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清风无忧 > 正文 67
    我顿时不知所措,眼泪也跟着掉下来,哽着声说道,"是你说的,我长大了,成为女人了,苏欢,苏欢,你仔细看看我...",

    我的话没说完,也没办法继续往下说,因为苏欢不让我说了,她堵住了我唇,让我明白了刚才我的动作,只能叫做蜻蜓点水。

    眼前有如五彩绚烂,白鸟齐歌,一团烈火从心底燃起,融化着五脏六腑,我渐渐失去知觉,只有手里握着的,眼前看着的,是苏欢。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到这里就完了,副cp怎么没什么人气,凭良心讲,这一对难道不萌吗?wuli苏欢不好看吗?wuli阿乐不可爱吗?

    本来我都打算不放副CP的肉了,双手夹腋窝下的小仙女式傲娇哼。

    但是看到有个盆友,锲而不舍的在公众号里一直输入"苏欢",一时心软,还是打算放了。

    vx公众号:晓城故事很多,输入"苏欢",就可得到萌萌的大白老虎和小阿乐两只,走过路过别错过。

    顺便可以看一看我正在更新的《娱乐圈的食物链》,双击666,走一波。

    感谢娜娜的地雷。

    第89章伤感

    卫无忧对卫乐跟苏欢的事,颇为自责,她认为是自己当年一走了之,把少不经事的卫乐扔给苏欢,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所以,她的愤怒大半是来自内疚和自责。

    往回走出没多远,卫无忧看见池灵站在树下,想来她都听见了。

    两人静静地并肩而行,良久后,卫无忧才开口问道,"你如何看?",

    "想要修仙,必然要历经情劫,如何度化只能看她自己?",池灵淡然答道,

    卫无忧看她一眼,突然问道,"若是你呢?","我?",池灵似是没料到这个问题,她沉吟片刻,轻声说道,"我不是她,我不知"。

    两人默然而行,只有夜风拂过肩头,眉头微蹙。

    留了两日,就要动身启程,看着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卫乐,卫无忧心中愧疚,便再顾不得生气,把益气丹一股脑都留下,又扔给她一本心法,交代道,

    "你平日以心法运气,或与修道无缘,但以丹药补气,亦能延寿数十年"。

    卫无忧抬手摸着她的头,顿了顿,感慨道,"下次相遇,也不知是何时了?","姐,我和苏欢跟你走",卫乐哭着扑倒在她怀里,抱着不肯撒手。

    纵是卫无忧姓情寡淡,亦不由红了眼眶,拍着她的后背说道,"傻阿乐,会有危险的,胡闹",

    "有苏欢在,我不怕",卫乐仰着头,企盼说道,"苏欢也会陷入险境的",

    苏欢走上前,把卫乐抢到怀里,说道,"我送你们一程",

    卫无忧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她搂着卫乐的手,转身迈步,跟池灵说道,"走罢",

    苏欢和卫乐护送她们走出青枫山脉,有苏欢在,的确赶走不少妖兽,卫无忧也从别扭变得见怪不怪的看二人腻歪。

    "苏欢,我有手,你别喂我",卫乐偷瞄了眼卫无忧,推开苏欢的手,神情羞涩。

    "你的手被树枝划破了,不能碰水,听话,张嘴",苏欢坚持喂到她唇边。

    卫无忧无奈摇头,跟池灵走出去,"此去青州不远了",池灵轻声道,"她是妖兽,断不能出现的",青州修士众多,妖兽只会没命。

    卫无忧点头,她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舍不得卫乐,这才一拖再拖,"我们走罢",卫无忧展开身后双翼,翱翔在空。

