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看向餐桌旁边的黑猫,黑猫蹲坐在那,一脸无辜地与他对视。

    "喵。"

    看我干嘛。

    才不是我干的呢。

    苏清风:啧。

    就在黑猫以为苏清风还要说什么的时候,他却什么也没说,而是回去拿了个小碟子放在自己面前。

    "吃不吃鱼?"

    "......"

    黑猫蹭了蹭苏清风掌心,又"喵"了一声。

    吃。

    一顿饭吃得黑猫肚子圆滚滚的,在客厅里到处溜达着消食,溜达了一会又溜达到了苏清风房间里,等苏清风收拾完碗筷,发现找不到它了。

    他道:"猫呢?"

    "喵。"

    从房间里传来一声猫叫,苏清风走过去,发现一只黑猫窝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苏清风沉默几秒,道:"你之前还在地上趴着吧。"

    黑猫:"喵!"

    我可干净了!一点灰都不沾的!

    它说着还露出自己的爪子证明,苏清风捏捏爪子,感觉手感不错,又捏了一下。

    "可是我待会也要午睡,"他道,"你把我的床占了。"

    黑猫想了想,往旁边挪了挪。

    不想钻出来。

    被子里全是这个人的气息,喜欢。

    苏清风眼中含笑:"所以你想和我一起睡?"

    黑猫:"喵。"

    这一声"喵"得还挺乖巧,苏清风就摸摸它的毛毛,随它去了。

    过了半小时,苏清风再次走进房间,从衣架上拿过自己的睡衣,低头看了黑猫一眼。

    黑猫依然窝在床上,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

    苏清风去浴室里换睡衣了。

    黑猫:"喵!"

    没看到,不高兴。

    片刻后,换好睡衣的苏清风走出来,坐在床上,拍了拍黑猫脑袋:"我要午睡了,不准吵我,听到了吗?"

    黑猫在他掌心底下打滚,黏糊糊地抱住了他的手。

    苏清风弯起嘴角,躺下,任由黑猫黏在自己肩窝里,阖上了眼。

    房间拉上了窗帘,将光线遮挡在外,因此屋子里一片昏暗,安安静静的,只有苏清风清浅的呼吸声。

    黑猫抬起脑袋看着这个人,嗅嗅他的发丝,下一秒,变成了一个男人。

    鬼王将沉睡中的苏清风拥在怀里,埋首在他肩窝里蹭蹭,心满意足地吸了一口他喜欢的气息。

    虽然过程曲折了一点,但他还是抱住了这个人。

    要不然再带回鬼界呢......

    鬼王盯着苏清风的睡颜看了几秒,有点入神了。

    这个人长得也很好看,怎么看怎么好看,怎么看怎么喜欢。

    睡着了也很可爱,软乎乎的......想亲一口。

    鬼王脑海里忽然闪过这个念头,他的眼眸也微微深了一点。

    反正都是他的人,亲一下也没关系吧?

    鬼王这么想着,飞快地凑过去,在苏清风脸上亲了一口。

    苏清风仍在沉睡,没有什么反应。

    鬼王又亲了一口。

    苏清风还是没什么反应。

    "......"

    鬼王微微弯起嘴角,他靠近了苏清风,有些食髓知味,想再亲一口——

    然后苏清风睁眼,把他的嘴堵住了。

    "你是流氓吗?"

    鬼王:"......"

    第73章

    "你是流氓吗?钻我被窝还偷亲我, 我要叫人了。"

    "......"

    苏清风这话说完,鬼王就沉默了好一会。

    然后忽然靠近他,又亲了他一下。

    苏清风:"......"

    他坐起身就要去拿床头的手机,又被鬼王紧紧抱住, 摁在了怀里。

    "不准走, "鬼王把下颌抵在他肩上,亲昵地蹭了蹭,"你是我的。"

    苏清风:"我才不是你的,我又不喜欢你。"

    鬼王眼眸微深,握住苏清风的手, 低声道:"我喜欢你。"

    "......"苏清风, "哇。"

    鬼王:"......你这是什么反应。"

    苏清风道:"我记得不久前还有人和我说什么痴心妄想,说他不可能喜欢人类——"

    鬼王一下子不吭声了。

    打脸来得太快,可谁知道怀中这个人听了那些话就跑了,让他还得追过来。

    如果不好好哄的话......也许又要跑了吧?

    想到这里, 鬼王抵住苏清风额头, 轻轻地道:"我喜欢你, 只喜欢你一个。"

    苏清风与他对视,道:"可是我们还没认识多久吧?"

    "那又怎么样,"鬼王抱紧了他,执拗道, "我一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不想让你走, 只想一直抱着你。"

    苏清风想了想, 道:"现在嘴上说得好听,万一你以后又喜欢上了别人,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鬼王斩钉截铁道:"不可能,从现在到以后,我喜欢的只会是你一个。"

    对他来说,在这几十年的生命中只有眼前这个人是有色彩的,如此明晰,如此独特......是所有人都比不上的。

    他这一生只会爱这一个人,如果有来生,如果有另一个世界的他,也只会爱这一个。

    认定了,就绝不会放手了。

    "......"

    苏清风与鬼王对视,过了一会,忽然笑了起来。

    "好吧,信你一回。"他道,"不过下次不准把我弄晕再带回鬼界,我会不高兴。"

    如果不是他也喜欢这个人,早就在醒来后和他打起来了。

    鬼王自知理亏,点了点头,又闷闷地把脸埋进苏清风肩窝里吸他。

    苏清风:唔,黏糊糊的。

    然后抬手摸了摸鬼王的脑袋。

    鬼王:"......"

    苏清风:"干嘛!只准你吸我,不准我摸你?"

    "没有,"鬼王立刻道,"道长说的都对,道长干什么都行。"

    苏清风道:"我不是道长,是天师。"早在八年前,道士就改名为天师了。

    "我知道,"鬼王理直气壮道,"可是别人都喊你天师,我才不要和他们一样。"

    苏清风想想也行,而且他觉得鬼王喊自己"道长"还挺顺耳的,有点喜欢。

    "那你的名字是什么?"苏清风道,"我还不知道呢。"

    鬼王听完沉默几秒,道:"我没有名字。"

    他的母亲在他还很年幼时就去世了,他没能记住自己的名字,到现在也不知道了。

    "那么......"苏清风沉思一会,道,"要我给你起个名字吗?"

    鬼王抬头看着他,苏清风道:"苏槐,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

    "......"苏槐微微弯起嘴角,黏着苏清风蹭了蹭,道:"只要是道长给我起的,我都喜欢。"

    苏清风"唔"了一声,又摸摸他的脑袋,道:"以后就这么叫你了。"

    苏槐握住他的手,在掌心里亲了一口,道:"好。"

    他有了自己的名字,也有了喜欢的人,从此以后,就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苏槐抱着自己的道长,美滋滋的,还低低地笑出了声。

    苏清风眼中漫开笑意,把自己埋进苏槐的臂弯里。这只恶鬼的体温略冰,怀抱却很舒服,让他忍不住想要沉溺。

    "我要午睡了,"他道,"不准吵我。"

    苏槐下颌挨着他的发丝轻蹭,温柔道:"道长,睡吧。"

    苏清风就窝在苏槐怀抱中,懒洋洋地蹭了蹭,阖上了眼。

    睡意逐渐漫上,快睡着时他感觉苏槐在亲吻自己的眉眼,微微扬起了嘴角。

    ——日光正好,想必这是一场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