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余生为期 [参赛作品] > 正文 63
    "所以,重新开始,给大家时间重新认识和接纳新的彼此,不是挺好的吗?"她把洗好的碗递给林羡,坦然一笑。

    林羡目光沉沉地凝视她片刻,叹了口气,递了两张纸给她擦手,又心疼又欣慰道:"时满满,看来你是真的长大了。感情1事如人饮水,你自己心里有数我就放心了。"

    时满不喜欢这样庄肃的气氛,卸下了成熟深沉的面孔,桃花眼闪了闪,露出坏笑,打趣道:"林小羡,你这老气横秋的语气是几个意思呀?真当你嫁给萧阿姨了就也是我阿姨辈了吗?"说罢,她还不甘愿般地拿自己湿漉漉的手去冰林羡。

    林羡顿时大恼,一边闪躲着她的魔爪一边气急败坏地呵斥她走开,不一会儿就像小时候那样嬉闹成了一团。

    萧菀青和夏之瑾听着厨房里闹腾的动静,无奈又宠溺地相视一笑。

    岸江市不走初二,所以初三林羡和萧菀青才去南区拜年,先去了林羡父母家,而后四个人一起去林羡外公外婆家,最后,六个人聚到了林羡爷爷奶奶家。

    几个老人见了萧菀青,热情得过头,拉着萧菀青围坐在茶几旁,你一言我一语地嘘寒问暖。看着一旁老是打断问话的林羡,老人头一次觉得孙女碍事,无情地驱赶她去和父母一起准备晚饭。林羡为爱委屈求全,巴巴地好说歹说才被允许占一个小角落。

    对于萧菀青和林羡的关系,老人们都心知肚明,虽还有些尴尬,没有直接言明,但话里话外,都是祝福与期盼。丈母娘看女婿般,越看越顺眼,林羡奶奶和外婆直夸萧菀青从小就懂事乖巧,如今更是相貌好,脾气好,事业好,让林羡要和萧菀青多多学习。林羡爷爷和外公话一直不是很多,最后也只是言简意赅总结,让她们往后要互相照顾,互相包容,互相扶持,好好过日子。

    林羡和萧菀青点头称是,一一应下了。

    年初五,在家人关切的叮嘱下,林羡踏上了萧菀青给她的惊喜之旅——北欧环游。

    第一站是芬兰。

    在午夜繁华喧嚣的赫尔辛基街头、在日光柔和的芬兰堡边小镇、在白雪覆盖的圣诞老人村,在一碧如洗的蓝天下,她们像所有相爱的寻常恋人般,十指相扣,牵手游走,大大方方地接收来自异国陌生人偶尔投来的或是好奇或是祝福的眼神。

    抵达芬兰之行期待最高的玻璃小屋时,已经旅行的第四日了。

    芬兰冬日的白昼极为短暂,仿佛清晨睁眼后,闭眼便到了晚间时光。萧菀青和林羡下车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只看得见泛着冷光的厚实雪地、稀稀疏疏隐约可见的小树林、还有远方旷野旁透着金光的三角顶小木屋。一切宛如童年幻梦中的冰雪童话世界,天地间一片静谧,仿佛能听见雪花细细密密洒落于地的声音。

    林羡拖着行李,侧目看着萧菀青墨发上夹杂着的细碎雪花,乌黑的眼眸里是璀璨如星的光亮。她伸手帮萧菀青摆正了她有些歪了的耳罩,笑着关心她:"冷吗?"

    萧菀青莞尔一笑,帮她拢了拢羽绒服的领口,而后扣住她微凉的手放入自己的口袋内,摇头道:"不冷,很暖和。"

    她们脚下这一条扫除了积雪的黑色小道,只有一盏矮矮的黯淡路灯,没有路标,没有行人,也像是没有尽头。萧菀青和林羡不再说话,迎着洋洋洒洒的雪花,静默着并肩而行,偶尔相视而笑,竟觉得就这样走到地老天荒,也不失为一种别样的浪漫与甜蜜。

    到了玻璃小屋酒店专门备有的桑拿房洗澡时,前台贴心地提醒萧菀青和林羡,她们运气很好,今夜可能会有极光出现,玻璃小屋,是最佳的观赏场合。

    林羡显然对这样的浪漫奇景充满着好奇心与向往,兴致勃勃地央着萧菀青今夜一起等待。萧菀青却仿佛早有预料一般,波澜不惊,摸了摸她的头,很是淡定地应允了她。

    洗完澡,回到小屋,最初入住的新奇过后,林羡开始有些犯困。萧菀青让她放心睡一会,她等着便好,林羡却怕萧菀青一个人醒着无聊,坚持不肯睡去。

    凌晨一点半,萧菀青和林羡还在等待。

    林羡俯着身子,抱着萧菀青细白的脚丫,用前两天因着好看而忍不住买下的指甲油细心地涂绘着。涂完她还附带人工烘干,鼓起腮帮子徐徐地吹着热气。

    萧菀青垂眸看着她的动作,眼里是让人迷醉的似水柔情。

    "可能不会出现了,我们睡觉吧。"林羡又吹了一口气,见萧菀青像是有些倦了的模样,心疼地妥协道。

    她说完低头又吹了好几口气都没有等到萧菀青的回应,不由地有些纳闷,抬头轻唤她:"盼盼?"

