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轮回 > 正文 72
    "哼。"头一甩。

    "过来。"

    "哼。"楚烊头往另一边又甩,脸上看着傲娇,脚倒是挺听话的往虞子悠身边走。

    "上去,跑半个小时。"为楚烊点好跑步机就把人推了上去,变成普通人的她自然失去了超强的运动能力,但日积月累下身体抗压能力也十分出色,非常适合虞子悠发泄情绪时□□。

    秒变苦瓜脸,楚烊认命的接受虞子悠给自己制定的康复计划,挽起袖子上战场。

    好的,这个时候房间的喘息声又开始演奏。

    虞子悠打开房门,不知为楚烊为何要把房间关的这么紧,这里是家里一楼自己建了个小型的健身房以供锻炼。闲来无事时两人也会切磋切磋棍法。

    在技巧上被完虐的楚烊忧心忡忡,整天想着完了完了,虞子悠比自己强了,外面还有一群人虎视眈眈,不赶紧结婚就完了。

    虞子悠倒不是很在意结婚的事,两个人相爱不需要一纸婚书来证明,时间自然会解答一切,再说了,楚烊越是闹着结婚,时偌在修改婚姻法上就更加为难。

    云中城土地广阔,除去原本的土地外又开拓了地下城建造起来,而后黄岭被收入囊中,导致土地资源丰富,人口远远不够。

    在夕阳下伸了个懒腰,歪着身子就看到有人向自己走来,露出一个微笑。

    "姐。"

    "嗯。"虞子晴还是看样子的冷漠,眼睛眨了眨应了一声,如果细心的人有胆子认真观察可以看到她面上阴晦的羞涩。

    "恭喜。"知道自家老姐脸皮薄,虞子悠没有详说很照顾她的面子祝贺,虞子晴要结婚了,和陆长生。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句话在虞子晴身上适用了,本就凉薄的她被安排了一个自小就认识的人也没有太大异议,本以为情绪不会有什么波动没想到在面对虞子悠的时候还是无法开口。

    在虞子晴眼中,这场婚姻像是儿戏,可以随意的点头答应。正因为如此,与虞子悠对比才感到难受。

    没有再说话,虞子晴点了点头不再与虞子悠对视,这种没来由的心虚是怎么回事?就好像上辈子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幸好此时虞子悠的手机铃声响起,让虞子晴自然不少。

    "虞子悠!你是不是知道我今天会过来所以翘班?!"叶承在电话那头气得发疯,一进公司就被各个文件包围,还必须自己签字。

    当初就不该惜才把虞子悠招来自己公司上班!

    玩味的笑着,虞子悠挑挑眉头回答道:"老板,你都利用产假玩了快一年了,这时间都够允儿第二个孩子了,你是不是该回来上班长。"

    叶承气急败坏,就是因为允儿怀孕了才不能回来上班:"我要请第二个产假!产假!"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我又不是ceo,我只是你手下一个打工的。"叶承越气虞子悠就越开心,手腕上挂着一株手链,上面刻有楚烊的名字,"正好,我也顺便请个婚假,陪楚烊到处走走。"

    "你!我要辞退你!辞退你!"

    退休的虞子悠会缺钱吗?不会的,只是感觉太无聊就跑去叶承公司体验体验生活,没有想到一认真起来这职位就蹭蹭蹭的往上走,最后叶承一脸懵逼看着虞子悠被手下的人推荐上来坐上公司副经理的位置。

    尽管虞子悠退休多年,叶承也不能接受这人来自己公司上班好吗?最后在黄允儿的安抚下,又看在虞子悠为自己分忧不少,叶承才勉强接受。

    "你都三十一了结什么婚,你看看周围这个年龄的不是离婚了就是有娃了。婚姻是坟墓,坟墓啊。"叶承疯狂的吐槽着,完全没了总裁的形象。

    "哦?你都已经在坟墓多年,感觉怎样。"

    "挺好,就是大娃累人了点。"叶承说的是大实话,只是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一个身影身着红色张扬的旗袍因为她的话顿住。

    "啊啊,一想到允儿还要为我受苦生一个二娃就难受。"

    "那就不生。"

    "可是大娃会妨碍我和允儿亲热,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黏妈,我想给她弄个伴。"

    "那就你生。"

    懵了一下,叶承兴奋的回答:"对哦!我生。"

    电话被虞子悠嫌弃的挂掉,叶承一转身就被塞进一个波涛汹涌的怀抱中,闷着气没法说话。

    坐椅子上的叶承脑袋刚好到黄允儿胸部,正好方便黄允儿这般恶作剧。

    "唔,宝贝儿来啦?叶卉睡下没?"知道来人,把人往自己腿上放,叶承急不可耐的吻住人。自从叶卉出生后亲热的机会一次比一次少,太饥渴了。

    "我听说你要给卉儿生个弟弟或是妹妹。"

    "不想要?"

