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离满脸绯红地斜睨他,心道都是alpha,他不从,临淳也不能对他做什么。

    临淳却道:"阿离一定在怨我不带你去医院,可是去医院根本没用。你现在信息素已经面爆发,哪怕去医院,医院也只有三个措施,一是联系你的omega 来,但是你没有omega,二是彻底对你进行化学处理,让你不再成为一个完整的alpha,可是,这样的话,阿离你的军事生涯也就到此为止了,三则是派一堆心理医生为你进行心理疏导,同时用其他手段让你发泄出来。但是,那种方法我都能做,为什么还要把阿离你送去医院,给别人看见呢?"

    陆离对abo的知识了解远远没有临淳那么深,现在听临淳这么说,颇觉前途无望。

    他的难受没有办法可以纾解了,只能硬熬。

    临淳却忽然从机甲舱内的副驾驶蹲下去,动作非常自然,完没有身为大公的不好意思。他伸手碰向了陆离的裤子。

    "......"

    陆离条件反射就要挣扎,但是他刚才才用安带和肩带把自己给固定好,哪里挣脱得了。

    陆离慌乱无比,叱道:"......临淳,我不允许你做这样的事情。"

    临淳身为大公,都不觉得这样难堪,他淡淡道:"如果不这样为阿离纾解,你会因为信息素不断攀升而死去。"

    这就是abo的世界。

    临淳看了一眼,微笑着宽陆离的心:"它很可爱,我并不在意。"

    陆离的瞳孔瑟缩一下,羞耻度在这一刻达到顶峰,他是临淳的教官,临淳怎么能这么对他?

    如果说陆离仍然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直男,他可以自己给自己宽慰,就当是兄弟互帮互助了。

    可上个世界,他和墨菲斯不该发生的关系都发生了,怎么能再用兄弟帮忙来宽慰自己?

    陆离没意愿和临淳发展点不可描述的关系,仍然拒绝,他难受得仰头,精致的喉结上下滑动,声音却强行冷硬起来:"我是你的教官,你这样做,是违抗命令。"

    临淳置若罔闻:"阿离,现在已经放假了。"

    潜台词是,在学校你是教官,放假后在酒店,你不是。

    临淳想好了,无论陆离怎么挣扎,他都不会停止。他不停止,教官会恼恨他,但他停止,教官会死。

    于是,临淳的手刚碰到那里,陆离浑身一颤,但出乎临淳意料的是,陆离并未再度叱责,反而一言不发。

    他抬眼望去。

    陆离身上整洁的衣服被弄得有些乱,肩带将他固定在机甲主座,他垂着头,裤子上多了滴水迹。

    教官,哭了?

    陆离似乎已经认命,绯红的脸上除了隐忍外,没有多余表情,但是睫毛上挂着滴沉默的泪。

    临淳瞬间慌乱起来:"阿离?"

    他耐心细致道:"我今天不是故意轻薄你,而是不这么做,你会有生命危险。"

    陆离仍然不说话,就像之前学生训练他不满意一样,一直沉默。

    临淳比他更难受,轻声问道:"你需要我怎么做?但是,我绝对不会放弃救治你。"

    陆离见事有转机,他声音微哑:"我自己来。"

    他自己虽然从来没有给自己纾解过,但是,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弄的。

    临淳见他肯好好说话,松了一口气,仍然道:"但是,信息素爆发很严重,如果阿离你只靠手纾解,起码要一夜才能好,我担心你的体力。"

    陆离不认为自己连这点用都没有。

    他坚持要自己动手,还央临淳把他的腿给搭着,临淳无奈,只能答应。

    他道:"但是,我需要在一旁守着你。"

    否则,陆离很容易虚脱而亡。

    陆离也答应了。

    他动手实在不熟练,起初好多次都很疼,渐渐地也就好了。

    不过,这倒确实是个体力活儿,陆离身上有些发冷,临淳见状,从机甲室内出去,回来时,他手上抱了张薄毯,左手还拿了只抑制剂。

    很明显,陆离已经信息素爆发,抑制剂对他没用。这只抑制剂是临淳拿来给自己用的。

    他轻描淡写地把抑制剂注射到手腕上,再扔掉针筒,即使这样,他的信息素平静下来,可是心里的躁动仍然没半分平静。

    原来,人的情感和妄念,真的能不受信息素的影响,并且高于信息素。

    陆离看见临淳注射抑制剂,什么也没说。

    某种意义上来说,临淳今夜表现得很有风度,忍着注射抑制剂,总比动他好。不愧是他亲手教出来的学生。

    临淳为陆离盖好毛毯,他见陆离完没了力气,把他扶来靠在自己肩膀上。

    陆离现在最虚弱,没有拒绝。

    正在此时,房门直接被打开,淡金色眼眸的顾越走了进来,一眼锁定了房中的机甲。

    他心里被妒火烧灼,不知机甲中正发生着怎样的事情。

    于是,顾越走上前,伸手放到机甲门上,刹那间,他的手上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哪怕是陆离的机甲,也摇晃了两下。

    顾越冷冷开口:"教官,在吗?"

