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男配破产后[穿书] > 正文 108
    "禅,禅让制?"

    陈盏点头。

    零七六陷入呆滞,突然想到反抗之路势如破竹,总部至今也没出动任何暗牌,然而很快又喃喃道:"不可能。指挥官不会轻易交出手上的权利。"

    陈盏拿出两个小碟子:"要吃么?"

    火锅的香味对系统来说没有任何诱惑,不过在看到他从柜子里取出酒时,迟疑一瞬仍旧点了点头。

    "或许是觉得你们无药可救,不得已而为之,"陈盏倒了杯酒推到它那边:"或许......是年纪大了准备回老家相亲结婚。"

    "......别闹。"

    陈盏平静转达了军师的意思:"合则两利,至少你是最大的受益方。"

    零七六喝了口酒,放下杯子时用得力道过大,导致桌面狠狠一颤:"被当个傻子耍了一番。"

    乐极生悲大起大落,不外如是。

    本以为会听到几句安慰话,等了好久,却发现陈盏在若无其事涮毛肚吃。

    零七六不可置信:"宿主就没什么话要跟我说?"

    陈盏望着锅底,想了想真诚道:"趁热吃。"

    见系统不动筷,又道:"我都不生气,你气什么?"

    零七六一怔,比惨还是宿主比较惨,被推出当靶子吸引执法者的火力,又莫名其妙成了学习推广大使......自己好歹捞到了地位和虚名,而陈盏自始至终都在白出力。

    "宿主就不想报复?"

    陈盏挑眉:"不如你给我出个主意?"

    零七六讪笑一声:"冲到总部骂几句?"

    再一想,那里空气稀薄到几乎没有,宿主去了也活不了。

    陈盏:"又想要结果好,又想不被算计,世上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情。"

    零七六沉默,然后道:"我懂。就像是宿主喜欢殷荣澜,又不能劝导他放弃装神弄鬼。"

    这就是所谓的世间安得双全法。

    陈盏放下筷子,冲它温柔一笑:"过来。"

    零七六朝后挪了一些。

    陈盏笑容依旧:"我保证不打你。"

    零七六缩了缩脑袋,认怂的速度倒是和殷荣澜一样快:"我错了。"

    陈盏伸出手,出乎意料没一巴掌拍过去,而是摸了摸圆滚滚的脑袋:"语言是门艺术,要谨慎用。"

    语气轻飘飘的,莫名让人发怵。

    零七六连连点头,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附和道:"宿主说的对。"

    第143章 今朝

    系统和陈盏涮火锅时,军师却在批改卷子。

    "怎么样?"指挥官问。

    军师道:"一周前我强迫几个执法者在总部学习,和陈盏教的这些比起来,还是不足。"

    "和零七六比起来呢?"

    军师神色陡然复杂。

    指挥官笑道:"毕竟饱受摧残的孩子和温室里的不同。"

    军师头疼不已,当初陈盏不断换系统,按理轮不到零七六。是指挥官一意孤行,指定零七六去。

    "还以为它也坚持不过三个月,"军师无奈:"谁知好的没学,还狼狈为奸开发观光活动。"

    "正常。"指挥官不以为然:"何况,陈盏那里的售后服务确实不错。"

    顿了顿补充道:"无论是教学还是教做人。"

    "......"

    所以这观光计划究竟有多少系统去过?至少军师深刻怀疑指挥官也凑过这个热闹。

    ·

    陈盏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一个"高级售后"的评价。

    当然,就算知道了估计也只会一笑了之,比起"教育宗师",这个称呼算不了什么。

    本来这顿火锅是要和殷荣澜一起吃,被系统捷足先登,待到对方回来,只看到一桌子的残羹冷炙。

    殷荣澜笑了笑:"一个人吃火锅,不无聊?"

    未等到回答,余光先扫到桌子上另外一个酒杯,双眼立时微微一眯:"家里来过客人?"

    陈盏放弃正面作答,捡好听的侧面出击:"比你矮,没你好看。"

    闻言殷荣澜满意地点点头。

    话题被巧妙地掩饰过去,陈盏起身换上新的锅底,把提前留出来的菜下进去。他已经吃过不少,又喝了点酒,此刻是什么东西也吃不下,眼睁睁望着人下筷。

    面对陈盏时,殷荣澜和最初一样,向来是笑眯眯的:"有心事?"

    陈盏颔首:"要做个决定,不过有些难。"

    殷荣澜:"难在哪里?"

