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美男子则是她们的儿子和儿媳。

    "好了,涵儿你不服也是应该的。"金雅涵慈爱摸摸萧子涵的头。

    萧子涵只好低下头不说话了。

    一个月前,自己的亲生母亲们认回自己,他开始是不敢相信的,直到后来父皇出现告诉了他一切。

    并且答应了他和蓝影的婚事。

    所以,他甘愿和母亲们离开京城。

    "走吧!下次再来看妹妹吧!"宁笙儿温柔地牵着蓝影的手,微笑道。

    蓝影笑道:"是!母亲。"

    一家人掉头消失在街道上。

    而萧笙好像感应到什么一样,特地看一下街道,发现有四个气质不凡的人的身影已经离开了。

    她突然响起蓝影的要求,再想起一个月前蓝影给她的纸条。

    "一切要求作罢!"

    之后蓝影就消失不见了。

    萧笙感怀一下,她继续骑着马往焦府走去。

    路过了一座高桥时,她没注意到客栈此时有一对俊男美女互相拉拉扯扯的,最重要的是女子还抱着一个婴儿。

    而男子的脚分明有些瘸,不过看他脚下绑着绷带好像进行过治疗,说不定什么时候脚就恢复了。

    "你给本王站住!"

    "我干嘛站住,孩子是我生的,我带走关你屁事。"女子赌气道。

    男子被气得咬牙切齿喊道:"如果没有本王,你能生出这么可爱的孩子。"

    "快跟本王回府。"

    "不要再离家出走了。"

    "可恶你都离家出走五次,下次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切,你都说了五次要打断我的腿,你倒是打啊!"女子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两人继续拉拉扯扯起来。

    此二人便是明王和明王妃。

    自从明王去了封地,爱上了自己的王妃,他心里所有的怨气都消失一干二净,还有父皇亲笔寄过来的信还有派了名医和一颗百宝丸,他吃下后就感觉身体逐渐在恢复了。

    所以这次他是特地回来看看父皇的。

    而这会儿,萧笙听到吵闹的声音下意识转头,就看见明王和他的王妃,不禁微微一笑。

    随即她转过头看着焦府已经在眼前了。

    门前站着大着肚子的焦颖颖,和护着她的萧子升。

    萧笙看着焦颖颖,露出一丝释然的微笑。

    焦颖颖感受到了,她回之善意的微笑。

    倒是萧子升扭扭捏捏说了一句:"恭喜,新婚快乐。"

    "谢谢皇弟。"

    萧笙下了马儿,她撩起喜袍迈入了焦府大门,刚好就看见新娘子已经在三个丫鬟的搀扶下逐渐走了出来。

    此时此刻的焦映寒,仿佛一位下凡的仙子一样披着凤冠霞帔头披红盖头,朝萧笙伸出了修长的指尖。

    萧笙高兴的走过去,将自己的手盖住了佳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娘子,我们走吧!"

    焦映寒轻轻回握萧笙的手,温柔道:"有劳夫君。"

    "嘿嘿嘿,客气啥以后咱俩就不分彼此了。"她激动的挽着焦映寒,恨不得一个公主抱,将她抱起来。

    不过现在是婚礼,她必须按着婚礼流程来办。

    因为这是她们一辈子的回忆。

    萧笙和焦映寒牵着喜连绸,心地都带着甜蜜的幸福,两人共牵一影走出了焦府。

    预示着两人,以后从此携手共渡余生,一生一世一双人,再不分离。

    .....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了!!!

    撒花撒花撒花!!!

    ☆、洞房花烛夜

    "一拜天地!"

    随着一声高亢礼拜声,萧笙和焦映寒对天齐齐一拜。

    "二拜高堂!"

    萧笙和焦映寒转身对着萧墨天和宁娇儿。

    "母妃。"她看着高堂上依旧风韵犹存,十分貌美的宁妃傻傻笑了一下。

    宁娇儿美眸蓄泪,她连连慈爱道:"好!好!笙儿,母妃在这里。"

    "我儿果然不负重托。"

    萧笙听得有些泪目,今天是她大喜日子一定不能哭,她只是展颜笑着。

    同样萧墨天有些感伤擦擦眼角。

    "笙儿,父皇对不起你。"

    "瞧你在婚礼上瞎说什么!"宁娇儿当面掐了萧墨天一把。

    萧墨天痛得五官挤在一块,甚是搞笑。

    两人微笑着朝父母正式叩拜。

    同时在焦相焦夫人跟前齐齐拜了一下。

    焦夫人无不感叹起来,没想到昔日在寺庙她唯恐避之不及的人,现在如此优秀!

    实在是缘分啊!

    幸好没因为她让女儿而错过了的姻缘。

    "岳父岳母。"萧笙恭敬喊了一声。

    "好好好,孩子们你以后要携手一辈子,可要好好相处。"焦相和焦夫人两人笑得合不拢嘴巴!

    "夫妻对拜!"

    "寒儿。"萧笙转过身。

    两人深深对拜鞠躬。

    "送入洞房!"

