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颗死亡之星正在缓缓沉没,一如当初覆灭了百万人口的地下城。

    军队已经收到指令,立刻汇聚在了塔纳托斯星。炮火的轰击却打不开星球之外的屏障,而他们已经没有能击穿一切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顾瑾垂眼,冰冷的目光直刺向安格,他却不紧不慢道:"再告诉你一件事吧,其实当初枭成功为我植入古龙残骸后,我曾怀疑我的亲人们是否也有这个能力,于是将他们送去做了人体实验。"

    顾瑾一开始并没能理解他话中的意思,但数秒后,他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安格笑道:"你懂了吗,安家人根本没有什么预言能力,那是我骗你,还有你母亲的。"

    所谓的预言,其实只是人体实验的后遗症。他们会频繁梦魇,梦中都是自己内心最恐惧的事物。安依爱她的丈夫,于是她梦到顾恒的死去。她对自己喜欢的孩子拥有期待,于是她梦到顾瑾成为世界的毁灭者——然而,那些只是梦,根本不是所谓的预言。

    可是安依不知道,她永远也不会知道。她在不知情的时候被安格毁去了一生,连带顾瑾也差点被毁去了。

    顾瑾深吸一口气,他感受到了喉间的血腥,谛听的手落在白泽肩膀,精神网相通,好像是凌霆拥住他的后背,道:"我们必须离开这里了。"

    这颗星球正在无法挽回地沉没,如果不能打破屏障,他们就会像地下城的百万居民,死在岩浆火海之中。

    白泽的长剑再度化为弓,顾瑾冷冷道:"我要杀了他。"

    "他会死,"凌霆的目光落到一个地方,在那里,早已有一道蛰伏的身影,"而且是死有应得。"

    "我们要转移他的注意力。"

    安格又咳出一口血,死亡的倒计时已经悬在他头顶,他似乎又听见古龙嘲讽的笑,那头沉睡了不知多少年的,近似于神的生物俨然是他的死神,正愉快目睹他的死去。

    枭曾经以为自己是上帝选中的使者,要引领新的世界。谁知他们获得的赠礼其实是恶魔本身,从一开始,他们就成了恶魔的玩具。

    天空之中,两架机甲已经开始和外面的军队联手打破屏障。顾瑾的仇恨似乎被转移了,好像对他来说,现在找到一条活路才是更重要的。

    安格的脸上浮现一点轻蔑,就在他又想说什么的时候,岩浆碎石之中,一道黑影披着火光,猛的扑了出来。

    诺亚一跃而起,凌厉矫健的身姿如黑云沉沉压下——一口咬住了安格脖颈!

    咔嚓。

    骨头断裂之声与鲜血同时迸发,安格苍白的脸庞上露出意外,他看着那只黑豹,仿佛不明白它为什么会攻击自己。

    诺亚死死地盯着他,赤金色的兽瞳竖起,有那么一瞬间,安格觉得这个眼神似曾相识。

    多年前,他最宠爱的弟弟安亚死在他手里时......似乎也是这么看着他的。

    "......原来你到死,都在恨在我啊。"他轻笑一声,道,"那真是抱歉了。"

    他不会忏悔的。

    死亡的倒计时归于零,枭的最后一任首领,死在了和他弟弟拥有同一血液的黑豹口中。

    安格闭上眼,身体永沉炽热而猩红的岩浆之中。

    与此同时,纳塔托斯星的屏障破碎,火山却并没有停止迸发,万千岩浆轰轰然涌出,如吞噬一切的巨蟒,转眼将整颗星球染上赤红的血色。

    热流与爆炸冲天而起,一道强横的冲击波扫袭一切。顾瑾简直要习惯了,正准备支开防御盾,白泽却在这个时候忽然自动解体,谛听瞬间张开精神网,将顾瑾裹入自己的驾驶舱内。

    后背抵上男人宽阔坚硬的胸膛,顾瑾愣了愣,电光火石间脑海闪过一个念头,回头道:"你是不是早就恢复了记忆!"

    "没有,"凌霆低头看他,满脸写着冷静,"刚刚恢复的。"

    谛听:"是的,我可以作证。"

    白泽:"我也可以。"

    顾瑾:"......"

    ——

    安格一死,枭的存在也被揭露,联盟掀起巨大波澜,与之带来的是新一轮的利益洗牌。

    旧首相下位,安家也遭人唾弃,顾瑾护住了剩下的安家人,毕竟他们都是无辜的。

    数月后,顾瑾受到军部授勋,被封少将。作为一个刚加入军队不足一年的军人,他的晋升速度已经算不可思议,但两次拯救联盟,斩杀枭的首领的功绩摆在那,鲜少人有异议。

    顾家地位因为顾瑾再度达到巅峰,并且这个巅峰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受封少将那天,军部举行了庆功宴。顾瑾只在宴会上待了一会,没过多久就躲去了阳台,仰头望着天空一轮明月。

    首都星受到一波新的洗礼,却依然繁华盛丽,万千灯火连绵缀锦,与夜空中的星辰交相辉映。

    身后传来脚步声,顾瑾没有回头,那人便伸手绕过他面前,为他端来一杯果汁。

    顾瑾:"为什么不是酒。"

    "你今天喝了够多了,"凌霆道,"不准多喝。"

    实际上顾瑾之前只喝了一杯红酒,他接过那杯果汁,看了凌霆一眼:"你还没和我说恭喜。"

    凌霆道:"恭喜。"

    顾瑾摊手:"礼物呢?"

