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离心疼临淳被他打了,但是陆离担忧他表露出了这种情绪,会更给临淳招来杀身之祸,所以一眼都不看他们。

    他昨晚没睡好,定然也是心疼临淳吧。

    顾越的心如同被猛兽撕扯,现在陆离的脸色越苍白,他越清醒地认识到,陆离现在不和临淳联系,都是被他逼迫的。

    顾越想狠狠地把陆离嵌在怀里。

    他沉默地不发一言,按捺住自己心中蓬勃的念头,满眼的淡金色。

    张顺抽完顾越和临淳,陆离重新把教鞭别回腰间:"今早极限训练,目标是抗寒,现在虫族战场正值冰封期,大家可以提前试试。"

    陆离带着大家一起去环境模拟室。

    顾越和临淳挨了揍也必须马上恢复状态,心投入训练之中。顾越压制了自己的真实实力,所以这样的极限训练非常适合他,陆离意识到这点后,也有意无意在增加极限训练的次数。

    学生们在抵抗风暴、冰雪。

    陆离的身体却受不了,但是身为教官,他不能在学生面前展露出脆弱的姿态。陆离站了会儿,看着学生们受训,实在忍不了了才去另一边,这里可以短暂地调节温度。

    温度上升些许,陆离才觉得好受了点儿。

    他清冷的眸微垂,睫毛上似乎在外边儿染了霜色,上面凝结着细小的冰花。

    陆离坐在这里,认真地看着学生们训练,同时打起最好的精神,记录他们的优点和不足,以准备之后针对训练。

    在他的本子上,临淳和顾越的着墨仍然是最多的。

    陆离能绑定辅佐系统,除了他自己有心愿需要系统助力之外,也有他本身的性格原因。他外冷内温,像一杯清茶,永远清澈,永远干净。

    陆离的学生们认真训练,因为一直接受极限训练的原因,他们现在意志坚定,并不会因为教官不在一旁守着有半分松懈。

    何况还有顾越。

    顾越一边做训练,一边面沉如水,如果谁的意志濒临极限了,他就会冷冷地看向他,目光森寒得如要杀人。

    比教官的鞭子也不遑多让。

    于是,今早没有一个学生犯错。

    临淳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也想帮陆离,但是他心里被扯得空得慌,不知道自己以什么立场去帮陆离。

    临淳垂眸,如果那天晚上,如果他再强一点,他打得过顾越,陆离就不会为了他的安危和顾越离开,也就不会和顾越发生情愫。

    临淳握紧拳,他要变强,只要他把教官从顾越身边夺过来,教官会重新接受他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临淳费尽心思别开顾越,获得了和陆离单独见面的机会。

    陆离正在整理他们的数据,见临淳来了,心里蓦地警醒。

    临淳勾起一个自嘲的笑:"教官,你不用紧张,我来是送衣服和卡给你,那天晚上,你的东西都没拿走,我帮你整理好了。"

    他手里的确拿着一个驼色的纸袋,里面盛满了东西,陆离认得自己的皮带。

    他松了口气,临淳有正当理由就好,如果没有正当理由,估计又要和顾越起龃龉。

    打不过,还是别打了,陆离都替临淳担心得慌。

    陆离礼貌地接过纸袋:"谢谢。"

    临淳忽然道:"阿离,你能回我身边吗?"

    陆离:"......"

    他头疼的,该来的还是来了,早知他就不接这袋东西。

    陆离提醒道:"临淳,之前我们就没有太过特别的关系。"

    临淳哪里肯信,如果陆离对他不特殊,会愿意接受他的追求?现在他这么说,只是为了让自己彻底死心,不再追求他。

    陆教官这个人,从爱好极限训练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自己认定的事情很执着。不管会不会太狠。

    临淳深吸一口气:"阿离,如果你是被顾越逼迫的,你离开他,相信我,我和我的护卫能够保护好你,哪怕是用我的命。"

    陆离道:"你太执着了,临淳,我不需要任何人保护,你唯一需要做的是远离顾越。"

    临淳彻底死心,他后退一步,深鞠一躬:"是,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临淳头也不回地离开,陆离没出声阻拦。

    这样挺好的,临淳早点死心,乖乖当他的学生。

    陆离拿上自己的纸袋回宿舍,他精神不济,回去便开始睡觉。

    过了三个小时,他才睡醒,从宿舍楼下去。

    顾越沉默地站在宿舍楼下,神情坚毅,脊背挺直,像一座雕塑。

    见到陆离后,顾越道:"我们去医务室。"

    陆离的身体是系统原因,他觉得去医务室也没用,陆离有些恹恹道:"不去了。"

