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当前被收藏数:18140 营养液数:3828 文章积分:225,044,560</strong>

    《主角都以为被我渣过[快穿]/修罗场(快穿)》作者:雪下金刀

    文案:

    原名:修罗场(快穿)

    陆离绑定一个辅助系统,必须全身心为主角服务。

    他一心辅佐的主角,都以为"他对我那么好,我们那么亲密,我们一定有一腿。"

    直到某一天,系统更换辅佐人,陆离投入了下一个人的怀抱。

    原来的大佬们都疯了。

    第一个世界:光明圣子的修罗场。

    第二个世界:天骄教官的修罗场。

    第三个世界:人鱼王子的修罗场。

    世界待续中......

    阅读指南:1:1v1,某些世界有精分攻出没。2,谢绝一切写作指导,我只想写自己想写的,你不喜欢直接弃,不要给我说该怎么改,我不是你的写作机器,更不要说这是为了我好,可笑。

    内容标签: 系统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无法预料的修罗场

    第1章 光明圣子的修罗场

    是夜。清和的月光洒下大地,朦朦胧胧的光晕落在树叶上,叶间光影浮动,如人间仙境。

    陆离站在神殿内,通过透明的穹顶仰望星空,月亮的清辉照在他长长的黑发上,雪白的衣衫上,衬得他冰清玉洁,如饮风露。

    远处几只巫妖凑在一起挤眉弄眼:"圣子在这站了多久了?"

    "可能有两个时辰了。"

    "哇!嘿嘿,你们说,他站在这是为了找谁?"巫妖满是兴奋地八卦道,"这里往左是光明神塞因大人的房间,往右是光明神弟弟兰因大人的房间!"

    一只巫妖沉吟道:"我觉得他是来找塞因大人,毕竟他和塞因大人好了这么久,之前为塞因大人也是尽心尽力,就说我们巫妖,不也是他收服了我们,送给塞因大人当生日礼物的吗?"

    "卧槽?我们是生日礼物?我他妈以为是陆离看中了我们的才华,才招揽我们给光明神效力的。"一只巫妖激愤道,"妈的他跑来族地揍我们一顿就算了,居然还是为了拿我们逗情人开心,狗比情侣,迟早药丸!"

    "这不就完了吗。"另一只佛系巫妖慢吞吞道,"你们又不是没看到陆离怎么甩塞因大人的。"

    ......

    所有巫妖想到那天的场景,再看陆离那张清冷出尘的脸,都觉得心里挖凉。

    那天早上,陆离还和塞因大人情投意合,塞因大人一句喜欢吃竹笋,陆离就将自己盘子里的竹笋都给了他,塞因大人又说你吃这么点不够,又将自己的菜给了他,还说你的手受过伤,我来一口口喂你。两人之间的气氛羡煞旁人,结果下午,塞因大人的弟弟一来,刚下飞马,本站在塞因大人身边的陆离就一步冲了过去,撑伞说道:"白日风大,大人小心为上。"

    之后,陆离更是直接事无巨细地为兰因大人安排住宿、饮食......程都没有再看塞因大人一眼。

    从浓情蜜意到翻脸不认人,中间一点过渡都没有。

    塞因大人去找他,他就一句:"请不要阻碍我为兰因大人效忠。"

    塞因忍无可忍低吼:"那我呢?我们之间算什么?"

    陆离平静道:"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塞因:......

    巫妖们:......

    这可真是绝了,从恩恩爱爱到移情别恋毫无过渡只用了一瞬间也就罢了,现在为了追求新情人,直接否认和旧情人的过往,真的是六了个六。

    或许是塞因的遭遇太惨,就连单身狗巫妖们都无法对他的分手表示喜悦,反而生出了兔死狐悲的悲凉。

    他们以后找女朋友不会也这样吧。

    巫妖们现在看着陆离,上一秒刚被美色所惑,下一秒就惊出一身冷汗。塞因大人就是前车之鉴,他们对着陆离犯什么痴?

    诚然,所有男性、女性乃至无性巫妖都觉得陆离长得好,清如明月冷胜寒雪,比霜雪之神还要出尘,看着就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却没想到,他居然是主动追求情人的那一款,追求到手你浓我浓后,又毫不犹豫甩别人。

    这可真是,反差太大了。卿本出尘,奈何不做人。

    巫妖们纷纷想到,这年头长得好看的人都太不安了,他们得找个经济适用型的。比如,旁边丑丑的同伴,巫妖们都装作不经意地朝对方靠近了一点。

    另一边,陆离在月下本是吸收月光,他手里是一把极小的竖琴,需要引月光来为此琴上弦。

    今天他的每日任务就是把这琴送给兰因。

    陆离是一个任务者,被迫绑定了一个系统。他的系统名叫辅佐系统,要求他必须身心地为主角服务,就在前段时间,系统认错辅佐对象了。

    ............

    陆离同光明神塞因相识相伴,共同逐鹿神界,他为塞因献过祭,流过血......这时候系统告诉他辅佐错人了?!