    陆离听见是顾越的声音,以为顾越特意来找自己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让临淳打开机甲门。

    继而,顾越就看见陆离乖巧地靠在临淳的肩膀上,而临淳坐得笔直,表面正经,却早已用另一只手牢牢地把陆离揽在自己怀中。

    顾越在那一瞬间,眼眸里的金色都差点褪却完了。

    他二话不说,一拳朝临淳揍过去,临淳伸手一挡,顾越的拳缝里伸出刀片,这是陆离教的搏斗技巧,虽然脏,但是在战场上意外好用。

    临淳的手马上被割开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

    他也火了,但是不想伤到陆离,干脆下了机甲,在酒店内和顾越打起来。

    两人是心知肚明的情敌,为什么打起来彼此都知道,因此,多的废话一句不说。

    陆离还没反应过来,顾越一现身就和临淳打成这样?

    陆离道:"顾越,住手。"

    他现在的状态比刚才好很多,毕竟手都快秃噜皮了。

    顾越却满目冰冷:"教官的声音听着真奇怪,声线都和以往不一样了,这种情况下,教官还是少说话吧。"

    等他杀了临淳,他再把教官带回去,藏起来。

    陆离头大,两个辅佐对象打起来,他还没有上去劝架的能力。

    也正在这时,系统颁布任务:颁布任务:请宿主阻止顾越殴打临淳......

    陆离判断,或许是因为这次打架中,临淳先受伤,所以系统自动判定临淳处于下风,让他阻止顾越。如果是顾越先受伤,系统肯定就会判定他阻止临淳了。

    陆离现在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简直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阻止顾越。

    作者有话要说:  朕终于更新了,嘤,差点又没勤了

    第42章 天骄教官的修罗场二十

    现在的局势而言,临淳的确处于下风。

    顾越拳头上沾了血,俊毅的脸上也染了一道血痕,那是临淳的血。同为sss精神力持有者,场上的局势居然是顾越一边倒地打临淳。

    陆离观察着,顾越此时展露的实力,比平时训练时强得多。

    他们不能再打下去了——

    陆离咳嗽一声:"顾越,住手。临淳是我的学生,也是你的同学,你不能伤害他。"

    他期待用教官的威严让顾越住手,毕竟,顾越非常听他的话。

    顾越眼中浮现幽幽的杀意,听见陆离的话后,那股杀意不灭反涨。

    "教官,他只是我的同学吗?"顾越提起临淳,手掌用力,掐得更深。

    临淳从他的眼里看出杀意,脸色顿时一变——

    陆离对顾越根本不设防,如果顾越伤害陆离......临淳的手腕暴起青筋,sss精神力的持有者力一搏,都没能让顾越变色。

    顾越甚至能悠闲地看向陆离,陆离正脆弱地靠在机甲上,身上搭着毯子,他似乎对于自己掐临淳的行为感到很生气。

    顾越心想,怎么就能有这么好的教官?他来帝国军校,原本只是玩玩,看看所谓的人类文明,结果就碰到了教官。

    这是他的幸,但也许是教官的不幸。

    顾越唇角一勾:"教官,你会和你的学生在放假期间来酒店开房?还会和学生一起,信息素爆发?"

    "你们之间的关系,可真是扑朔迷离。"

    陆离到了这个地步,也不愿意承认和临淳之间的关系。临淳是大公,将来会迎娶omega,年少时的轻狂事,没必要传出去。

    因此,陆离道:"只是偶然碰到了。"

    他本来就没有邀请临淳来开房......

    顾越道:"是吗?所以教官和他,没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陆离坦荡道:"没有。"

    顾越勾起一个意义不明的笑,教官以为他傻?他这么心疼临淳,为此不惜再次拿他当傻子一样欺骗。

    陆离紧张地看着顾越和临淳,陆离身为教官,对自己的学生都有很强烈的责任感和保护欲,他看着临淳俊秀的脸都被掐红了,要不是现在身体虚弱,陆离绝对会亲自去拦下顾越。

    顾越好像没看到陆离发白的面色,道:"原来教官和临淳真的没有关系,那么......临淳趁教官你虚弱时意欲伤害你,更不能饶恕,我现在就杀了他,替教官报仇。"

    语毕,顾越掌心用力,当真要掐死临淳。

    陆离一个头三个大:"他没伤害我。"

    顾越心想,他当然没伤害你,他只是轻薄了你,对你充满了占有欲。

    顾越只淡淡道:"教官怕我杀他,所以不说实话,没关系,诛杀大公的罪责,我担得起。"

