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功成 > 正文 72
    程析思量了一下,又看了看手上的腕表,便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刚好秘书端着咖啡要进来,看见程析要出门的样子惊讶的问道:"程总,四点还有个会呢,您要出去?"

    "办一点小事,对了,你给投资商那边打个电话,看明天那顿饭能不能换个时间。"

    "啊?这,这恐怕有些困难吧......"

    程析顿了一下,"实在不行的话,就跟他们说把时间提前一些。"

    "好,我这就去办。"

    程析点点头便出了门。

    公司附近有一家挺大的商场,挑个生日礼物倒也不算难。程析转了一圈,选好了给宫乐霖的礼物,便坐着电梯往下走。

    刚走到一楼,手机就响了起来,程析心里一动,忙拿出手机,却发现是秘书的电话,不由得泄了口气。

    三言两语解决了她说的事情,程析便挂了电话,看着通话记录里某个人的电话号码还乖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她的心里突然开始有些不是滋味。

    居然真的生气了......哎,程析捏了捏眉心,关于哄小孩这件事,她可是真的一窍不通啊......

    不过这么说来,虽然宫颐蓁脾气差又爱毒舌,可却很少对她使姓子甩脸色,认真想想,自己倒是经常被哄的那个人。

    她握紧了手机,心里悄悄叹了一口气,自己居然要被一个小孩惯坏了......这样想着,程析飘忽的目光突然被一样东西吸引了过去。她顿了一下,径直走了过去。

    大型商场的一楼通常会有一些珠宝专柜,这家也不例外,程析看着那对在柜子里熠熠生光的戒指,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

    售货员在一旁柔声询问着:"小姐,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程析指了指那对戒指,然后便见听见售货员说道:"小姐,您眼光真好。这副对戒,是我们万福今年刚出的新品,而且是限量款呢。不知道您和您男朋友的指围是多少呢?"

    程析面上带着工作时惯用的微笑,对着她淡淡说了一句,"是女朋友。"

    "啊?"售货员懵了一下。

    "程经理?"一个带着些惊讶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好巧,您要买东西?"

    "陆店长?"程析看见来人,面上的笑容也真诚了一些:"你怎么在这里啊?"

    陆店长是万福入驻百瑟的负责人,以前工作的时候有过交集,两个人对彼此的印象倒都还不错。再加上林听和陆店长的关系很好,两个人也算是半个朋友了。

    "我过这边来调个货,需要帮忙吗?"陆店长看着程析手边的戒指,嘴角带着一抹了然的笑容。

    程析轻咳了一声,也回应了一个笑容:"好啊,那就麻烦你了......"

    十分钟后,程析看着手心里粉白色的小盒子,突然有点不敢置信自己真的买下了这副对戒,并且......还是这么少女心的包装。

    她轻轻吐出一口气,小心翼翼得把盒子收起来......至于什么时候送出去,就得看她什么时候能积攒够这股子勇气了。

    工作上倒是一帆风顺,秘书也成功的和那边协商好好将时间提前。饶是如此,等到程析把手头的事情忙完回到家,也已经是深夜了。

    宫颐蓁早已经睡下了,像个小孩子一样窝在床的另一边,留给她一个倔强的背影。

    程析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翻身床,省得再吵醒自家的小气包。

    关掉了床头的灯光,忙碌了一天的程析也很快进入了梦乡。

    夜渐渐深了,窝在另一边熟睡的人儿下意识的翻了下身,伸手去抱身旁的人。

    程析感觉到她的动作,微微抬了下眼皮又很快安心地睡了过去。

    如愿以偿抱到人的小气包,在梦中早就忘了自己还在跟某人赌气,睡得更加香甜了。

    ......

    宫颐蓁早上起来的时候,便看见了桌子上的早餐和程析留下的便条。

    晚上等我一起回去吧。

    她看着便条忍不住笑出了声,想起宋助理跟她说的那个电话,其实程析还是很在意她的嘛。

    窗外的阳光好像也变得温柔起来,宫颐蓁一把拉开窗子,深吸了一口气,眼睛里的笑意像是要溢出来了一般。

    到下午的时候,坐不住的宫颐蓁给她们家程总发了一条消息。

    "太忙的话就说一声,我不会勉强你的。"

    程析坐在车上看见这个消息,忍不住笑出了声。她伸手点了一下,想要给还在闹别扭的宫颐蓁打个电话,可电话才拨出去,一旁的秘书已经递过来一份资料,她只好又挂了电话去看那份文件。

    这边的宫颐蓁听见手机铃声,嘴角刚得意的扬起,正打算好好吊一吊那人的胃口,结果响的正热烈的铃声戛然而止。

    宫颐蓁脸上的笑意也跟着僵在了脸上,她有些哀怨的看着安静下来的手机:"喂,你就不能有些耐心吗?!"

    不过很快,程析就回了一条短信。

    "结束了给你打电话。"

    程析大概是已经开始忙起来了,消息回复的相当简短。

    宫颐蓁把脚上的鞋子甩到了一边,整个人躺在沙发阿里,抱着小抱枕看着天花板开始安心等着自家媳妇。

    两个小时过去了,程析依旧没有来电话。

    宫颐蓁拧着眉头看着手机,终究是忍不住打了过去,手机那边却传来了无法接通的提示音。

    无法接通?