    陆离简单地问候了几句系统的眼睛可还好,还是不得不继续辅佐新的辅佐对象。

    并且,因为辅佐系统的原则中有一条:宿主必须忠于辅佐对象,不得与其他人存在上下级从属关系及其他。陆离便也只能同塞因把关系给划分干净。

    所以,别人都以为陆离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

    陆离平白背了一口锅,也不好说什么,有些事情,越描越黑。但幸好,塞因肯定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清清白白,根本没有谈恋爱,塞因顶多失去了一个得力助手,不会太伤心的......吧。

    等到月落中天,灿烂的月辉洒向陆离手中的竖琴,一条条银白的弦还散发着清辉,相继出现在竖琴上。

    琴弦已成,陆离现在得去送琴。

    他自月下转身,背景是一轮淡黄的月亮,衣衫是如雪的白,漆黑如点墨的头发束得好好的,顺遂地披在身后。

    他沿着中间的大道,朝着神殿的住宅区而去。

    一旁守夜的巫妖们暗自紧张,互相递眼色:"你觉得陆离是会向右去找塞因大人,还是会向左找兰因大人?"

    "是我我就找塞因大人,塞因大人是光明神,被万民所敬仰,他身上是光和热,光一靠近,就觉得安心得不得了。"

    "要是我,我还是找兰因大人,兰因大人性情温柔不说,最重要的是,长得美。"

    "一个是相处得浓情蜜意的旧爱,一个是正追在兴头上的新欢,这不好说啊。"

    巫妖们叽叽喳喳讨论不休时,陆离已经走到了岔路口,往右走是塞因的房间,往左走是兰因的房间。

    在大家都屏气敛息要等着看陆离选择哪边时,塞因的房门,自动打开了!

    陆离:......

    吃瓜巫妖们:......

    这是怎样一种无声而盛情的邀请,所谓渣不来就我,我自来就渣,大概也就是这样一种行为。

    巫妖们都给光明神塞因竖起了大拇指。

    想想,堂堂光明之神,都主动在深夜打开房门暗示了,哪个男人忍得住?

    但陆离偏偏就忍住了,并且他面色平静淡然,仿佛内心没有一丝波动,真正的叫郎心似铁,磐石无转移。

    陆离脚步一转,明显是要往左走。

    巫妖们暗暗腹诽道:"看来还是新欢更重要,塞因大人果然要被彻底抛弃了。"

    那扇孤零零的,被打开的房门,就仿佛如塞因大人现在孤寂的内心。

    在所有巫妖都觉得今夜的事尘埃落定,陆离一定会去兰因的房间时,一道深沉悦耳的声音响起:"圣子,天色已晚,不进来坐坐吗?"

    身材高挑、剑眉星目自带神明的坦荡和威严的男子站在门口,他似乎完没有被抛弃的痛苦,反而自信沉着,十分引人注目。

    这位就是光明神,一位虽年轻,却跻身于高等神明的神。

    饶是巫妖们,这时候都不忍心了。

    天啦,看看老实人光明神被陆离逼成什么样子了,一个堂堂神明,收拾好自己被抛弃的痛苦,三更半夜装得若无其事的来挽回陆离的心。

    陆离现在心里也有点发毛,塞因大半夜的,怎么还不睡?

    他敛眸,本能的不想面对塞因:"不坐了,我还有事。"

    话音刚落,他就当着塞因的面儿往兰因的房间走。

    塞因眼里闪过一丝流光:"你要去找兰因?我们一起。"

    巫妖们暗暗想着,塞因大人这招高啊,塞因大人是兰因大人的哥哥,又是陆离的旧情人,他和陆离一起去找兰因大人,兰因大人肯定就不会被陆离蛊惑。

    只要兰因大人不被陆离蛊惑,陆离的新欢告吹,还不是得乖乖回到塞因大人的怀抱。

    哪知,陆离拒绝了:"我一个人去就好。"

    塞因没料到是这个回答,可想一想,又觉得是意料中事。

    之前他千方百计的示好,不也被陆离拒绝了吗?

    塞因这次却绝不会轻易妥协,他定定地看着陆离:"怎么?你去找兰因,是有什么不方便我跟着的事吗?"

    "是。"陆离颌首。

    塞因愣了愣,似乎是没想到他会这么不留情面,眼里划过一丝受伤。

    巫妖们都原地吃鲸了,这陆离是光明圣子没错吧?按理,光明神是他的上司,现在他不仅对自己的上司始乱终弃,而且渣得都不愿意掩饰。

    你深夜去找新欢,好歹也随便搪塞一下旧情人啊,你那么直白干啥?

