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九零悬情+番外 > 正文 51
    然而幻觉终究是幻觉,温馨美好就是用来被打破的,有人砰砰敲门:"睡了没!睡了也赶紧爬起来!出大事了!号外新闻......"

    乔若茜急关风筒,忙不迭跑去开门。李晓蔓眼中闪过失落,心想明明知道的,这人最感兴趣的惟有新闻,自己所求的也就是留下,已经达成目的,还求什么?她默默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味道怪怪的,原来花茶是这滋味,空有颜值。

    杜慎行、阿里、苏琴已窜进房,呱呱刚接到的消息:殷老板、程老板从酒桌上被警察带走,程太则早在八点多便从美容院被带走,雪妃及在东琯的ABCD二奶们有一个算一个,全进局子了,时间估计在程太之前。说"估计",是因为他们没让人盯着那些女人,直到得报两个老色鬼被拘的消息才赶着打听。

    杜慎行一脸遗憾:"劳资们刚启动,他们居然自己玩完了!"

    乔若茜没那么兴奋,反倒心中发紧——陈芸没透露自己是某某的千金,她也就只往某二世祖身上联想,认为警方如此雷厉风行,可见那家伙的背景多厚。她想或许殷、程两家在生意上碍到那个二世祖家了,那家便借着买凶收拾陈芸来个一箭多雕。

    她不由庆幸自己没亲自找两个老色鬼的痛脚,就算后来气坏,也是挑唆别人干,否则没准被当成枪使,卷进难以脱身的麻烦中。

    忽地苏琴叫起来:"你们喝的什么啊?!"

    乔若茜尴尬地望向杯子:"对不起,摘了几朵茉莉花。我赔!明天去买两盆......"

    苏琴哧笑:"省省,准备交医药费。花不但要施花肥,还要喷杀虫剂,这是毒、茶!"

    李晓蔓吓的脸煞白:"我就说怎么味道怪怪的。"

    乔若茜挠头:"没事吧?我用自来水冲洗过。"

    苏琴哼笑:"你当这是蔬菜?盆栽是观赏,种菜是为吃,所用的杀虫剂能一样?"

    李晓蔓急奔进洗浴间扣喉,苏琴追后面道:"没用,赶紧去洗胃。"

    洗胃不用远赴市区医院挂急诊,这个别墅区有二十四时开门的卫生所。

    可怜李晓蔓一年到头连感冒都难得患,喝口茶饱受折腾。

    乔若茜倒没事,她一心理顺情感,没喝自己泡制的毒茶,瞅着小助理的可怜样愧疚极了,老实陪伴在一边,面对难闻的呕吐物面不改色,细心地替李晓蔓擦脸喂水。

    李晓蔓十分感动,从小到大只有她照顾生病的人,自己不舒服时向来硬撑,这还是头享受照料,那杯毒茶真是喝的值。

    其实这对乔若茜来说不算什么,她是在正常家庭长大的,家人总有生病的时候,她老妈还妄想过将她栽培成淑女,哪能不会照顾病人。再一个,记者工作并不光鲜,比如刨屠宰场的料,那些私设的杀猪场卫生状况吓人,相形之下,区区呕吐物算什么。

    这一晚乔、李又是三更半夜才休息,次日李晓蔓睡到中午才起身,依然脸色苍白,还吃不下饭。

    乔若茜决定按原计划多住些天,且不提小助理需要休息,某案算不算结案了也天晓得。

    苏琴大表欢迎,坚决不收乔若茜的钱,说都算在给阿里站长的保镖费中,如果觉得过意不去,给她的徒弟们上上课,讲一下怎么写作文。

    话说她门下的弟子学武术有武师教,读书却没请家教。并非图省钱,小富婆不差这点钱,但她也饱受过应试教育的折磨,非常理解学生的厌学情绪,为讨好家长才打出"好好学习"的旗号,私心里并不愿徒弟们暑假还头悬梁椎刺骨用功,故此强调自觉。每日半天的学习时间,通常是让大些的徒弟带着小的一块做学校布置的假期作业,但她时不时会请名校大学生或作家记者之流做场演讲,营造家长喜爱的学习气氛。

    乔若茜有事干住的心安理得,一晃四五天过去。

    这天殷家又出大事——殷媛的二弟妹和她儿子被毒死,疑为殷家长孙女干的。

    (未完~请看下一篇)

    九零悬情+番外作者:一只炮灰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