吃亏,摊上这么个不省心的伴侣。

    对此祝深只是淡淡一哂,并不大在意。

    "你知道过去的土匪要想进绿林得先干什么吗?"祝深仰头望着钟衡,突然搂住了他。

    钟衡放下了茶杯,朝祝深微笑,示意他说下去。

    祝深告诉钟衡:"他们要签一纸文书,意为身家性命交由你,那是他们的投名状。如果他们想要摆脱投名状,唯一的办法是接受官府的招安。"

    钟衡轻轻吻着祝深,好像知他要说什么了。

    只见祝深手指飞快地在手机上打出了一行字,转发了那条微博。

    "喜欢是我的投名状,我愿意被你招安。"

    手机一丢,他吻上了钟衡的嘴唇。

    钟衡一动不动,任由翻坐在沙发上仰着脑袋胡闹,满眼皆是宠溺。

    我是匪,投的是你,从的还是你。

    身家性命都交给了你,而你,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

    *

    番外暂时先告一段落啦,我得马不停蹄打开文档补作业了hhhh

    之后如果还想到什么要写,我就放到微博啦

    *

    爱你们三千遍,在这里带着衡衡和深深跟大家拜一个早年

    很高兴你们能陪我走到这里,下一本见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