    陈盏想了想,许久后道:"就像你也许会在大学羡慕童年,踏足社会又想回到大学。"

    为了得到一些,总归要被动放弃另一些。

    殷荣澜看着他,正色道:"当争则争,不该争时就顺其自然,取你认为更重要的。"

    陈盏微微一怔,尔后点了点头。

    天色已晚,两人还是牵着狗出门散了趟步,回来时都感觉轻松不少。不过一进门残留的火锅味使得饱腹感再次袭来。

    殷荣澜:"往后一个月,我们可以戒断火锅。"

    陈盏深以为然。

    躺在床上幼稚地数星星,陈盏突然站起来,在黑暗中摸索一番,站在床上不知又在秀什么操作。借着月光,殷荣澜看清墙上多了面卷轴时,无奈一笑:"从哪里淘来的,字倒是不错。"

    只是教育宗师一词从何说起?

    陈盏:"别人赠的,说是奖励我的功绩。"

    负手而立参观大字,这几年和系统风风雨雨,最后换来这个结果,实在令人哭笑不得。

    没过多久再次开口:"挂在这里也算是留个纪念。"

    殷荣澜什么都不说,默默扯了下被角,陈盏重心不稳,左右晃悠两下,最终放弃挣扎,盘腿坐了下来。

    "挂东西我没意见。"殷荣澜扯了扯嘴角:"不过得换个地方。"

    那里是用来挂婚纱照的。

    陈盏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要拍么?"

    殷荣澜:"偶尔的仪式感还是有必要重视一下。"

    行动力强的人决定一件事,效果是显著的。殷荣澜第二天就联系好摄影师约在周末拍照,坦白讲,看到新人是同性时,摄影师还是有那么些惊讶,不过很快就压了下去认真履行工作。

    长相好的人就算再不上镜,也能辨认出美感。双方气质不错,笑容发自真心,照片拍得很成功。

    "满意不?"摄影师对自己的能力相当有自信。

    陈盏颔首:"很不错。"

    不似一般照片的古板,里面的人看着是有灵魂的。

    "你们底子好,修图精简了不少,瞧着也就更加真实。"

    "婚宴有没有办?"摄影师道:"我认识几家酒楼,都很不错。"

    陈盏谢过他的好意:"我们没办酒席的念头。"

    一来太过麻烦,再则届时少不得有媒体报道,他不喜欢私密的事情被讨论太过。

    但其他方面准备的还挺充足,殷荣澜买了不少糖果,碰到熟识的人会塞上一把,说是喜糖。陈盏亦是如此,不过他没多少熟人,结怨的倒是不少。

    王城收到了不少糖果,失笑道:"不收份子钱不办婚礼,但却四处给喜糖?"

    陈盏不甚在意:"权当是我们在自娱自乐。"

    王城想到自己的年龄和被家里老人催促,一时颇感无奈:"自娱自乐总比娱乐他人要好。"

    陈盏没料到他会有如此感慨,随口安慰了两句。

    ·

    床头的卷轴已经被取下,换成了新的照片,起初两日还叫人有些不适应。这日陈盏正在观赏时,隐约感觉到什么,注意力从相框上移开,掏出一把糖果放在窗边。

    白影由远及近,最终化作一个圆球。

    它的嘴本身就大,一口吞进了全部糖果。

    陈盏把散落在一边的糖纸捡起来扔掉,抱着还在咔嚓咔嚓啃的圆球坐在床边:"糖果这种东西,含着要比嚼着好一些。"

    系统砸吧了一下嘴:"味道一般。"

    陈盏忽然道:"你本该早几天就来找我。"

    根据军师所说,禅让制几天前就会颁布,系统此刻应该已经名正言顺继位。

    系统愣了愣,低着头陷入沉默。

    将近有半小时谁都没有开口。

    "我把洗白值都转给你,"陈盏笑了笑打破沉默,摸了摸它的头:"解绑吧。"

    圆球似乎有些难过,压在陈盏身上的重量有些增加。搭档这么久基本的默契还是有的,它其实猜到宿主会做如此选择,陈盏要的是绝对的自由,身为人的自由,而不是随时会被系统影响,掺和到其他不相干的事情中。

    它面向陈盏,扑腾两下突然意识到胳膊太短,对方可能看不出要传达的含义,张口道:"抱。"