    随着最后一声礼成,焦映寒被喜娘送进了婚房。

    而萧笙单独被留下来敬酒,整个过程她都乐呵呵地敬酒,喝了不少的酒。

    一共喝了好几瓶酒,宁娇儿看不下去了。

    她直接让人送萧笙回婚房,事后一直批评萧墨天越老越糊涂,不替孩子着想一下。

    萧墨天当堂被骂了,他嬉皮笑脸地去哄媳妇。

    使得在场参加婚礼的大臣,一个个差点没惊讶掉了下巴。

    昔日威武冷酷的陛下,居然怕娘子。

    宁家的女人果然一个个巾帼不让须眉,连陛下都能制服得了。

    外面的事情萧笙已经没去搭理了。

    她在进洞房前,特地用内力将酒气从体内逼了出来才没醉。

    萧笙走进婚房,看见新娘子,她用喜秤轻轻挑起焦映寒的红盖头。

    只见她肌肤如凝脂,美眸犹似一泓柔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温婉娴雅的气质。

    与往常那个聪明狡猾的焦腹黑不同。

    今天的她格外的温柔,尤其是那红妆点缀的清媚之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她不得不为之魂牵蒙绕。

    "寒儿!!!"

    "娘子!!"

    她激动的扑了过去,却被焦映寒反过来一把撂倒在床上。

    焦映寒反压在她身上,薄薄的细唇勾出一丝戏谑的笑容。

    哎哟嘛!果然还是原来那个焦腹黑。

    萧笙美滋滋的抱着她亲了又亲,从额间小鼻到脸颊嘴唇。

    她几乎吻了个遍。

    今天晚上谁是上谁下她都不在意了,即便是受。

    "爱妃,夜深了。"

    "咱们该就寝了。"

    "臣妾遵命,王爷。"焦映寒一指风扑灭了红烛,只见黑暗笼罩在婚房,剩下窗户细碎洒落的月光。

    萧笙看着焦映寒。

    焦映寒轻轻褪去她的衣服,只剩下一件裹胸布时,佳人娴熟挑开扔在地上。

    "寒儿你也脱。"

    萧笙去扒拉她的衣服,将佳人脱尽。

    两人终于光明正大的坦诚相见。

    肌肤贴着彼此的肌肤,呼吸贴着彼此的呼吸,暧昧的气息交织在两人之间。

    最后唇唇相依。

    "夫君,我们再也不要分开。"

    "好!"

    "我们日后彼此互相依靠。"

    "好!"

    "我爱你。"

    "我也爱你,寒儿。"

    "夫君~"

    "娘子~"

    "夫君~"

    "娘子~"

    "阿笙~"

    "寒儿~"

    "王爷~"

    "娘子~"

    "阿笙~"

    萧笙:.....

    "娘子你什么时候继续下一步?"

    焦映寒:.....

    萧笙:.....

    两人愣了一会儿,彼此贴近对方,看着自己。

    最后,萧笙挑挑眉奇怪道:"娘子,该不会你只会脱,不会做吧!"

    焦映寒将脑袋缩进萧笙的脖子处吹气,好像是羞得不敢抬起头来。

    "原来你以前撩我都是装老司机。"

    "那本仕女图呢?"

    "在焦府。"焦映寒诚实道。

    "敢情你根本就不会!!!"

    "亏我被你唬得一愣一愣的。"萧笙有些哭笑不得起来。

    焦映寒俏脸涨得通红,恨不得找洞钻进去。

    "夫君,你才是小女的丈夫。"

    "你才是这个王府的一家家主,小女都听你的。"

    哎哟嘛!萧笙听到这个甜腻撒娇的声音,她就受不了了。

    "娘子,那交给我了。"

    萧笙立即翻身压在焦映寒身上。

    洞房花烛夜,她总算当家做主翻身把歌唱。

    她轻轻吻上佳人。

    最后房内传来一片美妙的哼唱声~

    两人共饮一曲。

    山无棱天地合。

    白首永不相离。

    "寒儿。"

    "嗯~"

    "再来几次吧!反正夜还长。"

    "等等.....唔唔唔唔唔~"

    作者有话要说:最后一章了。

    正式完结了!

    草明天要打上完结标签了。

    下一本大概开反派那本.....

    草:恭喜恭喜你终于成为一个有妇之妇了。

    萧笙:同喜同喜,你也完结了,我还担心你会把我的爱情故事写的一塌糊涂呢!

    焦映寒:她敢,就看小女的软剑答不答应?

    萧墨天:嘿嘿嘿。

    宁娇儿:你傻笑什么,萧仲马。

    萧墨天:QAQ对不起娘子,我这就去跪你的化妆盒。

    宁笙儿:娇儿还是如此的霸道。

    金雅涵:哈哈哈哈哈!可喜可贺啊!!

    萧子涵:哼!祝贺你。

    蓝影:主子新婚快乐。

    萧子升:恭喜五哥,不是五姐。

    焦颖颖:恭喜姐姐姐夫。

    明王夫妇:恭喜你了,我们的婚事虽然阴差阳错,可算是圆满的。

    贺宁星:我该去抓媳妇了。

    宁青衣:我治病好好的你就喜欢抓我回家睡觉。

    单身狗贺云:.....

    单身狗唐磊:.....

    单身狗许墉:.....

    以及单身狗本文作者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