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画怖 > 正文 277
    "我看这是老建筑了,但从室内装潢、杯盘器皿以及书籍的新旧程度来看, 似乎像是极少待客的样子;这里的工作人员虽说训练有素,但对客人的态度总有一些用力过多的礼貌,缺乏了一种习惯性的从容。"岳岑说完,看了看棋盘, 把自己的白子放在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位置上。

    牧怿然托腮默然了一会儿,说道:"你如果早点入画, 大家或许能减少一些牺牲。"

    岳岑略沉默了一下,很快轻声一笑:"难得能听到牧先生如此褒扬。"

    此刻罗勏他们那边的吵闹声格外大:"你这也太——逊了!这恐怖片儿?这还不如大耳朵图图呢!看来入画真是锻炼了我的胆量啊。"

    李小春坐在正中间:"我反正一直就对恐怖片无感,因为知道是假的, 是道具。"

    卫东看了看罗勏:"你这开口闭口就入画的,你怎么跟你女朋友解释的?"

    就在不远处的茶桌旁, 罗勏的女朋友正与同伴们一起吃茶谈天,完全没有不合群的样子,似乎还和顾青青约定了周末一起去湖边观察白鹭。

    "我还没见过真正的野生白鹭呢,"罗勏的女朋友笑起来很甜,"我中学的时候特别喜欢读简媜的散文,我记得她写过:当我无法安慰你,或你不再关怀我,请千万记住,在我们菲薄的流年,曾有十二只白鹭鸶飞过秋天的湖泊。"

    "真美,"顾青青频频点头,"我记得小时候摘抄杜牧的诗,其中就有一首写白鹭的:惊飞远映碧山去,一树梨花落晚风。——如果是喻体梨花的情景,已经美极,但这梨花却是用来比喻一大群飞舞的白鹭,实在是美到不可方物。"

    这两个女孩子简直相见恨晚。

    在旁边吃糖炒栗子的吴悠顿了顿,小声问一边的方菲:"让你现在立刻想出一个描写白鹭的诗,你行吗?"

    "行啊,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方菲对答如流。

    "真有你的,要是在画里给我出这道题,我保准懵逼。"

    方菲打算把这首诗念完:"孤帆远影碧空尽,轻舟已过万重山。"

    "真有你的!"吴悠比了个大拇指,又看了看一脸匪夷所思的邵陵,"邵总,你怎么连糖炒栗子都不会吃啊,那是壳儿!"

    ——卫东:"......不是,萝卜,你到底怎么跟你女朋友解释入画的。"

    罗勏表情平恬地望着屏幕上的母僵尸嚎啕着分娩出数以万计的湿滑小僵尸,咬了一口甜腻腻的柿饼:"咱们是个团队,在玩一个叫《画怖》的大型入画闯关游戏。"

    卫东:"......"

    李小春低声说:"就算你女朋友对游戏不感兴趣,但万一她哪天突然就想搜一下呢,或者是跟朋友聊起来发现没有这款游戏怎么办?"

    罗勏轻松一笑:"所以,我跟我一开游戏公司的哥们儿合伙弄了一个。"

    卫东很吃惊:"我靠,我必须不能玩不能搜这款游戏。"

    李小春:"罗勏,你对你女朋友绝壁是真爱。"

    "那必须的,"罗勏则伸了个懒腰,"我女朋友是爱上这儿了,打算每年秋天都来玩儿呢。"

    "大佬说了,枫庐随时欢迎咱们。"李小春甚至产生了直接在枫庐谋个厨师职位的念头,那样就能天天住这儿了。

    枫庐是一座建在山间的别墅,别墅旁边还依山建了一座玻璃敞轩。

    大家此刻就在这座敞轩之中,透过四壁透明的玻璃墙,可以看到美丽的秋日景色。

    而外面,正是明亮又摇曳的十月秋光。

    柯寻、秦赐和华馆长九岁的儿子,此刻就在枫庐的外面用古老的方式煮茶。

    华馆长透过玻璃墙,望着玩得乐此不疲的儿子,以及坐在一棵大枫树下面认真作画的七岁女儿,突然体会到了岁月静好的幸福感。

    身旁的朱浩文正在埋头看书,自从自己给他讲了一些年俗冷知识,并从书架上找出一本相关的书籍,他就入神地看起来了。

    那边的罗勏卫东他们最为热闹,华馆长不觉笑道:"想想刚才在玻璃栈道上,萝卜还吓得僵硬呢,跟这会儿简直判若两人。他当时那个样子,让我想起我第一次开车时的情景。"

    朱浩文:"......"

    华馆长笑着道:"我第一次开车,就上了高速,真的是,全程连眼睛都不敢眨,浑身都在冒汗,也不知怎么开完的那三个小时。"

    朱浩文:"......"

    李小春已经插言道:"华馆长,您不知道开车还有别的意思吧?"

    华馆长:"哦?简简单单开个车,难道还能有其他含义?"说着便问身边的朱浩文,"浩文,这你得好好给我讲讲,我得多学习学习你们年轻人的话了。"

    朱浩文:"......要不咱还接着说年俗吧。"

    #第五张速写

    一张椭圆形的硬纸片上,如果不翻过来,很难发现这其实是一张设计独特的结婚请柬。

    效果如同小楷毛笔般的秀丽笔,在请柬背面草草勾勒出了一幕热闹的婚礼场景,所有的人物都着盛装,尤其是站在中间的两位西服革履的男子,在画面上尤为突出,其中一个个子尤其高的男子,满眼都在微笑,与其高冷的气质形成鲜明对比;高冷男子身边的男子,则绽放出大大的灿烂笑容,这笑容感染了画面上的每一个人。

    画面上的每一个人都在笑着,有的似乎在举杯说着祝福的话,有的似乎在聊着什么有趣的话题,其中有两个穿晚礼服的女士格外醒目,她们围着一个手持鲜花的男子,似乎是在抱怨,为什么是他接到了捧花。而那男子,盯着手里的花,若有所思。

    *——*——*——*——*

    ......

    (撒花,全文完,谢谢观赏)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彻底完结,新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