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影后的小娇妻 > 正文 35
    车倏地停下了。

    南栀子也跟着停下来,困惑地回头,隐约可见那人伏在方向盘上没有动静。

    黑溜溜的眼珠子朝着里面瞅了瞅,用手轻轻敲了敲车门,不一会儿车窗滑下,南栀子刚要说话,车内人厉声喝道:"都说了这不是出租车!眼睛瞎了吗!"

    南栀子一口气憋在心里,被呵斥的一头雾水,然而当看见车主的脸时,她又是一阵惊吓,白着脸赶忙逃走。

    "等......?!"季雅现不敢置信瞪大眼睛,立即打开车门,蹙眉的瞬间伏在车窗上,脸上的汗水不停地滑落,她看上去很痛苦,喊住她:"别走,等......等下......"

    南栀子停下来,转身看见她苍白着俊脸,靠着车门,脸上出了冷汗,她想也没想跑回去,打量一眼,把手机亮在她面前:"你怎么啦?"

    季雅现突然抓住她的手,摇了摇头。

    南栀子见她这样子也不知道怎么办,"我给你打救护车。"

    "疼。"

    一个字道破了疑惑,她张了张嘴,皱了皱眉,掏出面纸擦了擦她的额头,没想到碰见她难以启齿的生理期。

    何况梁遇也不不在她身边。

    "月经很痛的话,还是去医院的好。"南栀子神色柔和,好心提醒。

    "会开车吗?"

    "呃?"

    一把车钥匙丢在她手上,季雅现拧紧眉尾,"麻烦你送我去医院。"

    南栀子没怎么开过,很生疏,不知道上路行不行,只听季雅现在她耳边引导:"别怕,放大胆子开,我在你旁边会帮你看着。"

    作者有话要说:季雅现的预收文也开出来了,《许你爱上我》,点击专栏往下拖可以看见,欠你们一个季雅现,会偿还。

    QWQ季雅现会有更适合她的人,-3-

    第42章小女人

    南栀子脸颊憋的快滴血,心脏狂跳不止。身边的人是季雅现,她就会紧张。

    自从上次两人闹板了,季雅现一直很低调,不耍威风,生意更加火旺,她们锁住里面一个内贼,只差一步便能抓到作案者。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回荡在静默的空间。

    季雅现垂下眼睛接通电话,一边帮她看路,一边含糊道:"喂,梁遇。嗯......,我在去医院的路上,身体不舒服,......不用过来,我身边有人......"

    最后没多说直接挂断电话,把手机丢在一边,靠着座椅,轮廓绷紧。

    她斜视过去,勾了下唇角,把身边的女人仔仔细细地望了望,她的眼睛很亮,比这满天飞雪还要美,渐渐地有些尘封在深处的记忆,重新被人挖开,抽丝剥茧,露出最完美的种子,然而这颗种子早已落地生根。

    "沈昭闹了一段时间绯闻,今天情人节,你怎么不去陪她?"

    南栀子一愣,"我比较忙。"

    "呵,你对谁都一样。"

    南栀子没有回答,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静静地开车。她们都长大了,拥有了自己的事业,在人生巅峰最重要的还是自己过得开心最好。

    无论自己曾经多懵懂无知,至少现在她已看淡一切。

    进了医院,季雅现戴上口罩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进去了,回头看南栀子把车停好,才收回视线上了楼梯。

    旁边的保镖站在外面守着,南栀子走过去把车钥匙交给他,"这是池总的钥匙,麻烦你收着。"

    保镖看着她,点头。

    南栀子点头笑笑离开了。

    沈昭跟李晶雨坐在酒吧喝酒,这次出来严格要求自我,遮的密不透风。

    "你说我家小班长是不是没良心?好歹今天情人节,她一声不吭。"沈昭嘲讽的咂舌。

    "小班长不会这样的,你一定做了什么惹她生气。"

    沈昭充耳不闻趴在桌边,拿着杯子闲暇的喝了口水,余光瞥向身边的人,笑的不怀好意道:"我他妈掏心窝爱她,真的不知道她想要什么,才会一直在我身边。"

    "你怎么不问她现在去了哪里。"李晶雨陪她喝酒,直接开门见山。

    "除了回家睡大觉,还能去哪儿。"沈昭淡淡的开口。

    李晶雨回头看她,眼里皆笑,说:"宋楠说,她在永泽路段卖花。"

    她顿了一顿,扯着嘴角,"检察官卖个屁花,她现在倒是不怕被人拍了。我讨厌跟她躲躲藏藏的生活,我想告诉所有人,她是我的人。"

    ——

    情人节的这夜。

    南栀子自己编织着漂亮的花环来卖,用鲜花手编,漂亮精致。

    她送季雅现去了医院,便在一处蹲了个空地,坐在台阶上,手边是个花篮,里面有很多新鲜的花环跟玫瑰。

    每个月她都会寄钱回去,妈妈腰间盘突出,每个月都要钱,她知道爸妈不愿要她的钱,可她依旧想尽一份孝心。

    刚落脚半个小时就有情侣向她买花,看着街上手拉着手亲密无间的男女,心情似是被感染了一样。

    唇边浮起温柔的笑。

    这几天都过着忙碌的生活,打点钟点工也不错。

    她已经回到解放前的生活中。

    夜晚来的很快。

    深邃的黑夜笼罩着淡淡的薄雾。

    南栀子看着手边寥寥无几的花环,今天卖出去很多,她标的价格实惠,别人标价30一环,她只要5块钱,可能跟她的职业有关系,并没有那么多心思。

    而且花挑的都是新鲜美丽的种类,搭配起来很是心灵手巧。

    路上的情侣越来越少,她想该是时候收拾回家了。

    着手手边零碎的花时,耳边响起温和的声音。

    "这花环怎么卖的?"

