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穿内裤在他怀里睡?

    苍凛的脸黑得不能再黑。

    第56章 纯血血族的修罗场五

    陆离这么说,实际他也打算这么做。

    苍凛对他来说宛如移动血库,离苍凛越近,他就越能嗅到苍凛身上血液的味道。

    陆离朝苍凛靠近,黑暗中,只有淡淡的月色从窗帘中透进来,血族瓷白的肌肤上睫毛如蝶翅,非常无害,并且主动投怀送抱,对象还是排名第一的冷酷的吸血鬼猎人。

    苍凛的目光既冷又深,他觉得这个世界疯了。

    否则,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放肆的血族?

    苍凛声音森寒:"穿上你的裤子。"

    陆离哪儿有内裤,苍凛又没给他买。

    于是,他继续大着胆子靠近苍凛,他看起来没心没肺,十分大胆,但是,陆离又不傻。他是吸血鬼,要取得苍凛的信任,首先就得让苍凛知道,他不会吸他的血。

    有什么比他和苍凛挨着睡了一觉,还没吸苍凛的血来得有说服力?

    思及此,陆离不再缓慢地试探,飞弹一样扑进苍凛怀里。

    苍凛原本冷冷地握着枪,他以为陆离定然不敢真扑他,陡然被扑下来,苍凛被按在床上。

    纤瘦的血族窝进他的怀里,苍凛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玫瑰香。

    血族,吸人类的血,不应该是腥臭的吗?苍凛睁着眼想,不过,他下一秒的反应就是重,陆离一个男人,看起来轻,实际上飞扑下来时,差点把苍凛的五脏六腑都给撞出来。

    苍凛手里握着的猎杀血族的银枪也差点走火,他赶紧收了枪,被陆离压着胸腔憋闷:"起来。"

    陆离趴到他胸膛上,都快醉了。

    是......血的香味。

    只要他轻轻咬下去,他的饥饿感就会被完消除,也会获得至高无上的享受。

    可是他不能吸,吸了就无法取得苍凛的信任,陆离含恨把脸埋到苍凛的胸口:"不起。"

    他被苍凛的血诱惑得不知今夕何夕,又压抑着血族的天性,现在整个血族都是晕乎乎的。

    苍凛真想揪着这只血族把他抓起来揍两顿,就像他揍其他的吸血鬼一样。但是,或许是这只血族的脸皮和其他血族不一样,苍凛想,打了估计也没用,浪费力气,不打了。

    他捏着陆离的后颈,据说是血族除了心脏外最脆弱的地方:"起来。"

    陆离真不认为苍凛会捏死自己,他趴得异常坦荡。

    苍凛却不怎么好受,这只血族的裤子很薄,趴在他身上本来倒没什么,但是他总能想起他说的"我没穿内裤"。

    没穿内裤就在他身上磨磨蹭蹭,这成什么样子。

    苍凛冷冷道:"裤子穿上。"

    "再说一遍,裤子穿上。"

    "血族,你穿上裤子,我明天就给你买新的。"

    "如果你乖点穿上裤子,我明天会帮你把你看上的那件衣服也给买了。"

    猎人的语气从冷硬到不得不许以利益,陆离仍然没动,比起衣服、裤子来说,苍凛的血香更来得有魅力。

    他好饿,印象中,他从来没这么饿过。

    苍凛见什么办法都没用,干脆亲自动手,一只手按住陆离的肩膀,把他轻轻挪动一点,另一只手去抽陆离的皮带,他的意图很明显:你不换,我亲自帮你换。

    可惜苍凛错误估计了陆离的反应。

    陆离被碰到皮带,立刻警觉,他一动,苍凛的手就没摸到皮带,反而不小心碰到了一处不可描述的位置。

    软软的,一手就能掌握。

    苍凛:"......"

    陆离身为血族,再怎么外向,也不能接受被苍凛摸到那里。他的脸一下红了,精致的脸上既没有初见苍凛时的高贵残忍,也没有之前表现出的开放。

    他眼中如汇聚点点波光,如同春风拂过,极为醉人。

    这个吸血鬼的脸,完美得像神。他现在红脸忧心,蹙起眉也像忧国忧民,不像是被不小心轻薄了。

    苍凛:"......"

    他发现他有种罪恶感,要是这只血族大剌剌地表示没关系,他还觉得没什么。

    但他红着脸露出这个堪称俊秀的表情,就宛如自己欺负了他。苍凛心想自己疯了,明明是这只血族主动往他身上扑的。

    血族,想的不就是那档子事吗?他只是不小心碰了碰,何必做出这副样子?

    苍凛咳嗽一声:"你......"

    陆离拉着自己的裤子,瞬间远离他,漂亮的脸微红,但是一点也不跳脱,看起来更像神。

    苍凛心想,这只血族,还是露出之前的情态好一点,那样的话,至少能从他脸上看出邪气,知道他是纯血血族,邪道阵营的领头羊。

    苍凛之前也猎杀过纯血血族,没一个有这只血族强,不知道他究竟是血族的谁?