    凌霆眼中柔和,轻轻握住顾瑾的手,在掌心落下一枚钥匙。

    顾瑾:"你送了我一套房子?"

    "是上将府邸,"凌霆道,"还有我这个人。"

    星辰璀璨,他的眼眸亦柔和如月色下的深潭。

    顾瑾"哦"了一声,指尖勾着那枚钥匙,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收下这份礼物?"

    凌霆:"不收也得收。"

    他的手落在顾瑾身边,高大的身影微微覆压,将顾瑾纳在自己双臂之间。

    两人的距离很近,顾瑾能感受到alpha身上不容忽视的占有欲,还有......红酒一般醇冽幽深的信息素。

    顾瑾微微偏头,脸侧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从凌霆脸庞蹭过,凌霆呼吸加深,他便笑了起来,眼尾挑着一丝猫似的得意与狡黠。

    "年末之后,你应该会被授勋元帅吧。"

    凌霆"嗯"了一声:"然后?"

    "我也要回个礼啊,"顾瑾松松抓住凌霆衣领,在他耳边低声道,"什么时候带我去摘除抑制仪?"

    这话背后的意思已经足够明了,凌霆一下子搂紧了顾瑾的腰。

    呼吸交错,顾瑾额角抵着凌霆鬓边,慢吞吞蹭了蹭。

    像只小猫。

    凌霆想立刻把这只小猫带回家,于是他将顾瑾抱了起来。

    顾瑾落入alpha怀中,搂住他的肩膀,道:"外面还有很多人。"

    凌霆道:"没关系。"

    然后他一脚踩上阳台护栏,直接从这里跳了下去。

    顾瑾:"......"

    谛听在半空中铺开精神网,将两人稳稳接入了驾驶舱里。

    白泽不服:"为什么不是我。"

    谛听:"你反应慢,怪不了别人。"

    生活模式的驾驶舱内,顾瑾坐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凌霆道:"待会所有人都会发现我们两个跑了。"

    凌霆"嗯"了一声:"私奔。"

    "你的老师也会知道,我弟弟也会知道。"顾瑾道,"你去和他们交代。"

    凌霆又"嗯"了一声,一手搂着顾瑾后背,开始亲吻他的脸侧:"和我回去,嗯?"

    顾瑾道:"诺亚还没喂。"

    他来参加宴会之前还答应过诺亚,回去要给它带蛋糕。

    凌霆又亲了亲顾瑾唇角,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顾瑾:"......"行吧。

    那只能让诺亚饿着了。

    机甲掠过首都星的万千灯火,最终落在上将府邸前。

    凌霆抱着顾瑾一路穿过客厅,最后来到卧室。

    "什么时候摘除抑制仪?"他低声道,"明天上午,还是明天下午?"

    顾瑾:"有什么区别吗?"

    凌霆:"有区别,差几个小时。"早几个小时晚几个小时标记自己的omega,对于一个alpha来说可是相当重要。

    顾瑾歪头想了想,翻了个身,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不知道,困了,睡觉。"

    凌霆:"......"

    好像刚才的气氛并不是睡觉的。

    顾瑾窝在柔软的大床上,隔了几秒,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凌霆手掌。

    然后晃了晃。

    凌霆便反握住那只手,轻轻揉弄纤长手指的指节,又与之十指交扣。

    "先睡觉,"顾瑾道,"反正明天......我还是会在这里的。"

    凌霆低下头,脸庞埋入顾瑾发丝间,与他低声耳语:"真的?"

    他的温度落在耳畔,微微地痒。顾瑾却没有避开,而是微微眯起眼睛,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很舒服。

    凌霆便抱住他的omega,道:"后天呢?"

    "在。"

    "大后天?"

    "在。"

    "大大后天?"

    "......还在。"

    "一个月后,半年以后——"

    顾瑾直接拿被子蒙住了凌霆的头。

    凌霆勾唇,笑声低沉,他没有掀开被子,而是用被子盖住两个人,然后紧紧抱住了顾瑾,不留缝隙,好像要与他合为一体。

    男人的温度与气息包裹着他,顾瑾埋入凌霆胸膛间,心想,还挺舒服。

    凌霆轻轻捏住顾瑾下颌,道:"晚安吻?"

    顾瑾偏头。

    行吧。

    然后抬起脸,在凌霆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凌霆托着他的后脑,缓缓加深了这个吻。

    月色从落地窗洒落,轻柔地在地毯上铺成软绸。

    从今天起,空置了许久的上将府邸终于迎来了自己另一个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