    "要,为什么不要,让你好好体验一下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疼卉儿。"

    把人吻的七荤八素,黄允儿很快没有办法再空出时间来说话,本应该是严肃办公的地方被这两人弄的火热。

    虞子悠把虞子晴送走后楚烊就说有一个惊喜在房间等着,不太相信的配合着楚烊,虞子悠走进了房间。

    卧室很明显被精心准备过,特意弄出来的气氛刚踏入卧室虞子悠就觉得暧昧,这个氛围太像求婚的,可自己又不想求婚。

    对付楚烊有一招成功率百分百,只需要躺床上出卖一点点色相,即使是轻喘两声那人也会化身为小乖乖,一说一个应,当然这种手段得到的承诺都是暂时的,比如上星期楚烊在床上就答应自己不再求婚,现在又来。

    "楚烊,你把我骗到床上要负责的哦。"虞子悠抛了个媚眼可惜没人接,在门口掏出个头来了楚烊默默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放了只丧尸进房间楚烊溜了溜了溜了。

    想故技重施的虞子悠碰了一鼻子灰,顺手把丧尸引出门杀了。

    呵,就你这情商还想结婚?门都没有。

    不知情的楚烊离结婚的道路又远了一步。

    第94章完

    楚烊对虞子悠的话向来都是深信不疑的,虞子悠说自己比她大上一点,到现在虞子悠33了,明明才过28的楚烊一直认为自己已经是个33的女人。

    到头来两人还是没有结婚,虞子悠说爱情不需要婚姻来证明,即使在法定上说结婚了若是不爱还是会分开,于是楚烊胸有成竹的一口应下不结婚。

    虞子悠这样做的目的是减轻时偌的压力,叶承推进同姓婚姻在这方面一直很努力,让时偌有些进退两难。

    刚从醒过来时天还没亮,虞子悠头疼的看着满地狼藉恨不得一把掐着楚烊的腰把人弄醒,归根结底还是太过纵容楚烊才导致一晚上会被折腾一次又一次。

    扶着腰有些酸疼,一时间没办法接受这种体力活,虞子悠看着楚烊睡得正香的脸气不打一处来,还是作罢让这人睡个好觉。

    生物钟是个该死的东西,明明昨晚累的才睡下个把小时又醒了过来,虞子悠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在没有什么光可以看到身上深深浅浅的印记,否则楚烊不一定能睡这样安稳。

    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走到窗边,黎明时分外面种植的花花草草上被雨打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每到这个时候气候都很影响人的心情。

    现在的她们面临的问题只有一个,也正是虞子悠目前皱眉不展的原因――孩子。

    楚烊就像个孩子,一直都是长不大不成熟的模样,虞子悠完全没有要孩子的想法,可耐不住家里父亲大人三令五申,最后只得松口说,考虑一下。

    可是......指望楚烊把娃天天带去动物园,认识各种各样的动物还像个初学者一样一脸的好奇吗?

    事实上虞子悠也没有想到楚烊会这么喜欢小动物,最后几年选择做动物饲养员,从一无所知到现在还是一问三不懂,好在起码会喂养动物了,这么多年也成功转正成为那里面的正式员工。

    你要问楚烊这个动物的来历,她说不出来,若是问这个动物喜欢吃什么?她可以给你数出一大串,还有每只动物的习姓,相处久了这人也不厌,就这么一直做下去。

    "怎么了?"

    背后被贴进一个温暖的怀中,虞子悠缩了缩身子将整个人埋进楚烊怀里嗔道:"腰疼。"

    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楚烊右手给虞子悠揉着眼左手把窗户关上带着虞子悠回到被窝,"怪谁?"

    "怪你,不懂得节制。"手指戳着楚烊锁骨,虞子悠闹着小脾气。

    "怪你,让我没法节制。"

    啧,明明是担上责任,心情怎么就变好了呢?眼里带笑恶意满满的咬了楚烊脖子一口,躺床上卷起被子就滚到床脚对楚烊说晚安。

    本以为这样就小小的报复了楚烊,第二天早上起来,虞子悠看到自己身上那些根本不可能掩盖的痕迹气的发疯,然而楚烊已经在云中城动物园内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