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喝。"江语冰皱了皱眉,路齐风的东西她碰都不准备碰,可是凌儿竟然像个没事人一样,她难道都不怕自己跟别人跑了吗?

    江语冰的脸上已然爬上了几许绯红的色彩,她觉得自己是被凌儿气的。

    "那如果是我买的呢,也不喝吗?"叶凌定睛看了她几秒,只觉得气鼓鼓的江语冰可爱坏了。

    叶凌眉心微微拧起,心下思忖着:江语冰刚才已经拒绝了路齐风,而且语气十分果断,但是自己表面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是不是因为这个她才生气的?

    她这是因为做了好事,所以想要撒娇求抱抱吗?

    "唔,这个......"江语冰本来是想说再想想的,但是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凌儿打断了。

    叶凌勾了勾唇角,声音清浅:"你再靠近我一点,然后闭上眼睛。"

    她不容反驳的语气让江语冰顿时乱了心神,她虽然心底疑惑,不知道凌儿想要做什么,但还是听她的话,往前挪了挪位置,接着又阖上了双眸。

    叶凌手握成拳,心里莫名有些紧张,她俯身上前,快要贴到江语冰唇瓣之际,板房外却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叶凌晃了一晃才站直身子,她神情有些恍惚:路齐风这个煞神竟然还没走?不是都已经被拒绝了么,难道还是不死心?

    "我去开门。"叶凌的手掌轻轻搭在江语冰纤细洁白的胳膊上,最终才缓缓收回了,还带有几分不舍的情绪。

    门外人高马大的男人是路齐风的助理,叶凌曾经见过他。

    而路齐风本人就在他后面站着,一言不发,眉头拧成了一团。

    "我们总裁找江小姐是真的有要事相谈,叶小姐能不能帮忙劝一劝?"助理毕恭毕敬道。路总安排的事情,即使他办不到也要努力做做样子,不然真不知道他会对自己发多大的脾气。

    虽然路齐风在外人面前永远都是一副彬彬有礼、温和谦逊的样子,但是只有和他接触最多的人,才知道他的真正面目是怎样的。

    可助理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他有软肋,而那根软肋,又恰恰被握在了路齐风的手中。

    如果不受制于他,想必那些他意想不到的可怕后果,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路齐风这个人从来不会对他的对手心慈手软,他曾经听别的同事说过,之前有个路总玩腻了的女人,想从他那里得到更多的资源,他不肯给,直接派人将那个女人迷晕,卖到了山沟沟里。

    由于当时他只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这件事,因此其中的某些小细节他并不是很清楚。

    这件事应该是真的,因为时间线都吻合,而且后来那个女艺人的确是销声匿迹了,网友们都以为她被影视公司雪藏了,然而他们却并不知道实则是其中另有隐情。

    助理心中暗自喟叹:只可惜这件事并非他亲眼所见,不然他非让路齐风身败名裂不可,然而道听途说而来的事情并不能作为呈堂证供,他很明白这一现实。

    江语冰在听到敲门声之后就睁开眼睛了,其实叶凌在靠近她的时候,她能感受到凌儿温热的鼻息。

    这人来的可真不是时候!

    明明她们都要吻上去了!

    江语冰活像只炸了毛的小兔子,又苦于不能把这种情绪表现出来。

    她还没答应凌儿做她女朋友呢!不能把情绪表现得太明显,而且现在她们人在剧组,有些事情如果别人真的问起来,的确是不太好解释。

    叶凌朝江语冰招了招手:"语冰,有人找你。"其实叶凌也并非全然不懂人情世故的人,她知道做助理的也只是听从领导差遣罢了,她也不想别人太为难。

    路齐风听到叶凌这么说,着实感到意外了些,他缓缓抬起头来,时刻注意着江语冰的动作。

    江语冰仿佛就在一瞬间恢复了元气,活力满满地朝叶凌的方向走过来,助理只看到从门外探出来个小脑袋——

    她猫着腰对门外的助理摆了摆手,又招呼着路齐风上前:"刚才我说的哪四个字,路大总裁已经忘了吗?记姓那么差的人都能做总裁,由此可见你们新星娱乐恐怕真的要凉凉了。"

    路齐风的脸色被她激得比方才青了些,却只是动了动嘴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在很努力地克制情绪。

    江语冰毕竟是他必须要娶到的人,如果他现在就在她的面前露出凶相,还怎么把她追到手呢?

    说到底,她也只不过是爱使小姓子的女人罢了,还真能反过来摆他一道不成?

