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崽子心机深沉,当时什么也没说,跟在她背后偷偷搜集了大半年的证据,最后把那些证据一股脑全都上交给了她爸爸。

    偏偏小崽子心眼坏,交给爸爸的证据都是负面的,不是她一周换了三个女朋友,就是她频繁出入酒吧且衣冠不整,她爸爸一看,气得直怕桌子,一怒之下,说要把她赶出家门。

    她爸爸很宠她,她一撒娇,爸爸的怒气就消了一大半,等她安心去睡觉时,陆库比那个阴险小人居然缠着爸爸煽风点火,结果第二天早上她不仅被赶出了家门,还被剥夺了继承权,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穷光蛋。

    吃完包子以后,陆亿拿起空盘子,狠狠的摔到了地上,"气死我了,我一定要报仇。"

    盘子是塑料材质的,没摔碎,只裂了一个缝,宁锦悦把盘子捡起来,对陆亿说:"你还是放弃报仇吧,以你的智商,是斗不过你弟弟的。"

    他们这帮人,有一个算一个,也就顾小柔能与陆库比抗衡一下。

    顾小柔放下笔,走到宁锦悦旁边,抢过摔裂的盘子,放到了陆亿面前的桌子上,对她说:"这个摔裂了,你得赔。"

    陆亿从手袋里拿出那张十元纸币,豪迈的拍到了桌子上,"没问题。"

    顾小柔摇摇头,"不够。"

    陆亿可怜兮兮的看着顾小柔,"这是我所有的积蓄了。"

    顾小柔想了一下,对陆亿说:"从工资里扣吧。"

    工资?

    这是面试通过的意思吗?

    虽然陆亿没什么工作经验,但是她看得出来,顾小柔才是这间早餐店里的大BOSS。

    在街上逛了一天,终于找到了落脚的地方,陆亿兴奋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紧紧的抱住了顾小柔,"谢谢你,你真是一个好人。"

    Vicki坐不住,她在顾小柔身边潜伏了这么长时间,别说抱了,她连顾小柔的小手都没有摸过。

    Vicki冲到陆亿和顾小柔面前,扯着两个人的胳膊,想把她们分开。

    额......

    抱的太紧,分不开。

    Vicki没有放弃,叉腰警告陆亿,"亲爱的,麻烦你讲究一下先来后到,大当家可是我先看上的。"

    陆亿松开手,笑了一下,"亲爱的,别担心,我虽然是个弯的,但是我不喜欢大当家这个类型的。"

    顾小柔眉头微皱,问陆亿,"那你喜欢什么类型?"

    陆亿双手捂住胸口,一脸沉醉,"喜欢我女神那样的,我女神可是本市首富,还会跳芭蕾舞,别提多完美了。"

    如果宁锦悦没有猜错,陆亿口中的女神,应该是Bomb。

    宁锦悦心疼的看了Vicki一眼,系统世界里的虚拟精神体,和现实世界里的参照物,贫富差距都不大,林珊和顾小柔依旧穷的要死,陆亿和Bomb依旧是有钱人,只有Vicki,在系统世界里是偶像明星,在现实世界却是身无分文的神棍。

    这落差,宁锦悦都替Vicki惋惜。

    晚上关店下班的时候,陆亿问宁锦悦,"我住哪里啊?"

    包子铺开张的时候,林珊辞去了超市的工作,并且为了能一天十六个小时守在包子铺里,毅然决然的从孤儿院搬到了宁锦悦家里。

    宁锦悦那个本来就不大的家,现在更是挤的要死,顾小柔睡在大卧室,宁锦悦和林珊睡在小卧室,Vicki睡沙发,黎岭打地铺,笨笨的狗窝放在小阳台,就算宁锦悦想让陆亿住进来,也没有地方安置陆亿了。

    陆亿拽住宁锦悦的胳膊,害怕的说:"你不会把我一个人留在店里吧,这里黑漆漆的,又阴森,看起来好像在闹鬼的样子。"

    Vicki幸灾乐祸的说:"把好像那两个字去掉,这里真的闹鬼哦,而且闹的不仅是一只鬼,而是好多只鬼啊,呜哈哈哈......"