    顾越深深看他一眼,没有像往常一样将就他,眉眼一沉,伸手想去牵陆离的手。

    这是在军校,又不是在外面。

    陆离眼中极快地闪过一丝慌乱,他马上镇定下来,把手给背到后面去,抬眼看顾越:"你之前答应过我。"

    顾越的手一愣,马上收回,道:"我们去医务室。"

    有这个插曲,陆离也不好再说自己不去医务室,实际,他不愿意去也没有关系,但是顾越一看就像一个凶狠的alpha,陆离并不想和他作对。

    两人一齐到了医务室。

    陆离再次挂上点滴,确实能够短暂地减缓他身上的疲劳。

    的确,系统的惩罚就连信息素爆发都能被抑制剂缓解,现在的身体衰竭肯定也能,只是见效十分微弱。

    毕竟系统的惩罚中,信息素爆发说得明明确确。但是身体衰竭的病因却没说。

    陆离的恢复很缓慢。

    顾越就坐在他旁边,眼神克制,甚至没有之前来医务室时放肆地粘在陆离身上的眼神。他牢记陆离说的,不能暴露他们的关系。

    顾越认真到疯魔。

    这时,陆离的光脑亮了。

    他拿起来看,神色蓦地一变:"临淳?"

    顾越在旁边,耳朵动了动,他死死捏紧拳,到底没出声。

    陆离太过惊讶,一时之间险些忘了顾越还在旁边,他清冷的眸子有些担忧地看着顾越,生怕顾越开始发病,

    惊讶的是,顾越没有。

    顾越忍耐得额头都开始出汗,但是没有再逼迫陆离一个字。

    他道:"我知道,你担心他受了伤,这是我和他被抓去处分时,医生给他做的体检报告,是轻伤。"

    顾越道:"看完体检报告,你之后,还是不能和他有关系。"

    陆离:"......"

    他有些惊讶前几天光是提到临淳就要犯病的顾越能做到这步,顾越应该是看自己生病了,误会他是担心临淳的伤势?

    陆离说了句:"谢谢。"

    他接着去看光脑上的信息,越看越气,简直气到上头。

    陆离这么好脾气的人都能被气成这样,足以见光脑上的信息有多么令人难以接受。

    顾越在旁边道:"阿离教官,怎么了?"

    四周没有人,他才敢叫一声阿离教官。

    陆离盛怒之下,对顾越的称呼都没在意,他道:"临淳直接去了虫族战场。"

    他坐的是唯一的直达虫族战场的舰队,现在估计都已经到了战场。

    他身为学生,居然越过身为教官的陆离,直接离开。

    也是,临淳本来就是插班生。

    陆离这边盛怒,顾越那边心情不错,情敌这么快就麻利地滚了,他怎能不高兴?

    要不是现在不能释放自己的原形,顾越一定变成黑狼,悠哉悠哉地甩甩自己的尾巴。

    陆离越看光脑越心惊,现在是虫族战场冰封期最严重的时候,虫族有壳,比人类要有天然的优势。

    但人类不能往后退,往后退意味着虫族的领土、领星、资源都会扩张。

    今年的形势格外严峻,今年就连军校也在抽调教官,尤其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新生教官前去战场。至于教官的学生,先由老教官训练,等教官从战场上赶赴回来,再由他教导。

    陆离立刻起身,一时间忘了自己手上挂了点滴,呲拉一声,陆离的手冒出血来。

    他必须赶去虫族战场。

    顾越看他那么不小心,握住他的手,把胶布粘回去:"阿离教官,注意伤。"

    陆离道:"抱歉,我要去一趟办公室。"

    他太着急,眼里完没有顾越,只有对临淳的担忧。

    顾越看他这副样子,哪里还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顾越的心一点一滴泛起血意,几乎吞没了他自己。

    他想问陆离,他对他真的有那么差吗?

    他的确不让他接受临淳的追求,但是当时他看到陆离对着临淳信息素爆发,顾越或许蠢笨,除了老套强制的笨办法,再也想不出其他。

    他今年十八岁,搁在他们种族里,不过刚成年。

    顾越强迫陆离动手解决了信息素爆发的问题,之后干的最出格的事情就是喂陆离吃东西,拉陆离的手,除此之外,他半点多的都没做过。

    回了军校,他也牢记陆离和他的约定,不使用太强的能力。而陆离答应他不和临淳接触,实则呢?

    临淳要走了,陆离就连装都不装了。

    顾越这时候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从他那夜强迫带教官回来开始,他就已经错了,他会被指责,会被嫌弃恶心,永远都不会被教官接纳,既然这样,为什么他不把罪名坐实了?

    反正,他是一匹令人生厌的、恶心的狼。

    顾越低着头,不让陆离看见他现在眼睛越变越淡的可怕样子,声音却格外低哑:"陆离,教官,和临淳打架,我也受伤了,你为什么不看我的受伤报告?"