    "五块钱。"她抬起脸,微微一笑,唇角的弧度瞬间凝住,目光一滞,"你......"

    沈昭笑意越发柔软,从中选了个栀子花编织的花环,递给她一百块。

    "我没有零钱,只能麻烦你了。"

    南栀子脸颊火辣辣的,颤颤的手指接过那红色钞票,心里百感交集。

    将脸上的长发挑到耳后,喃了声:"你,你稍等。"

    她穿着长衣休闲裤,戴着一顶贝雷帽,即将春暖花开的季节,她散着的长发已经落在肩上,被月华渲染淡淡的柔光。

    沈昭定定地看着她,手拿着花睨了眼,接过她手上的零钱。

    "找您九十五。"

    一直凝视她的沈昭唇角扬起,似笑非笑道:"今天是情人节。"

    她一愣,鼻子有点酸。。

    今天是情人节,是啊,情人节。

    "你说,我喜欢的人收到我的花会开心吗?"她笑眯眯地问。

    南栀子心想,你这样美丽的人,谁会不开心呢,收到花的女生一定会幸福的笑容。

    "会吧。"她低声说。

    月亮被云遮住,天空如同黑幕,瞬间乌云消散,月华清凉如水。

    眼前蓦然多出一株花环,戴在她的发顶,栀子花香扑鼻而来,呆了呆,她不解其意。

    "花送给你,我的太太,心只送给南栀子。"

    南栀子眼睛一下子红了,垂着脑袋,喉咙梗住东西似的,道:"你,你在做什么。"

    沈昭缓缓的蹲下身,抬手摸着她的头,轻轻的触摸便能听见自己鲜活的生命在热烈的跳动。

    她睁着幽深的眼眸,心脏跳动的很厉害,说:"我经历了生死,经历了亲人的背叛,我所经历的一切在告诉我一个事实。"

    她咬着唇,肩膀微颤。

    沈昭微翘唇角。

    "喜欢一个人是不该让她久等,如果我爱你,会放下一切尊严,夫妻之间吵架,会很伤感情,我真的怕有一天你不理我,变成别人的。"

    "傻瓜。"南栀子抹掉眼泪,从地上收拾几串花环,交给她,"剩下的就不卖了,都送给你。"

    "谢谢沈太太。"沈昭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天待会儿还要下雪,我们回家吧。"

    "不生气了?"

    "你哄哄我,就不气了。"

    南栀子低笑,摇了摇头。

    夜晚的街道人来人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树影婆娑间霓虹灯璀璨,路上鸣笛声,分外喧嚣。

    灯影间,她的唇角形成一个优雅的弧度,狭长的眉眼斜勾,那颗若隐若现的尾痣蛊惑而妖娆。

    回到家。

    她趁着沈昭弹钢琴的时间,抱着衣服钻进浴室。

    头发湿漉漉地落在背脊上,肌肤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

    她换上白色小熊猫家居服,抱着自己的衣服,快速开门钻进卧室。

    这时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她吓了一跳!

    紧接着天旋地转,身体被人摁倒在床上,张口刚要大声疾呼。

    对方突然贴在她耳朵,酒味甘甜,声音低迷撩人。

    "洗澡真是墨迹呢,让我等了好久。"

    南栀子疑了一下,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扭过头去,牙齿直打颤。

    "今天不......不行。"

    沈昭目光深邃,修长的手指迷恋的揉着她的唇瓣,直到血色渐渐渲染开,才满意地勾起唇角。

    "为什么不行。"

    南栀子被她摸地脸颊腾地滚烫起来,瑟瑟地缩着脖子。这个人为什么总是这么变态,不顾她的意愿随意耍流氓。

    "你,你快放开我。"

    "为什么不行?"她挑眉。

    "我那个来了。"

    沈昭二话不说,俯下身把脸埋在她的怀里,"又要忍了。"

    "......"

    她沉默,看着洁白得小腿上斑点的痕迹。

    眉毛蹙起,瞳仁幽深如潭。

    这些是她为她留下来的,为了不让那些男人侵犯她,拼命护着自己。

    沈昭睫毛覆下,薄唇靠近,缓缓地贴在她的肌肤上。

    那一触温热柔软的感觉,像打落在叶上的水滴,清凉颤栗。

    南栀子震惊不已,脑中嗡的一声炸开,身体在他的触碰中哆哆嗦嗦。

    她竟然吻她的腿——

    与她在一起。

    即使万劫不复,也不愿放开。

    她的唇柔软,擦过她战栗的肌肤。

    每一处如被点燃的焰火,凶猛激烈一发不可收拾。

    南栀子鼻尖泛着柔和的光泽,眼睛揉了水一样,脸颊两边染上薄薄红霜,那么楚楚动人。

    "不能再这样了,沈昭......"

    "我只想亲亲你。"

    她的眼中碎了冰般阴翳,不可抗拒地抬起手指,抚摸她柔软的唇,像虔诚的俘虏一寸寸亲吻。

    彻底败给了自己最后的理智,败给这个。

    唯一让她爱到死去活来的女人。

    一旦碰触这个小女人。

    心重归浪尖的波动,彻底失控。

    自以为是高城深池,岂料一朝溃不成军。

    作者有话要说:要完结了~

    QWQ

    第43章大结局

    第二批清查组全部出动,由南栀子提供的信息,嫌疑犯竟然季雅现身边的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