    陆亿松开宁锦悦,转身跳到了顾小柔身上,"大当家,不要丢下我。"

    顾小柔和陆亿身材差不多,被陆亿这么一扑,身体摇晃的厉害,直接向后倒去。

    幸好黎岭眼疾手快,挡在顾小柔身后,扶住了顾小柔。

    都这样了,陆亿依旧不松手,树袋熊一样挂在顾小柔的身上,"大当家,你可怜可怜孤苦无依的我吧,不管哪里,给我个容身之地就行,我绝不挑剔。"

    顾小柔没办法,只能答应了陆亿,"那好,你跟我们一起回家,然后和我睡一张床。"

    陆亿还没来得及说话,Vicki直接跳出来反对,"不行,我死磨硬泡了那么久,你都不让我上你房间里打地铺,凭什么她一来就能跟你同床共枕啊,柔姐,你偏心。"

    陆亿得意的冲Vicki吐舌头,"就偏心,气死你。"

    Vicki和陆亿吵了一路,特别是陆亿,战斗力极强,怼起Vicki来毫不手软,一句一个死穷逼,把Vicki怼得晕头转向,三句话只能反击回去一句。

    可以说是惨败了。

    既然吵不过陆亿,回家以后,Vicki聪明的用一大桶爆米花,堵住了陆亿的嘴。

    世界终于清静了。

    宁锦悦有一种预感,以后岁月静好四个字,算是彻底和她无缘了。

    窗外飘起了雪花,不到五分钟,小雪变成了鹅毛大雪。

    陆亿跑到窗前,兴奋的提议,"我们出去打雪仗吧。"

    黎岭举双手赞成,"等一下,我先去给羽绒服打几个补丁,要不然一会儿打雪仗的时候该漏风了。"

    "这么大人了,居然玩打雪仗这么幼稚的游戏,怪不得会被亲弟弟赶出家门。"Vicki先是不屑的翻了个白眼,然后更加兴奋的提议,"我们还是堆雪人吧,堆好之后再把雪人肢解掉,肯定特别好玩。"

    林珊倒是没表态,只是默默的跟在大部队身后,别人贴暖宝宝,她也贴暖宝宝,别人戴围巾,她也戴围巾,别人出门的时候,她也跟着出了门,并把笨笨抱了出去。

    顾小柔和宁锦悦留在了家里,没跟着大家一起出去疯。

    顾小柔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然后举着酒杯站在窗前,静静地看雪景。

    宁锦悦走到顾小柔旁边,问顾小柔,"我们用不用换一间大一点的房子?现在这间太小了,住的人又多,不方便。"

    顾小柔点了点头,"等攒够了钱,去郊区买一栋别墅吧,不管以后怎么样,至少这两年,大家可以开开心心的住在一起。"

    宁锦悦微笑着点了点头,"好,那柔姐你努力赚钱,争取早点给我们买大别墅。"

    顾小柔瞥了宁锦悦一眼,"你不要脸的样子,很有我当年的风范。"

    楼下,几个幼稚无比的大龄儿童正在打雪仗堆雪人。

    陆亿捏了一个大大的雪球,然后趁Vicki不注意,扯着Vicki的毛衣领子,把雪球往Vicki的胸前塞,"来,姐姐给你垫个胸,要不你这一马平川的,出去别人不得以为你是人妖啊。"

    Vicki愤怒的反击,她拿起堆雪人用的小铁锹,追在陆亿的后边,使劲敲陆亿的头。

    黎岭比较安静,一直抱着笨笨看雪景,有邻居路过,看黎岭满身补丁比较可怜,给他和笨笨买了几个烤地瓜。

    一人一狗也不看雪景了,吃烤地瓜吃的极其嗨皮。

    林珊认认真真的堆雪人,偶尔弯腰捏一个雪球,然后塞到嘴里吃掉。

    宁锦悦一头黑线,她家林珊,还真是不挑食啊。

    宁锦悦打开窗子,冲林珊喊,"亲爱的,雪球太脏了,不能吃。"

    距离太远,林珊只能听到宁锦悦的声音,却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林珊兴奋的冲宁锦悦挥了挥手,然后给了她一个飞吻。

    这个飞吻,把宁锦悦的心都给吻酥了。

    算了,想吃雪球就吃吧,零下三十几度的气温,应该能把细菌病毒都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