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和影后冥婚后 > 正文 70
    这是东皇最恨的事情。

    他猛地一拂袖便是一阵凌厉的罡风吹向了盛清如,他眯着眼看眼前的人,不畏惧无弦之弓、亦不畏惧无弦之箭。

    那头东皇和盛清如一行人已经缠斗在一起,白简这一处确实死一般的寂静。

    "我可以再问一次你是谁么?"白简望着夏九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空桑。"面无表情的人说出了这两个字,顿了一会儿她又道,"你不该坏了西皇村的阵法,我说过,我不会原谅你。"

    "所以我该做出抉择了是么?"白简掩饰住眸中的情绪,又轻轻地问道。

    "你没有选择。"夏九歌在开口的那一瞬间便朝着白简袭去,太昊剑上的妖异红光霎时间暴涨,在白简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便穿胸而过。

    "你不是空桑,你是东皇。"白简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长剑,鲜红色的血从身体中流淌出来,随之而飘散的还有数千年的爱恨情仇。她抬起了一只手压在了夏九歌的肩膀上,低叹道,"这具身体到底还是青木之灵,而我刚好可以克制住你。我实在不愿意走到这一步的,可是没办法啊。"心中苦涩,长久而来的是执念还是什么呢?困倦的眼皮子已经想要合上了,可是最后给她的依旧不是心爱的人,反而是一张冷漠无情的、陌生的脸。"我能做的,就是带着你一起毁灭。"

    这是白简最后做的选择。

    千年以前,她选择了自己的心,可是失去了所有。而数千年之后,她顺从了自己的心,跟随着最爱的人走,结果依旧是失去所有。或许,像她这类的人,根本就不配得到什么吧?白简将夏九歌往自己身上猛地一按,长剑刺穿得更深。

    夏九歌的身上开始淌血了,触碰到了白简的任何一块肌肤,都是血肉模糊、鲜血淋漓的。白简没有拿出兵刃,她本身就是世界上最为锋利的利刃。

    *

    季喻川的眉头狠狠一皱。

    五行中缺少土灵,尚可以用女娲之灵来填充,但是缺少了金灵呢?或许这就是东皇的算盘,他连自己的妹妹都能利用,就是为了完全摧毁白简?他知道白简除了跟夏九歌一同身殒之后,便没有任何的路可以走了。她摇摆不定的立场,注定了去死,不是么?

    季喻川的目光又回到了盛清如她们身上,只见各种光芒交织着,四处是燃烧的火焰,实在是凶险万分。低低的呜咽声在脚下响起,清清的躁动越来越小,最后庞大的身躯重新幻化成了那可爱的小白团子。季喻川低头就看见清清在舔着自己的脚尖,布满了阴云的脸总算是多了一丝的笑容,季喻川弯下腰去抚摸清清的脑袋,可就是在那一瞬间,几道利光尽数朝着她身上激射,小白团子咿咿呀呀几声,一双水灵灵的眼中充满了嘲弄。

    盛清如和东皇缠斗原本就处于下风,一直没有结束只不过是东皇猫捉耗子的心态罢了。她的眼皮子剧烈地跳动着,回眸的那一瞬间刚好看见一个个锋利的铁环没入了季喻川的体内。那是在羽山封印阵法中的铁链。原来清清从中挣扎出来,并不是将它给扯断,而是将铁链深入自己的肌肤中,等待着这最后一击?