    萧菀青视线正定定地落在远方的上空,红唇微微张着,神色有些怪异。闻声,她收回视线,对着林羡,蓦地绽放了一抹嫣然的笑容,声调有些不平稳道:"羡羡,你看外面。"

    辽阔的夜空上,幽蓝的天幕像突然被技艺精湛的画师泼洒下一道绚丽多彩的紫绿色,慢慢地晕染开来,变幻万千,炫目夺人,一点点吞噬了半边穹空。

    林羡顺着她的视线转身,望向玻璃外的幽远夜空,星眸中陡然显现出兴奋与喜悦的神采。她娇呼出声道:"极光!盼盼,我们看到极光了!"

    萧菀青收回视线,看着林羡痴迷的由衷笑颜,柔声回应她道:"恩,羡羡,是极光。"

    林羡抑制不住心中的激荡与喜悦,转回身子,凝视着萧菀青温润的水眸,扬唇缱绻道:"盼盼,你知道吗?"

    她跪坐起身子,眼波如水,匍匐下1身子,是虔诚的爱恋姿态。在萧菀青的战栗中,林羡从爱人如玉的纤足,一路向上,吻到萧菀青温软的唇角。

    "传说中,一起看到极光的恋人,是受到祝福的命定爱侣,可以得到永恒的爱情。"

    女孩晶亮的水眸里,盛满了纯粹又炽热的爱意,一刹那,从眼里,烫到了萧菀青的心里,勾起了她燎原的情1意。

    她一手向后摸索着床头的按键,升腾起四周玻璃的窗帘,一手往前探去,缠绵地在女孩细1嫩紧1实的腰间放火。

    林羡听到,女人低柔的嗓音带着湿润响在她的耳边:"我知道。"

    窗帘渐渐遮挡住了外间一望无际的雪原,像是也遮挡住了外间的天寒地冻。

    屋内开始升温,仿佛连空气都变得粘稠氵朝湿......

    林羡被欺负得像小猫一样低吟,语不成句,只一声声娇软地唤着:"盼盼......萧盼盼......"

    女人带着她的味道,亲吻她的泪水,眉目间,沉郁尽扫,是一派的风轻云秀,恍惚间,像是与八岁那一年,那个一眼就带走了她全部心神的明媚女人完整重合。

    "阿姨,你好美,我想嫁给你。"稚嫩的童声仿佛响在遥远的天边。

    女人温柔又魅惑的声线,却近在咫尺的响在她敏1感的耳边:"羡羡,叫阿姨......"她一手轻缓地揉着,一手再次往下。

    林羡脑子"嗡"得一炸,湿漉漉的大眼睛里满是娇恼。来不及嗔怪,她便听见,女人含着极致的温柔,缱绻宣告道:"羡羡,阿姨要娶你了。"

    下一刻,林羡不由地浑身一颤,未来得及喊疼,在痛楚中,氵朝水竟再一次汹涌地湮没了她。

    只要想到是萧盼盼,她便,足够快乐,足够满足了。

    25岁这一年,梦想终于成真——

    她在她的手中,融化成了春1水,蜕变了她的妻子。

    在极致的欢1愉中,林羡望见,透明的屋顶外,天穹的绚烂极光仿若就笼在她们的上空,如梦似幻。

    就像,萧菀青给她的爱情。

    永生难忘。

    *

    金色的暖光洒落在床上相拥着的胴1体之上,林羡转动着眼眸,挣扎着转醒。她抬手揉了揉眼睛,指缝间奇异的摩擦感让她下意识睁开双眼抬手仔细打量。

    晨光透过指缝细碎地洒进她的眼底,无名指上素净的铂金钻戒,在光照中熠熠生辉。

    一只纤白的手,绕过她的腰肢,轻柔地安抚着她酸痛的小腹。

    "羡羡,我们结婚吧。"萧菀青贴着她的后背,如是恳求。

    *

    2月14日,大年初十,情人节。

    除了新春祝福,在社交网络上消失已久的作者久盼君归突然更新了一条微博,公布婚讯。

    点开附着的图片,一道小彩虹下,两只白净漂亮的手交叠相扣着。暖阳下,两手无名指上的铂金戒指,散发着柔和却夺目的光彩。

    微博正文是:

    十八岁时,我以为,爱是为你对抗全世界的勇气。

    二十五岁,我发现,爱是给你拥抱全世界的底气。

    如果你说年少的爱恋像风一样捉摸不定,那我愿,

    余生以为期,长逝入君怀。

    xlx.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