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越没得到陆离的回应,再补了一句:"如果阿离教官还像之前那样对待临淳,我会忍不住杀了他。"

    陆离更难受,只别开眼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不用多说。"

    似乎是不想顾越再说话,陆离冷冷补了一句:"我知道你想我做什么,不会违背你。"

    顾越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他的一切顺从都只是逼不得已。

    顾越看着陆离眼底下的淡青色,不敢出声哄他。

    他在对待临淳的态度上,永远不可能软化。这些天,顾越嘴上不说,但是暗地里解决了几批来窥探他们的人,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alpha,很明显是只有皇室出身的临淳派来的。

    因此,顾越只抓住陆离的手:"既然决定了明天要回校,那今天出去吃饭。"

    陆离要回校,临淳就会看到他,没有再藏着的必要了。

    顾越看都不看茶几上的饭菜一眼,带着陆离出去。

    两人纵然没穿军校的制服,分别做一般的青年打扮,但他们同样身材高挑双腿笔直,气质和模样都是顶尖水平,陆离更偏向冷漠,顾越则沉稳许多。

    两人走在一起,年少的顾越反而像狼。

    顾越找了一间情侣为主题的餐厅,丝毫不避讳别人的眼光:两个alpha为什么共同来情侣餐厅?

    他和陆离落座,陆离安静吃东西。

    他再生气顾越,也不会选择饿着自己。在任何时候,陆离都想保证充足的体力,尤其是,在旁边有个顾越还虎视眈眈的时候。

    陆离动了几叉子,就觉得这家餐厅徒有其表,只是氛围和装修好,菜品的味道,非常一般。

    尤其是所谓的蘑菇酱,没有他喜欢的大自然的口感。

    因此,陆离这顿饭吃得心情很一般,没有显得多高兴。

    坐在他对面的顾越将他的反应收入眼底,顾越沉默地给陆离的杯子续满水:"不爱吃就别勉强自己,喝点水,我们换一家。"

    他表面不动声色,实则痛苦地想着,和他在一起,就那么令陆教官难以忍受?

    陆教官连以往最喜欢吃的蘑菇都觉得难以下咽,没有味道。

    顾越喉结一动,不愿在陆离面前表露自己的难受,如果他表露出他的弱点,被教官抓住了,教官会利用这点来逃脱他。

    因此,顾越用表面的镇定霸道来突出他的强硬,他本身的性格就很强势,半点不会露馅。

    顾越把水递给陆离,面无表情:"换家吃。"

    陆离道:"不用。"

    他都吃一半了,再去另一家也是浪费时间。

    顾越便克制地收回手,心知教官是以此来抵抗自己。

    他摇铃,对外面的侍者道:"拿酒过来。"

    烈酒入喉,顾越淡金色的眼睛渐渐变淡,能吃人的兽眸望着陆离,仍无软化,仍不放手。

    除非他从身强力壮的黑狼变成老得秃了毛的老狼,那时候,教官有了机会,就可以杀了他离开。

    可是,他的寿命很长很长,几乎看不到尽头。

    吃完饭,顾越带着陆离去散心,从之前每次很愉快的师生交谈中,他了解到陆离谈论最多的地方,射击馆。

    陆离喜欢射击的感觉,哪怕是上个世界,他的光明箭术也很卓越。

    顾越道:"这附近有一家射击馆。"

    陆离不想去射击馆,他也不会在这方面委屈自己,毕竟,顾越没有丧心病狂到要彻底控制他。甚至,基本上顾越都会满足陆离的要求。

    陆离道:"去篮球馆。"

    "嗯。"顾越听见自己这么回答,他不容拒绝地揽过陆离,怀抱里很满,心里却既有满足,又有不甘。

    教官之前说过,每次他放假都会去射击馆,这次为什么不去?

    是因为和他在一起,才不愿意去吧。

    顾越心里越患得患失,就越把陆离箍得死紧,他再也忍不了,道:"可以去篮球馆,但教官记得对我的承诺,不要接近临淳,也不要接受临淳的接近。"

    陆离:"......"

    从刚见面开始,顾越就表现了他不肯吃亏,有要求就提的性子。

    陆离懒得再说了:"去篮球馆。"