    罢了,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苍凛将错就错,冷冷看着陆离:"去穿裤子。"

    他满脸冷酷,大有陆离不穿,他就亲自替他穿的架势。

    血族陆离延续了他一直以来的身体特性,特别敏感,被碰一下就受不了。

    他垂了眸,安分地下床,去浴室。

    苍凛见他居然不是去衣柜那儿,问道:"你去浴室做什么?"

    他的眉头紧皱,难道他碰了这只血族一下,这只血族就要去洗澡?

    照他这样,他主动朝自己扑过来的时候,哪哪儿都被碰到了。

    苍凛坐起来:"为什么要去浴室?"

    陆离脸颊上的红意仍然没有消:"去穿裤子。"

    苍凛一脸冷漠:"你在浴室穿裤子?"

    陆离点头:"对,今晚洗澡后,我以为我不穿那条裤子,就把它扔垃圾桶了。现在我翻翻,捡起来穿......"

    血族陆离的洁癖快无法忍受,他今夜不打算睡觉了,拿去洗洗,干净了再穿。

    苍凛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去垃圾桶里捡内裤穿,这只血族也真是太不讲究,苍凛抚额。

    "我......我的意思是,我有内裤,有条没穿过的,在衣柜里,自己去拿。"

    陆离这才松了口气,行吧,他的裤子有着落了。陆离从来没那么落魄过,倒是乖乖去拿了苍凛的内裤,再去浴室换上后出来。

    苍凛躺在床上,陆离顺口道:"太大了,不合身。"

    苍凛悠悠地看他一眼:"这不怪我,血族。"

    猎人的意思是,尺寸问题,他不负责。

    陆离瞬间明悟他的意思,为自己挽尊:"在我们血族,都是看谁的尖牙最大。"

    他顺口胡诌一句,也没指望苍凛真信。苍凛倒确实不信,但他忽然想起那天晚上,这只血族的牙齿没进他的脖子,吸食了他的血液。

    他嘴边都是血,满眼都是冰冷魅惑,如同蔷薇在他眼中盛开。

    苍凛刻意没去多想,血族嘛,有点魅惑的能力很正常。他被他的能力影响了。

    苍凛闭上眼,道:"现在睡觉,不许作妖,更不许吸我的血。"

    陆离点头:"我不吸。"

    苍凛并没放在心上,这不过是这只血族的谎言罢了,只要他有了机会,仍然会吸食自己的血液。

    不过,苍凛并不害怕。

    他有足够的能力和底气,与虎共寝。

    陆离也安分做任务,打死他,他现在也不能吸苍凛的血,最多看看。

    两人躺在一处,原本一人在左、一人在右,中间隔着宽阔的床,但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陆离在苍凛怀里。

    他整个人靠在苍凛胸膛上,连漆黑的长发都被苍凛给抱着。

    早上,苍凛的声音冷中带哑:"起来,我们要去吃饭,然后坐船上路。"

    陆离还很困,血族的睡眠时间很长很长,他被苍凛吵醒,苍凛的血又那么香,陆离下意识地张嘴,不过下一秒,他就想到了什么闭嘴,把眼睛闭得更紧:"不能吸。"

    弥补一般,他把苍凛抱得更紧。

    苍凛:"......"

    这个血族真能忍住不吸他的血?

    苍凛道:"起床。"

    陆离仍是没反应,苍凛语气森森:"你再不起来,我都要被你睡麻了。"

    陆离听这个语气不对劲,马上睁开眼。

    他侧头看着苍凛,愣了一下:"我为什么会在你怀里?"

    苍凛冷笑:"你觉得是我对你做了什么吗?你要不要看看你自己的姿势?"

    陆离一看,他的腿都压在苍凛的腿上,看样子,确实是加害者。

    陆离倒没多惊讶,苍凛对他有吸引力,他会靠近苍凛很正常。

    苍凛讥讽他:"血族,这么大了还学不会一个人睡觉吗?"

    他故意道:"你在古堡,难道也要抱着别人才能睡着?"

    苍凛随口说了一句,他那夜见过这只血族,这只血族是一个人躺在水晶棺里睡觉的。

    陆离那夜本该接收记忆,但是他吸苍凛的血吸得太多,这就导致他的记忆没回来。

    必须得真的对上特定的人事物才能想起来,所以现在,陆离也不知道自己之前在古堡究竟是什么样子。

    所以现在,陆离夸了夸自己的任务目标:"我应该只抱着你睡过。"

    苍凛看他一眼,旋即冷笑:"是么?"

    他嘴上说的是是么,实际心里已经信了。

    陆离和苍凛一起吃过早饭,两人就去坐船。苍凛的财力非常丰厚,他们登上的是一艘非常豪华的游轮。

    刚一上船,陆离还说想看海里的海豚。结果下一秒邮轮一个晃荡,陆离的脸就白了。

    他身为血族,五感会格外再度强化,导致他的一切感知都非常敏锐。

    说人话就是,陆离晕船。

    苍凛:"......"

