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终有弱水替沧海GL > 正文 51
    妈妈真狡猾,西蒙妮想。

    她又去看不远处的母亲。

    她的母亲总是很忙,经常在国外工作。

    母亲是中国人,可是她从来都没有去过那个遥远的东方国度,经常陪伴自己的也只有妈妈。

    "妈妈......"西蒙妮依恋地将小脸贴在面前年轻女人的腿上,小声撒着娇。

    女人摸了摸女儿的脑袋,又将目光投向远方。

    这么多年过去了,温莎小姐的容貌还是如同初见那样美丽,岁月像是忽略了她,丝毫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她穿着洁白的婚纱,上面有她最喜欢的蕾丝,珍珠和宝石,这是法国最著名的设计师为她量身定做,手工的蕾丝与刺绣,最昂贵的宝石点缀,媒体说她是天之骄女,是神的眷宠。

    她没有嫁给当年媒体上报道的轰轰烈烈的恋爱对象,而是嫁给了门当户对的豪门之子。

    人们常说嫁给爱情。

    但是真正的爱情是什么呢?

    何亚弥看着面前的海浪,她闭上眼睛,感受海风吹拂。

    她觉得她的心如同这篇海域广阔,无垠。

    而连栀看着面前的莉薇安,她见证了她的少女时代,她的十几岁、二十几岁......

    如今她风华正茂,连栀又见证她披上洁白的嫁纱,将手放进一个男人的手中。

    牧师说:"这是个光荣的时刻,是自从亚当和夏娃在地上行走以来上帝便创立的时刻。"

    他问:"你愿意从今以后爱着他,尊敬他,安慰他,关爱他并且在你们的有生之年不另作他想,忠诚对待他吗?"

    连栀听见她曾经的女孩说:"我愿意。"

    连栀看见他们交换了钻戒。

    连栀笑了。

    这就像是一场华丽无比的梦境,那个故事叫什么?

    哦,爱丽丝梦游仙境。

    这是温莎小姐最喜欢的童话故事,叫□□丽丝女孩掉进了兔子洞,继而遇见了一连串奇怪的事情。

    连栀平静地坐在长椅上看着台上的新人交换戒指、拥吻,相视而笑。

    这是什么感觉呢......连栀想。

    她觉得就像是自己一直守护着的孩子终于离开了怀抱,或许有一天,她看见西蒙妮和另一个男人牵手,也会是这样的感觉吧。

    恰在此时,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忽然出现。

    原来是克里斯从她身后钻了出来。

    连栀将克里斯抱进怀里,摸了摸他软软的头发,问道:"怎么了克里斯?"

    克里斯的嘴角还有点儿巧克力酱,连栀伸出指头抹去了。

    克里斯从怀里掏出一个巧克力塞到连栀嘴边,说道:"母亲......吃......"

    连栀笑笑,张嘴咬住那块巧克力,她将克里斯抱好,一边替他整理凌乱的衣领,一边问道:"西蒙妮和妈妈呢?"

    克里斯说:"在后面。"

    连栀回头去看,她看见何亚弥带着西蒙妮站在不远处,正温柔地望着她。

    连栀又回头去看,莉薇安和她的丈夫拥抱,他们组建了一个新的家庭。

    连栀想:这个女孩儿年幼父母双亡,而如今,她也终于有家了。

    连栀看着怀里吃着巧克力的孩子。

    轻轻笑了。

    ---------------

    回家的路上,连栀开车,何亚弥坐在副驾,两个孩子坐在后座的儿童座椅上。

    车载音乐正在放一首流行歌曲。

    西蒙妮一边听歌一边摇头晃脑,克里斯啃着饼干——这孩子有个坏毛病,走到哪里都要吃东西。

    歌曲里唱:

    "Nevermind,I\'llfindsomeonelikeyou

    Iwishnothingbutthebestforyou,too

    Don\'tforgetme,Ibeg,Irememberyousaid

    Sometimesitlastsinlove,butsometimesithurtsinstead......"

    克里斯啃着饼干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他看见,他的母亲忽然落泪了。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故事就到这里,我能表达的就是这样,有情还无情,之中细节需要读者自己品,你觉得她们有爱,就是有爱。

    歌词译:

    没关系我会找到某个像你的他

    并送给你我最诚挚的祝福

    不要忘记我我恳求你我记得你说过

    有时候爱情能永远但有时又如此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