    "不告而别?",池灵踏剑而行,追上她,"人生聚散,如浮云。分离,徒增伤感",卫无忧仰天清啸,声动九霄。

    "姐~~",卫乐跑出来,挥着手喊道,卫无忧回首示意,片刻后,她跟池灵就变成两个小点,消失在天际。

    卫乐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哭倒在苏欢怀里。

    青州有云华派的附属门派及世家,也是聚魔宗挑衅云华派的第一步,在离莒国数百里外有一座紫雾山,山势不高,常年雾气弥漫,四周无险峰峻岭,却因有一株紫猴树而闻名。

    山有奉仙门,因势力薄弱,百年来滋扰不断,后不得不以奉上紫猴果为代价而依附在云华派。

    紫猴果乃是筑基丹最为罕见的原料,是以云华方不缺筑基丹。

    池灵和卫无忧赶到奉仙门时,已是一片狼藉,偶可见奉仙门低等弟子的尸首,隐隐听得法器作响的争斗声。

    不远处只见青光闪动,数个青色圆球在空中炸裂开,气浪强劲,只听得一声娇嗔,"小姑娘下手真狠,怪不得死气沉沉的模样",卫无忧心思微动,迎了上去。

    就见一绯色衣衫女子,语气轻松,却是神情凝重,双手挥着一柄小旗子,浑身包裹在褐色光罩内,那青球不断撞击在光罩上,只听得她一声低呼,旗杆断作两截,青球顺势往她而去。

    "风四娘",青濛濛的剑灵翼从脊骨弹出,卫无忧身影闪动,抱着风四娘瞬间出现在数里外。

    青球扑了个空,借势砸在风四娘身旁的男子身上,那男人露出一口黑牙,打出双拳,手腕涌出锋利的利刃,绞碎了,不怀好意地扭头,遂冲上去跟青球缠斗起来。

    风四娘只抬头看了眼,便双眸盈泪,低嗔了句,"小冤家,你可舍得出现了",缩在她怀里就委屈地哭了起来,闹得卫无忧手足无措,说道,"四娘,你莫哭"。

    "我听说你被逐出云华,四肢皆废,还道定无生路了",风四娘揪着衣襟哭道,"四娘这心里啊,又涩又苦的",

    见她如此在乎自己的生死,卫无忧亦不由动容,放缓神情,说道,"我不活的好好的么,四娘放心"。

    只听得池灵在旁轻咳一声,风四娘语气不善,"你这小鬼头,身旁倒是不缺美人儿",卫无忧急道,"我,我...,四娘莫要胡说",

    风四娘刚要开口,就见那男人阴测测盯了眼风四娘,桀桀笑着,伸手往前抓去,"那就让这个美人儿陪爷玩玩!",他双□□叉放在胸前一击,炫光闪动间,银芒飞舞,如漫天流萤掠过。

    "找死!",那女子低喝,高举青葫芦,喷射出团团青球,手中的赤鞭甩出,赫然便是云华派的风苏九。

    那男子的手腕似乎有诡异的法器,搅碎青球,徒手抓住赤鞭,用力往回拽动,把风苏九拉到身前抱了个满怀,还不待开口,就听得风苏九尖叫一声,神情剧变,显得愤怒、疯癫,手脚并用的撕扯着。

    男子恼羞成怒,一拳就要往前挥出,却被另一人接住,他震惊怒道,"好样的,敢徒手接我的雷霆手!"。

    卫无忧抓住他的拳头,神情平静,心里叫苦不迭,紫金腕灵气流动,若非及时祭出,她的右手早就废了,她左手拉过风苏九,剑灵翼闪动,落在风四娘身旁。

    "卫、无、忧",风苏九癫狂的神情逐渐缓和,她竟对眼前这个男子的触碰毫不厌恶,而鼻尖传来的气息熟悉,让她想起数年前,救过她的人。

    不,不可能的,断无可能是他的。

    "臭小子!怎地一个两个你都要救!跟老子作对..",那男人的眼神落到池灵身上,骤然没了声音,贪婪的打量着,喃喃自语道,"这些美人儿都是老子的!"。

    "你救她作何!",风四娘和风苏九同时开口说道,不善地看向对方,

    卫无忧来不及解释,因为那男人的手已经朝着池灵伸过去了,也没见池灵有所动作,只见她身后咋现一道白芒,发出细微的啸声,刹那间,那男人的手腕齐根皆断,跪地惨叫。

    "好快的剑",风四娘脱口而出,忌惮的往后退了两步,

    "受死",一道赤鞭卷上男人的脖颈,死死勒住,再奋力一拉,脑袋便咕噜掉下来。

    风苏九泄愤地收回长鞭,双眸通红,风四娘愣愣看着死掉的男人,突然嘴角一歪,轻笑了声,看的卫无忧摸不着头脑,问道,"究竟何事?四娘你为何在此?"。

    "宗主号令各分堂抽调人手攻克奉仙门,牙牧这卑鄙小人,仗着有元菘撑腰,名义上调派我来支援,实则想跟南烛讨我过去,今日死在此,倒是件好事",

    风四娘警惕地看着池灵和风苏九,挽着卫无忧说道,"你的为人,四娘是了解的,可眼前这两位姑娘...",

    "无妨,有我在,没人敢为难你",卫无忧应道,风四娘捏了捏她的脸,"紫雾山里,这回来了不少老怪物,你小子这点分量,可不够称",她蓦地沉下脸,"你早已被逐出云华,何必趟浑水,赶紧走罢"。

    "我答应了那位姑娘,要陪她同去,话既如此,四娘先行离开为好",风四娘掐了把她的腰,"你如此多情,就不怕伤四娘的心",

    "四娘说笑",卫无忧局促地把手从她怀里抽出来,突地听得紫雾山中一声巨响,强大的威压,铺天盖地的倾泻出来,叫人两股战栗,天际出现一条盘旋的黑蛟和赤色火焰的虚影,虎视眈眈的,相互对峙。

    "是师父!",卫无忧感受到熟悉的烈阳真气,急忙赶去,奉仙门的山碑碎了一截,四处倒着奉仙弟子的尸首,狼藉遍地,显然两方已经交过手了。

    赤阳子背着酒葫芦,怒目须张,周围泛着隐隐红芒,灼热扑面,而玄明一身黑袍,肃容冷面,手执判官笔,身后是江寒月、云瑄、墨风等云华弟子。

    "师...师父",卫无忧上前喊道,赤阳子脸上一惊,神情复杂,嘴唇微动,但没作声,微微点头。

    "逐出师门的弟子,有何颜面称师父?",云瑄在旁冷笑道,"无忧,你手脚能动?竟能站起来了!",墨风、墨雨等惊喜交加,忍不住想走到卫无忧跟前,就听得玄明轻咳两声,只好按捺不动。

    卫无忧心口突地一痛,她扭头望去,就看到金冠黑发的元天师和总是红袍披身的南烛,分别站在一黑袍女子两侧,是璇玑!

    作者有话要说:场面一度混乱且难以掌控起来

    无忧:我真的不喜欢这么多人凑到一起

    璇玑:哼哼

    池灵:咳咳

    风四娘:哎呀小冤家

    风苏九:....

    再度强行安利我的公众号:晓城故事很多,不时会有福利,关注走一波,还有为了肉关注又取消的,哼哼,再取消不给你肉肉吃。

    感谢大家的地雷,啾咪。

    (未完~请看下一篇)

    清风无忧作者:张晓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