    他这辈子,就没押解过那么难缠事多的吸血鬼。

    这下甚至都不需要手铐,陆离半点离不开苍凛,主动挂在了苍凛的身上。

    他脸色苍白,还想吐。

    苍凛现在习惯着习惯着,就习惯了这只血族不只不避开他,还老往他身边凑的举动了。

    虽然他认为自己是被迫的,被这只血族缠上了,但是,现在血族都晕成这样,把他推开似乎也很不人道。

    苍凛便任由陆离靠近自己,他比陆离高,陆离挂在他身上很辛苦,几乎影响了苍凛走路。

    苍凛干脆把他揽好,带着他走到两人在邮轮上的房间。

    陆离的脸色仍然惨白,苍凛皱眉:"如果你想吐,可以不用忍。"

    陆离摇头:"不能吐。"

    "为什么?"苍凛顿下脚步,冷脸看着陆离。

    陆离道:"我就靠那晚吸的你的血活着,要是吐没了怎么办?"

    苍凛:"......"

    他到底是多想不开,才来问这只血族问题?

    苍凛带着陆离回了房间,他反锁上门:"在邮轮中少出去,深夜的邮轮,是人族的邪恶者、血族以及狼人的天堂。"

    天堂不天堂的,陆离已经不关心了。

    他现在就希望自己晕船的症状能稍稍减弱,这时候,他必须要力量,才能对抗生理上的虚弱。

    陆离提出要求:"麻烦你替我去拿一点血液过来,不要人类的也行,但我不接受人造血液,我从来没吃过人造血液。"

    苍凛皱眉。

    从没吃过?

    这只血族,究竟吸了多少人血?但是,吸人血太多的吸血鬼会双目浑浊,眼珠缩小近白,几近癫狂,这只血族双目清明,哪怕晕船时,眼睛也清冷迷离,有些勾人,但绝不是浑浊。

    陆离道:"猎人先生,求你了,看在我一路那么配合你的份上......"

    苍凛转身出去,不听他的软语哀求。

    他冷冷道:"等我回来。"

    第57章 纯血血族的修罗场六

    邮轮在海面航行,偶尔摇摇晃晃,便让床上的陆离白了脸色。

    他真的快被邮轮给摇晃死了。苍凛为什么还没带着血回来?陆离不信邮轮里没有活物。

    他现在的要求低到只要一小杯就好。

    半小时、一小时......苍凛都没有回来,陆离心想,他贵为苍凛好不容易捉到的纯血血族,难道苍凛要放了他?

    那可不行,苍凛要放了他,他的任务怎么做?

    陆离强忍不适,从床上起来,他的手腕上带了手铐,苍凛的手铐特别多功能,现在他的手铐分开,戴在陆离的手上像两个银色的手环,牢牢地封印住了陆离的能力。陆离看着这手铐,这手铐应当还有别的作用,比如追踪一类,让他无法逃离苍凛的抓捕?

    陆离打开房门摇晃出去,寻找苍凛。

    夜晚的邮轮,的确是血族、狼人等的天堂,陆离已经在邮轮的角落里看见好多拥缠在一起的血族和人类。

    他无动于衷,人类是血族的食物。

    血族在吸血时,有时也会带着人类一起享受别的快乐。

    陆离的模样精致,忧郁的眼里略盛着魅惑,哪怕他现在脸色苍白,也被许多猎艳的血族看上。

    一个金发碧眼的血族冲着陆离打招呼:"要来一起玩吗?"

    陆离没理会他,从人群中穿梭过去找苍凛。

    金发碧眼的血族魂儿都被他勾走,见状放开自己手中的女伴,不死心地朝陆离追过去,挡在他的面前:"如果你不喜欢几个人一起玩的话,美貌的少年,今夜我是你一个人的。"

    他碧色的眼里如带了漩涡,这是血族的能力,能魅惑人类的心神。

    陆离面对这个血族时,声音冷淡,如带着上位者对下位者的轻视:"不需要,走开。"

    他一点没受影响,金发血族愣了愣,这才发现他身上的气息——

    一股强大的纯血的味道。

    "您是纯血大人?"金发血族变了脸色,他只是a等级的血族,纯血血族会嫌弃他很正常。虽然如今纯血血族越来越少,a等级的血族已经是品质不错的吸血鬼。

    但是,某些纯血就是非常挑剔。比如那位传说中的纯血公爵,传说中,他的容貌无人可比拟,谁看他一眼,都会沉溺在他眼里的蔷薇花中。

    金发血族望着眼前的陆离,这位血族的容貌已经是他生平仅见,他想,那位传说中的纯血公爵最多也不过如此。但是,纯血公爵不会出现在这样的邮轮上。血族拥有漫长的生命,同时也积累了惊人的财富,尤其是纯血的四位公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