    陈盏依言抱了抱圆球。

    下一刻,就听到脑海中传来"叮"的一声——

    【系统零七六申请同宿主解除绑定......】

    【系统将与陈盏永久解除绑定......感谢使用,祝生活愉快。】

    "这个位面不会再有滞留者。"零七六道:"我会把他们送回原本的世界。"

    没有滞留者,意味着不会再有执法者,也没有人再会为洗白值来算计陈盏。

    陈盏略一思索:"有的已经成家立业,看他们个人的选择。"

    零七六点头:"执意留下来的,我会召回这些人体内的系统。"

    其实历来愿意留下来的滞留者,难有善终,毕竟洗白值只会越来越少,召回系统等于变相救了他们一命。

    陈盏没有再拒绝,滞留者确实是一个隐患,无论是安冷还是吴先生,甚至在国外时最后因为利益选择背叛吴先生的一些人,都曾经把主意打到过他的头上。

    谁都没再开口,零七六轻轻一叹,很久后重新抬起头:"很高兴认识你。"

    说罢飞向天际消失不见。

    白光彻底缩小成圆点直至消失不见,陈盏转过身,笑着摇了摇头。

    ·

    系统消失后,日子和从前一样过着。只是完全达不到一般人追求的那种顺遂,殷荣澜就像一片平静的海面,冷不丁就会带来一次意想不到的海啸。

    一次次的斗智斗勇中,陈盏再次认识到自己对他是真爱,居然全部都能容忍。

    此时殷荣澜坐在一边看电视,不知是不是感觉到什么,偏过头道:"我早就说过,爱让人坚强。"

    "......"陈盏揉揉眉心,正要说什么,被电视里播放的娱乐新闻吸引:"再过一个月,就是姜颖的预产期。"

    殷荣澜:"要去看看么?"

    陈盏略有些迟疑,媒体现在紧盯着那边,他一去就是往枪口上撞,报道指不定会写出些不可思议的离奇故事。

    殷荣澜向来不会替他做决定,把音量放小,在一边安静等着。

    "算了。"陈盏开口:"等孩子出生后再买些礼物过去。"

    计划赶不上变化,当天晚上姜颖却是主动打来电话,约他们吃顿晚餐。

    陈盏许久没见林母,不过当日教授厨艺的情谊还在,林母待他还是很好。

    "听说你们结婚了。"姜颖笑了笑:"还没来得及道贺。"

    从法律意义上,其实国内还不认同,不过陈盏也没否认。

    林家还有一位老者,他之前未曾见过,姜颖主动介绍道:"老人家擅长测算,我们起了几个名字,想请他帮忙选一个。"

    "测算远远谈不上,"老者笑着道:"就是用些老祖宗传下来的说法,准不准不一定。"

    譬如风水和面相一说,灵不灵谁都不知道。

    陈盏赞同颔首,之前和姜颖录灵异节目时,他曾对所谓的灵能者嗤之以鼻,现在想想过度否认不了解的领域也是一种自负。

    姜颖同样想到了什么,好笑道:"当初可都说你是多子多孙的面相。"

    说到这里,忍不住去看殷荣澜,后者倒是比想象中的淡定:"事实胜于雄辩。"

    至少他和陈盏绝对不会有孩子。

    老者突然开口:"单是相貌,确实是儿孙满堂。但路是自己选的,"以貌取人"不对。"

    最后一句有些玩笑的成分在内,众人忍俊不禁。

    姜颖不能饮酒,饭桌上皆是以茶代酒,话题大多都集中在未出生的孩子身上。当说到希望这个孩子未来成为怎样的人时,她认真想了想:"继承我的美貌,我丈夫的气质,陈盏的聪明,殷荣澜的奇思妙想......勉强就够了。"

    "......"

    林池昂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哪怕是陈盏,都有些不寒而栗。

    如果真有人综合了这种特质,那岂不是魔星降世?

    姜颖乐不可支:"我开玩笑的。"

    "未来之事谁都不知道,"一直不说话的林父站起身,举杯:"敬今朝。"

    众人站起来轻轻碰杯,期间陈盏和殷荣澜相视一笑......活在当下,没有什么比这四个字更适合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开始就是番外了,本来这章还有写到男神的一些片段,觉得冗余就删了。系统和陈盏的缘分会在番外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昨天看评论有人说希望姜颖未来的孩子性格像陈盏......哈哈哈,认真的么23333吓到我了......

    明天的番外会先写一章关于系统和陈盏的~

    有兴趣的话可以去专栏新文预收,等番外写完半个月内就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