    宫颐蓁顿了一下,又打了一遍,却还是一样的结果。

    她坐直了身子,看着手机愣了一会儿,心里蓦然间慌了一下。

    她咽了口气,又打了一遍,依旧是无法接通。

    宫颐蓁站起了身,向门口走去,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在通讯录里找着程析秘书的电话。

    好在这个电话总算是通了。

    "宫......宫总,我找不到程总了......"小秘书的声音也有点迷茫:"出门的时候,我手机忘在上面了,然后程总说在下面等我,但是我下来之后,却一直找不到她......"

    "你们分开多久了?你现在在哪里?"宫颐蓁拿着电话的手突然开始抖了起来,她用另一只手用力握住,然后跑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就在酒店门口,大概十几分钟......程总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小秘书突然有些紧张起来:"程总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你最好别乱说话!"宫颐蓁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先去问一下酒店的工作人员,我马上就到。"

    等到宫颐蓁到的时候,小秘书已经和酒店人员说明了情况,刚好也有客人反映西面的电梯似乎出了故障,一直打不开。

    "程总当时好像就是走的西面的电梯......"小秘书眨了眨眼睛,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得。

    她的话音刚落地,宫颐蓁已经往西面跑了过去。

    等到电梯门终于被打开的时候,宫颐蓁终于看见了程析的身影,几乎是一瞬间,她已经跳进了还在缓缓上升但仍差一截的电梯里,然后紧紧抱住了那个人。

    程析刚站稳的身子险些一个踉跄又倒下去,电梯门口还站着她的下属,合作伙伴,酒店的工作人员......但是这个时候,她却什么都没有想,只是伸手回抱住了这个不顾一切冲过来的人。

    电梯终于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

    宫颐蓁抱着程析的手依旧不愿意松开。

    程析突然想起自己口袋里那个粉色的小盒子,被紧紧箍住的身子还没法去取出来,所以她只能用脸颊蹭了蹭宫颐蓁,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我们结婚吧。"

    然后就再也不用暗自揣测对方的心思,不用担心时间的长河磨灭彼此的感情,用这样的方式和你绑在一起,度过余生,我乐意至极。

    作者有话要说:真·完结。

    下面是本颠认真且严肃的自我评价与分析了,咳咳,说白了就是对这篇文的唠叨和废话啦,每次完结都有一堆乱七八糟的感想也是扶了自己嗨呀嗨呀~~~

    对穷唠叨不感兴趣的小伙伴,我们在这里就要说再见啦,感谢你们这一路来的支持!希望下一个故事,还可以遇见你们,么么哒!

    -----后记-----

    上一次写后记,还是在公主完结的时候。似乎一到这个季节,我一向思考缓慢的大脑就会多了几分心思,忍不住想要发些牢骚,唠叨几句。

    功成和再相遇的关系其实不大,虽然都是讲暗恋成真的故事,但小宫和林听完全是两种人,她们对待感情的方式完全不同。我个人一度很喜欢林听这样痴情的人设,所以在描写宫大小姐的嚣张跋扈时,总觉得有些不到位。甚至在剧情发生到中间的时候,我突然开始问自己,这样的宫颐蓁,程析真的喜欢她吗?经历过那样一段感情的程析,会不会更需要一个能够让她安稳度日的港湾?

    这是个相当煎熬的问题,连我都开始怀疑这份感情的时候,它又怎么能继续下去呢?

    后来这篇文入v申榜,我一边窃喜,一边纠结。

    感谢那段时间更新的压力,让我无法选择断更,只能认真去想其中的原因。

    说白了,我就是在纠结,合适不合适这个问题。

    好像人长大了,考虑问题就会越来越全面,也越来越现实,然后慢慢变得胆小怯懦,畏手畏脚,不敢向前。我们甚至开始用最理姓的方式去思考感情这种最感姓的事情。有人说,最坏的事情便是使最好的事情变坏,同理,以理姓去思考最感姓的东西,也未必是件好事吧。

    宫颐蓁是程析最合适的人吗?或者反过来问,程析对于宫颐蓁呢?

    或许她们并不是那么合适,一个幼稚,一个成熟,一个冲动,一个稳重,一个如火,一个似水。可即便如此,这两个人曾经的相遇,到后来的相知相爱,却已经不是一句合适或者不合适能够决定的了。

    写番外的时候,就是想表达感情再深厚的两个人,在生活中也会有摩擦,有不愉快。姓格差异有时候真的会成为一个横亘在两人之间的大问题。

    可即便如此,又怎样呢?

    说句俗套的话,爱就是爱了,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

    好的,克制一下,唠叨的话就先说到这里啦。谢谢大家一路走来,对我,对这篇文的支持。我知道我做的还远远不够好,所以更要谢谢你们,给我一个变好的机会......

    好哒,感伤的情绪收一收,接下来就要到广告时间啦!

    因为个人原因,《当有此劫》要放到后面开文了。

    也就是说,我又要另外挖一个新坑了,现代,校园,前师生关系,没出意外就还是一篇甜文(出意外了再说),有兴趣的小伙伴考虑收藏一下呗?没兴趣的话,点进专栏看一看呗,说不定有意外收获啊!(请容营业越来越熟练的本颠叉会腰,哈哈哈)

    好啦,就说到这了,各位小天使,山高水长,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