    就在一个犹豫间,她整个人被东皇给击飞出去,无弦之弓也在这个时候被折成了两段。东皇张开手,笑得张狂。他似是疯魔了一般,一手指天。霎时间风雷齐聚,遮天蔽月,殷殷的雷声就像是万马奔腾,而闪电的光芒在那云层中如同游走的长蛇。

    "它早就不是你们的清清了。"东皇看着在巨大威压下没办法起身,只能攀爬着挪动的人,又冷笑一声道,"它如今只听我的号令,妖力伤不得季喻川分毫,但是实质的武器呢?只是靠着力量的迸发没入了她的体内,打穿五脏六腑。最后一只了,天道即将成全我的功德,成就我圣人之身。"在东皇的命令下,清清向着前方的血祭石奔跑去。

    它是血祭石最后一个祭品。

    鲜血顺着手臂流淌,季喻川半跪在了地上,她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道在流失。

    是要死了?跟当初开玩笑的一样,变成一对鬼妻妻?她看着鲜血中的盛清如,努力地扯出了一抹笑容,可是下一瞬间便是咳出了一滩的血。她很想告诉盛清如她没有事,心脏处因为娲皇血玉挡了那么一击,可是看着盛清如的时候,她一个字都发不出来了。

    血玉中是当时娲皇封存在里面的一滴血,现在落在了她的心头。

    季喻川的身体往后仰去,她眨了眨眼看风雷俱动的苍穹。

    豆大的雨点拍打在身上,她朝着缓缓爬近的盛清如伸出了一只手。

    东皇在大雨中笑,东皇钟的声音隐隐盖过了雷声。

    只不过他最终没有如自己所愿的成全大功德成就圣人之声,天道的劫雷会消灭违逆天道者。那一个夜里的雷声接连不断,那个突然将降临的雨夜也比人们所经历的任何一个夜还漫长。黑色的猫在轿车里喵喵叫着,而雨夜中唯一一辆狂奔的车,正向着那谁也不愿意靠近的禁地。

    次日,人们发现妖监会所在之处被雷火烧成了一片废墟。

    陨石坑中的血祭石碎成了粉末,在大雨的冲刷下与黄泥混做了一团。

    ——怎么样?怎么样?

    薄念之根本不敢将人送到医院,只能够拨打电话请了几个私交甚好的医生过来,她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心中满是不安。

    "你说的是哪一个?"出来的医生叹了一口气道,"有两个我不知道,但是季小姐,她身上的伤口都处理了,不知道遭遇了什么,铁锁打穿了手臂,镶嵌在血肉深处,东西取出来了,但是我不能保证她的双手——"医生没有说下去了,摇了摇头满是遗憾。

    *

    盛清如她们醒来是在三日后。

    当了三天全能保姆且不知她们何时会醒来,早已经身心俱疲了。

    在看见她们睁眼的一刹那,眼泪哗啦啦地下淌。

    "活着的感觉很好啊。"楚谨言微笑着感慨了一声,如如跳到了她的脸上,下一瞬间就被薄念之给抱走了。

    谁说不是呢?

    作者有话要说:这次真的完结了,本来就不是想谈恋爱的故事,打上了甜文标签是我年少无知,现在也改不了了。

    关于文章结构,哔哔几句。

    妖监会代表的势力在玄微子出场的时候其实已经出现了,等到它真正浮出水面的时候,代表着那原本未知的潜藏在水下的东西开始浮现。人们对已知世界的固有观念开始被打破,渐渐出现一个人和妖灵共存的世界。妖监会是一条划分前后的线,前者固守着原本的念头,而后者不断地重塑着自己的世界观。

    水灵珠和火灵珠出现,是拍《神迹》时候的故事,她们代表的是盛清如这一方的势力,也就是女娲一脉。

    土灵珠的出现,时间段在拍摄综艺节目《昆山玉》,代表着妖皇势力登场。而也就是这个时候,对已知世界的认知重新被塑造,遇狼一事,是妖皇势力开始不再掩饰地动手,而人类对付着妖物的势力,前期已玄天观为象征,后期则是与之同源的妖监会。

    金灵珠和木灵珠,同样是相生相克的一对,诡异之事接连不断。她们代表着东皇的势力冒头,东皇已经醒转,而所谓的沉睡也并非真正地睡去。

    女娲、东皇、妖皇当初都为妖界之至尊,同掌太古天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