    可怜了塞因大人,一腔真心付诸东流。

    陆离说"是"的时候,面上冷漠淡然,实际心里也有点慌。

    ......他这么直白地拒绝塞因真的没问题吗?可是系统的任务描述是要他单独将琴送给兰因,他只能拒绝塞因。

    更何况,既然现在他的辅佐对象已经发生了更换,他不能再对塞因效忠,那么他直接对塞因说清楚才是最好的选择。

    犹犹豫豫拖泥带水才是害了塞因。陆离这样一想,心底更稳,肌肤雪白清冷脱俗,丝毫看不出愧疚来。

    塞因眼里的受伤只用了一瞬,他今夜先是主动开房门、再是亲自出来邀请陆离,都被拒绝了。

    他现在再想跟过去,也不能再继续死皮赖脸。他是神,也有自己的骄傲。

    塞因马上恢复了以往的神色,故意扬起声音,用不大不小,刚好能让兰因听到的声音道:"既然你不方便,就算了。反正之前你也常深夜来找我弹琴,或许是我们弹得多,你现在腻了,找找新鲜感也没什么。"

    说完,他才找陆离颌首:"玩得开心点,注意身体,我先去休息。"

    陆离听他这话说得奇怪,仿佛俨然间自带了一股正宫的气场。

    正宫大方地劝诫陛下:"陛下去贵妃妹妹那里玩,可一定要注意身体,不得纵.欲太过,定要保重龙体才是。"

    "至于臣妾?臣妾不在乎的,臣妾独享陛下恩宠已久,陛下偶尔去贵妃妹妹去新鲜新鲜,臣妾不会在意。"

    陆离被自己的脑补给弄得默默恶寒,光明神塞因剑眉星目、光明正直,怎么可能是那等扭捏作态还心机之人。

    塞因迈开长腿回房,他说得潇洒,实际差点一步三回头,心里暗暗地想陆离能出言拦住他。

    背后终于有了动静。

    衣料间,陆离毫不犹豫地往兰因的房间走,塞因察觉到此,薄唇微抿,等进屋关上门后,他房里的水晶琉璃灯才轰然炸开。

    陆离手心握着琴走向兰因房门。

    值夜的巫妖们默默传话:"刚才塞因大人的话兰因大人肯定听到了,而且,这些天,陆离之前对塞因大人的所作所为,兰因大人肯定也有所耳闻。"

    "是啊,兰因大人肯定不会给水性杨花、始乱终弃的陆离好脸色。"

    巫妖们八卦时,只见陆离手中光芒一闪,拿出一个东西。

    巫妖们:"卧槽?!"

    第2章 光明圣子的修罗场二

    看着陆离手里拿的东西,所有巫妖几乎都已经丧失了思考能力,满心只有两个字"卧槽"。

    巫妖们都觉得,刚才陆离在月下独自站了几个时辰,是在思考究竟是去旧爱光明神的房间还是去新欢兰因大人的房间。

    巫妖们虽然大骂陆离负心薄情,默默为光明神不值,但站在某种角度,他们也不是不能理解陆离这种思想。毕竟塞因大人和兰因大人一个俊一个美,一个旧爱一个新欢,陆离纠结纠结也是人之常情。

    可巫妖们没想到,陆离居然拿出了一把竖琴。

    此琴月辉做弦,精致绝美,而现在琴弦上还发出淡淡白色的清辉,明显,这把月光琴是刚刚才做好。再想想陆离刚才在月下站了几个时辰一动不动,很明显就是在引月光呢,而这把琴,显然是要拿去给兰因大人。

    亏他们还以为陆离是在塞因大人和兰因大人间犹豫不定。结果,陆离居然变心变得彻头彻尾、干脆利落。

    巫妖们都醉了,想想,光明神塞因大人是高等神明,不只有着出色的战力、神明中最英俊的面孔,就连人间也有大片信奉光明神的信徒。他是光明的代言人,比起日之神的灼热、霜雪之神的零度,光明神塞因高贵典雅,是完美的化身。

    这么优秀的光明神旧爱,居然不能让陆离犹豫纠结一下?!原来这不是三个人的剧本,一开始负心汉就把糟糠妻(并不!)给踢出故事外。

    巫妖们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塞因大人实惨"这几个字。

    另一边,陆离敲了敲兰因的房门。

    敲一次时,兰因没出来开门,陆离也不慌,静静地站了好一会儿。过了大概十分钟,他再轻轻敲了一次门。

    敲门的过程优雅坚定,不会让人觉得过分逼迫,但也能让人体会到他的决心。

    陆离长了张高岭之花的脸,平日里对其他人的做派也是不折不扣的高岭之花不可攀折,现在居然这么耐心地为新欢敲门,一时间,所有巫妖的脸色都变得微妙起来。

    而塞因在房内,因为神明的精神力过于强大,他能将外面的一切都听得一清二楚。

    至于神明为什么没收敛自己的精神力,只有神明本身知道了。

    塞因听着外面传来的动静,俊美的面容隐没在光影中看不真切。

    光明神塞因于被抛弃的当日怒不可遏,神明的怒气令他的房中一片狼藉,水晶琉璃灯、神之诏书......都支离破碎,空气中弥漫着高温,来自光明的愤怒令空气扭曲,漩涡吞噬了一切狼藉,整个房间重新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