    他这话一出,顾越定定地盯了他许久,才带着他往前走。

    陆离半点不知顾越关于他去射击馆还是篮球馆都能脑补一大堆,对于陆离的职业素养来说,除了在军校和部队之外,他除了早晚在房间训练外,出门不会有任何规律。

    规律的作息是给暗杀者以及虫族的情报者提供温床。

    他舍弃射击馆去篮球馆很正常,只是这一课程还没来得及教,他就被他的学生以下犯上了。

    而顾越,年纪轻,又是实力强横到可无视一切的种族。

    他和他的种族几乎可以无视科技,无视一切花里胡哨的手段,靠着强横的实力就可以灭掉一个又一个的文明。所以,顾越完不知道这一点。

    他和陆离路过街边的橱窗,橱窗里映出陆离的样子。

    顾越既舍不得不看现实里的陆离,也舍不得不看陆离的影子,忽然,他意识到,陆离的身体变得更加纤细,似乎精神状态很不好。

    他脸色苍白,殷红的唇似乎都淡了许多,显露出惊心动魄的脆弱和美感。然而此时的顾越,半点都不挂心于美感,他只知道,教官之前不是这样的。

    教官永远冷淡,永远强势,哪怕是强大如顾越,都不可忽视陆离出色的专业性,他是最顶尖的军人和教官。

    现在为什么那么脆弱?

    顾越知道,那是因为陆离不开心,不愿意和自己相处,所以险些形销骨立。

    顾越暗自决定,给陆离吃很多补物,至于放手,那不可能。

    他以后会带着陆离去各个星系遨游,他的阿离教官,终有一天会习惯他的陪伴。

    陆离专心走路,半点不知道顾越在短时间内已经脑补了那么多。

    他变瘦也不是别的原因,因为信息素爆发残留的原因,他天天逼不得已去浴室里用手给自己纾解,这么个耗法,是个人都得瘦。

    第46章 天骄教官的修罗场二十四

    今日是陆离和顾越返回帝国军校的日子。

    陆离是教官,正式收假前需要开例会,因此,他应该去的比学生都要早。

    陆离早早醒来,完成洗漱后打开柜子,微微愣神。

    顾越没陆离那么准点的起床习惯,从沙发上起来,声音略哑:"阿离教官,怎么了?"

    陆离的制服丢了。

    一般来说,即使是假期,陆离也会随身携带一身制服,免得突发紧急任务,他还没统一的制服穿。但是,那天顾越带他走的时候,没把他的行李箱也跟着一块儿带走。

    也就相当于,他不只丢了制服,还连钱包、财物、所有的卡都一块儿丢了。

    算了,陆离也没那么多时间再去追究那些事情,他想快点收拾东西回学校,然后又犹豫,似乎他没什么好收拾的。

    这些天他穿的衣服都是顾越从外面新买的,陆离不知道要不要带回学校。

    顾越看陆离在那儿沉思,他没怎么睡醒,下意识上前替陆离从衣柜里取出衣服,一件件叠起来,放到行李箱里。

    顾越再如法炮制,把自己的衣服叠好,放在陆离衣服旁边。

    夏□□服薄,行李箱里装两个人的衣服也显得空,顾越再把这几日陆离看的书也给塞进去。

    他在军校之中,练就了良好的收拾家务的能力。

    陆离思绪有些复杂,顾越动作太麻利,他都还没想好怎么说。

    陆离思考一番,仍然决定说出来:"衣服、书籍都可以不带。"

    顾越整理东西的手一顿,适才还带着睡意的浅金色眸子霎时一利,抬起眸望向陆离:"为什么?"

    陆离感觉到,顾越的心情开始变差,瞳色也开始变淡。

    陆离万分好奇,顾越是什么类型的主角,怎么眼睛颜色还会随着心情的变化而变化?

    陆离条理清晰道:"我们回学校后,我是教官,你是学生。顾越,虽然你不听我的话,但在军校之中,你仍然需要遵守学生的准则,也就是——不能对我乱来。"

    "如果被众人知道我们的事情,会给军校造成恶劣的影响。"

    陆离绝不会让别人知道他和顾越的关系,如果让别人都知道,他堂堂教官,管束不住自己的学生,反而连自己都搭了进去......

    陆离冷冷地看着顾越,星眸里盛满坚定。

    顾越也没有在军校里让教官丢脸的想法,但是,他自己想是一回事,从陆离嘴里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陆离说这话,给顾越的感觉就是,他着急撇清和自己的关系。

    顾越眼一沉:"阿离,当初临淳追求你,别人也不知道吗?"

    顾越无论看起来多么沉稳,实力有多么强,但一涉及到陆离和临淳纠葛的事,他就像头没有安感的小狼,用语言上的张牙舞爪和强势,来掩盖自己的不安。

    顾越有狼的天性,掠夺到了心爱的猎物——陆离,也会先除干净陆离身上属于别人的味道,而且,不允许他再沾染上其他味道。

    花也不许,草也不许,清风也不许。

    陆离觉得顾越莫名其妙,想了想,依照顾越的性子,的确爱从空气中找醋吃。

    陆离懒得惯他,因此,只冷冷道:"没有。"

    顾越万般隐忍:"如果没有,他送你的玫瑰花?"