    他明显是故意曲解陆离的意思,同时,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临淳白皙的肤色都涨成了紫红色。

    "嘭——"

    顾越的手腕处流下鲜血,他阴沉着脸,转头看向陆离。

    陆离的机甲内有枪,就在他能够得着的地方。

    顾越要杀临淳,百般说教不听,陆离只能采取这样偏激的法子。他开了一枪,酸软的手因为后坐力微微发麻,他再次强调:"你不能伤害他。"

    陆离的眼里淬着寒冰,就像顾越初见他时那样。

    顾越记得,那时教官不认识他,对他的训练态度很不满,便是这种寒冷的、不屑与之为伍的表情。

    顾越几乎感受不到生理上的痛楚,心理的痛楚和愤怒越来越大:"看来,我是被厌恶了。"

    "教官宁愿杀了我,也要保护临淳?"

    陆离冷然地看着他:"我会用尽一切去保护他。"

    这是他身为教官的责任。

    顾越闻言,立即放了手,他把临淳扔到墙面去狠狠一撞,迫使他没有爬起来的能力,然后一步步走向陆离。

    顾越的手一直流血,他也没有管,整张脸面无表情,像失去了痛觉神经。

    陆离心里有点毛,他也知道,他开枪打顾越,一定让顾越难以忍受,毕竟,顾越是以为他出了事,才要杀临淳。

    因此,陆离压低声音:"我避开了你的血管,之后稍微包扎一下就可以。"

    "不可以。"顾越冷冷地看着他。

    顾越弯腰,想从陆离手里夺走那把枪,陆离紧紧握住,坚决不让他把这枪给抢走。

    那副警惕的样子,忽然就让顾越感觉索然无味。他即使杀了临淳,教官也会恨他一辈子吧。

    没办法,他误信教官的话,不去追求他,让临淳得了先机。

    顾越忽然松了手,凑到陆离跟前:"教官不让我杀临淳,也可以。"

    他十分小声地对陆离道:"但是,我不放心教官再留在这里,教官说和临淳没有其他关系,但教官现在的生理状态,我认为临淳狼子野心,会对教官出手。教官不想我杀临淳,那就跟我走,让我能确保教官的安。"

    顾越靠得有点近,但现在紧张的陆离完意识不到危险。

    他认为顾越说的确实是个办法。只要能保住临淳的命,陆离愿意和顾越走。

    陆离点头:"好。"

    顾越眉眼深邃,陆教官答应得那么爽快,他心里既有马上就要得到他的快感,又有恨意,毕竟,他很清楚陆教官答应他,只是为了保住临淳的命。

    顾越勾出一个笑:"那么,为了不让教官心爱的学生临淳担忧,教官可不要反抗,要做出心甘情愿和我走的样子。"

    陆离从未想过顾越喜欢他,所以,面对顾越明显带着恶意的话,他也觉得无伤大雅。

    陆离点头,算是答应了。

    顾越便想弯腰公主抱起他,把他抱出去,结果,没抱动。

    他把陆离身上的毯子解开,才发现陆离身上系了安带、肩带,系得十分牢靠。

    机甲没有飞行,系什么安带,这很明显,是陆教官和临淳用来玩儿的吧。

    顾越面无表情,实际已经在后悔,若不然,他还是杀了临淳?

    陆离看他的神色,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又变了副面孔,但还是察觉到顾越有可能变卦。

    他催促道:"不是要带我走?"

    顾越这才抱起他,往酒店外走。

    陆离现在真没一点走路的力气,被顾越抱着走,他也认了。

    临淳衣服上开出大团血花,他面色苍白,光是站起来都很费力。

    即使如此,他也不愿意让顾越带走陆离,他道:"阿离......"

    话没说完,临淳就吐出一大口血。

    陆离生怕临淳再旧病复发,从顾越的怀中看他一眼,道:"放假期间,不要松懈训练。"

    顾越抱着他的手捏紧,示意他别再说话。

    陆离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当下敛眸不说话。

    临淳却从他那句话中听出千言万语。

    临淳亲眼见着顾越从要杀他到放了他,心知必定是教官和顾越达成了什么交易,顾越才没杀自己。

    临淳陷入沉默,身上的血一滴一滴地往外流,他也没有再说什么。

    毕竟,他现在拦不下顾越,也救不了他的阿离。

    所以,阿离才告诉他,放假期间也必须训练,临淳的心里燃起火,他一定会比顾越强,然后救出阿离。

    所以,现在他不能再叫陆离的名字,不能和他再展现出亲密,否则,只会刺激顾越,说不得顾越会做出伤害他的事情。

    临淳只擦了擦嘴边的血迹:"如果你敢伤害我们的教官,帝国会面抓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