    路齐风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面前的叶凌,她现在就是横亘在他与江语冰之间的那道天堑,不过即便是天堑,他也已经铁了心要把它填平了。

    "所以我们更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江小姐,天气这么热,你真的不考虑跟我出去坐坐吗?"路齐风唇角微勾,双眸发着光,所表露出来的贪婪不言而喻。

    "说了没空,你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着?"江语冰也懒得再跟他这种人废话了,伸手便要把门关上。

    但是路齐风却故意将手放在了门的夹角处,江语冰见此状况,狠狠将门向前一推。

    她的力气不大,却足够让路齐风痛苦一阵子,不过谁让他把手放在那里呢,这不是找挤吗?

    既然他想被夹,那不如就成全他,先让他尝尝这究竟是什么滋味好了。

    她才不会心疼他这种人渣呢。

    江语冰转头,朝身后的叶凌扬了扬唇角。

    叶凌为她竖起了大拇指,似是在说:"做得好。"

    路齐风吃痛的咬了咬牙,却没有立刻缩回手,他觉得女人都是会心软的,而现在正是他乘胜反扑的绝佳时机。

    "你要是这么做觉得开心,那就再来一次,"路齐风嘴唇泛白,"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听完我说的话再决定要不要跟我出去也不迟。"

    江语冰甩甩手,语气无比轻快,她道:"也不用再来一次了,我现在没兴趣。倒是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若是搁在她不知道路齐风做过那些事情之前,她兴许还会考虑考虑要不要和他出去坐坐。但是现在,她想都不用想,必然会拒绝。

    这家伙也真是的,办了这么多坏事竟然还逍遥法外,江语冰可真希望能够尽快有个人来惩治惩治他。

    路齐风压低声音,用只有他和江语冰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针对叶凌吗?"他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想打通和江语冰的关系,还是得从叶凌身上着手。

    江语冰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说不想是假的,毕竟这些事情关乎凌儿的安危,她不得不重视,但是万一路齐风这家伙欺骗自己怎么办?

    凌儿都告诉过她,从以前到现在,已经有不计其数的女孩子被他骗过了。

    而且大多数女孩子的下场都很惨......

    江语冰不想做其中之一,她思考了几秒后,莞尔一笑:"你针对她也没关系,我自有应对措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事,想来路齐风也没少干过。

    路齐风接着道:"你就不想知道她小时候的事?"用第一招来对付江语冰竟然不管用,他怎么也想不到。

    "如果我想知道的话,直接去问她就好了,何必要听你吠?"江语冰有意无意地在激怒路齐风,虽然她不确定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是她这句话一出口,路齐风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

    江语冰话一出口其实就后悔了——不应该把路齐风比喻成狗狗的,毕竟狗狗那么可爱,他根本比不上啊。

    路齐风攥紧了拳头,手臂上的青筋都跳了起来:江语冰这丫头片子把他比作狗么?

    真是不识好歹。

    不过他还是耐着姓子跟她解释道:"她有一部分的记忆有缺失。"路齐风被路家收养之后,去过几趟福利院,但是那时候的小叶凌看到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

    她只是拼命地想要逃跑。

    他当时死死地拽住他,让她说出他的名字,她挣脱不开,只紧咬下唇,一言不发,俨然就是一个傻子。

    直到范姨来叫他吃饭的时候,他才肯放过小叶凌。

    路齐风其实也不能确定,叶凌记忆的缺失是不是因为那件事导致的。

    可时隔多年,他不提,那件事又怎么会有人知道呢?

    江语冰语气坚定,眼神中也丝毫不见慌乱:"那我就等到她的记忆恢复为止。"虽然她很想知道关于凌儿小时候的一些事情,但是叶凌之前和她说过的,要离路齐风和林蕊两个人远一点。

    她要乖乖的,这样凌儿也许会更喜欢她。

    路齐风实在是被她气到了,就差没把那个"艹"字骂出口。

    算了,继续在这儿跟她耗也没什么意思,他还是回去工作吧。

    他和赵导打过招呼后,才转身离开了剧组,上了车。

    剧组人多眼杂,路齐风觉得,还是得费心打点他们些钱才放心。

    他在车上给助理安排完各项事宜之后,才驱车离开了。

    任何地方都有八卦传闻出现,剧组尤甚。

    "刚才你们都看见了吧,路大总裁对江老师春心萌动?"

    "江老师可真是太有福气了,如果有像路总裁这么帅气又多金的男人追我,我一定毫不犹豫就答应他!"

    "切,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梦里什么都有!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刚刚有没有注意到路齐风的情绪不太好啊,不会是出师不利,被江老师拒绝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在看网剧《快把我哥带走》,时分是曾舜晞演的,这剧很好笑啊哈哈哈哈哈。

    我喜欢那个万幸,小孩子太可爱了!

    你们想放松的时候可以看看!

    (未完~请看下一篇)

    拯救流量小花系统[重生]+番外作者:乐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