    陆离道:"他没有当着众人的面送给我,而且,顾越,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顾越抬眸看他。

    陆离回望过去:"我只拿临淳当我的学生,当初不拒绝临淳的追求,只是为了让他安心训练。"

    顾越更不乐意:"教官这么关心临淳的训练,为此连自己都乐意搭进去?"

    陆离:"......"

    他陷入沉思之中,似乎他无论说什么,顾越都能精准地找到他和临淳之间的联系。

    陆离也生了火,十分冷淡道:"我是否找他搭进去,现在都不重要,毕竟,我在你面前。并且,顾越,身为你的教官,我不理解你的行为,既然你每次都担心临淳和我有联系,为什么还要在我面前提起他?"

    "你每次提起他,我就会加深对他的印象。"

    顾越逐渐冷静下来,绝口不提临淳二字:"那我们吃了早饭再回学校?"

    他不再提那件事儿给陆离找不痛快,陆离也不爱和人吵架,答应了顾越。

    等顾越收拾好后,两人一起出门。

    顾越倒并没有把陆离穿过的衣服和看过的书放下,只要不涉及到临淳,顾越便很正常。他没有非要陆离把他送的衣服带回去,直接选择搬进自己宿舍藏起来。

    他们回校的时间很早,军校里本该没什么人。

    但是,两人在进校门口时,看见了临淳。

    临淳站在树下,似乎在这里等了很久。他这些天,派过无数人去寻找陆离,都失败,而且,他派出去的人都没有再回来,临淳连一点陆离的消息也得不到。

    他今日等候在此,就是期冀着能看到陆离的身影。

    幸好,他等到了。

    在这一瞬间,临淳甚至没在意一旁虎视眈眈的顾越,俊秀的脸上浮现惊喜和关切,迎上前去:"阿......陆教官!"

    陆离身子一僵,临淳现在凑上来,就跟送到顾越嘴边的点心差不多。

    因此,陆离无视临淳面上的喜悦,十分疏离道:"这么快回校?回校了就去训练。"

    他甚至程都只看了临淳一眼,之后就冷淡地别开目光。

    临淳眼中划过一丝受伤,但是他马上反应过来,教官旁边有顾越,他是被顾越威胁了?

    临淳逐步冷静下来,再看陆离,瞳孔猛地一缩。

    教官的衣服鞋子都换过了,不再是那天的一身,这说明什么?

    再仔细些看陆教官,陆教官明显比之前清瘦许多,眼底有些阴影,好似没休息好。至于为什么没休息好,看着旁边精神抖擞的顾越,临淳一下子明白了。

    临淳心中浮上杀意。

    顾越抱以冷笑。

    陆离:"......"

    陆离不乐意他们两再打起来,死了谁他都不好做任务,尤其是,临淳根本打不过顾越。

    陆离道:"够了,别站在这里,我还要去开会。"

    他对顾越道:"顾越,我有事情要交待你,你随我去。"

    顾越当然愿意,猛虎踱步般跟上去,沉声道:"阿离教官,收到。"

    临淳听到那么亲昵的称呼,更是脸色一白。

    陆离对顾越的用心一清二楚,只是不好阻止他。

    只剩下临淳面容晦暗地站在原地,他不知道为什么教官会那样,他是大公,这里是帝国军校的地盘,难道教官还忌讳顾越?

    教官不是被逼迫的吗?

    临淳握紧拳,打算找个合适的时机询问陆教官,他会救他出来。

    陆离和顾越走在前面,时隔七天,军校的风景好似就陌生许多。

    仅仅七天,陆离和顾越之间的身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看风景的心态不同,自然觉得陌生。

    顾越沉默地跟在陆离后面。

    他没有出声问陆离,比如问陆离刚才那么急于和临淳划清界限,是不是为了保护临淳。

    顾越心中翻滚搅动,但他不是然听不进去话。

    陆离说再提临淳,会加深他对临淳的印象,顾越就再也不提。

    不过,他还是疯狂吃醋。曾经的醋意在明处,现在的醋意在暗处隐忍不发。

    这时,离教官集合的地点已经近了。

    陆离道:"我要进去,你可以离开了。"

    顾越手里还提着装他衣服的箱子,闻言道:"现在离学生集合还有时间,我去校外买些蘑菇酱和蘑菇蛋糕。你还有什么要吃的吗?"

    陆离:"......"

    刚才才发生了临淳的事情,顾越现在居然没有吃醋发病,反而一字未提,几乎让陆离心里都打起鼓来。

    他道:"没有。"

    顾越抬眼:"那能带进军校的吃食,我每样都买一些。"

    陆离:"......"

    他心里开始打鼓,顾越这样子也太不正常了吧。

    陆离颌首:"别买太多,我要去开会了,然后......记得早上我们说的话,别告诉别人我们的关系,也不要在外对我有任何亲密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