    他没有再称呼阿离教官。

    "你是想去战场上找临淳吧?"顾越忽然按住陆离的肩膀,把他带过来,压在自己怀里,深深吻了上去。

    这是一个带着血气的吻。

    顾越声音沙哑:"可你不是在被我强迫吗?要想去找他,得向我付出代价。"

    陆离忽然感觉顾越好像变了一个人,和之前的样子不一样。他被顾越吻得毫无还手之力。

    一个教官,被自己的学生压在怀里吻。

    陆离以为自己该恶心的,但是他没有,只有震惊与担心,不知道顾越怎么忽然变了。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顾越的眼睛彻底没了颜色后,一丝竖线一样的金色瞳孔出现在他眼里,头顶倏忽出现两只硕大的、尖尖的狼耳。

    顾越,强迫陆教官的那么多天,亲了第一次。

    他是一匹讨厌的狼,今后还会更讨厌。

    第49章 天骄教官的修罗场二十七

    陆离被紧紧地禁锢在顾越怀里,嘴里充斥着腥甜的血味。

    顾越为什么忽然会这样,摧毁了他们之间的契约。

    陆离怎么甘愿在医务室里被顾越这样对待,他下意识地去拿枪,想以此掣肘顾越。

    顾越宽大的手抓住陆离的手,把他压在墙上,在他耳边道:"阿离教官,你之前教过我,没有绝对的胜算时不要惹怒敌人,否则,激发了凶性可怎么办?"

    比如他,就被激发了凶性。

    陆离有些微愣神地看着顾越的眼睛,为什么顾越的眼睛变了?

    他还要再仔细观察,唇上便传来痛感,一抹殷红的血染在唇上,那是顾越的不小心展露了自己锋利的狼牙。

    顾越深深地看着陆离唇上的血,或许是他现在压不住狼的天性:他凑过去,一点一滴把陆离唇上的血吻掉。

    陆离:"......"

    这么些天,他已经清楚顾越对他疯狂的占有欲和爱,所以,被顾越吻他一点都不惊讶。

    但顾越连血都不放过......陆离面对这种爱,有本能的害怕。

    "阿离教官,如果你想去战场找临淳,那得拿东西和我交易。"

    顾越把陆离视作最心爱的人,现在陆离为了临淳要去战场,冰封期的战场无比危险,顾越并不想他去。

    但是,他白白阻拦,教官也不会领情,反而会觉得他多事。

    顾越便心想,他哀求什么、期盼什么?他明明已经遵从内心,强迫了教官,如此,便何必再装好人?做个彻彻底底的坏人就好。

    陆离从顾越的眸子里看到前所未有的晦暗,他还有些不信邪,声音清冷:"顾越,我去战场是履行我教官的职责,并不是接受临淳的追求。"

    如果这是之前,顾越说不得会答应。

    毕竟,他很难拒绝陆离。

    但现在顾越面无表情:"你是我捕回来的,如果你要去找他,必须经过我同意。否则,你就杀了我。"

    陆离注意到顾越的用词,"捕"?

    顾越说得跟他是猎物被猛兽捉了一样,这个动词真奇怪。

    陆离一定要去战场上把临淳抓回来,他问顾越:"你的条件是?"

    顾越眸光中涌动着异样的情感:"和我接吻。"

    陆离:"......"

    他道:"顾越,我应该有其他更珍贵的东西给你。"

    比如他有很多训练以及战斗技巧可以传授给顾越。

    没想到,顾越冷笑一声:"更珍贵的?教官要和我颠鸾倒凤吗?"

    顾越自从想开后,开始变得像一个凶狠的alpha流氓。

    陆离:"......"

    顾越变成这样,他也有责任。

    顾越看见陆离的耳朵变红,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道:"教官应该知道我在意的是什么,教官即使把皇帝的权杖拿给我,我也不愿意。不过,如果教官愿意和我做这个交易,我愿意把皇帝的权杖给你。"

    把最好的都给你,但你必须是我的。

    以顾越的身份、种族和实力,他的确能把皇帝的权杖送给陆离。

    陆离没说话,但是在心里默默看轻顾越,顾越的年纪太小了,才十八岁。

    他个人能力再强,又怎么能和国.家.机器作斗争。

    陆离觉得顾越太跳脱年轻,因此道:"我答应你,之后兑现,现在我去处理其他的事情。"

    顾越从他的眼神中便看出他并未上心。

    他眼睛一眯,抓着陆离的手腕,将他往自己怀中带:"既然答应了,现在就要履行。"

    顾越凶狠地吻上来,陆离甚至不知道该不该推。

    如果推开顾越,那么他还算不算和顾越完成了交易?要是他推了顾越,顾越顺势说交易没完成,那还得再来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