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甜味开胃菜 > 正文 9
    每次的欢爱,哪怕是前戏做足,欧阳晶也受不得魏浩东的尺寸,哪怕是这样的直接就上?如果不是因为早上宁林的挑逗让她的下身尚未干涩,她一定活活痛死!

    "啊──"欧阳晶低呼了一声,咬紧了嘴唇,这种突入起来的侵入,让她感到自己的体内都是他,火热的、热辣的塞得满满的,让她根本忽略不了他的存在。

    魏浩东握住了欧阳晶纤细的腰,紧致的感觉让他发出愉悦的叹息,开始飞快的摆动著腰部,在一进一出之间体会无比的刺激及超强的快感。

    虽然起初很痛,可是欧阳晶的身体很快开始分泌出了爱Y_e,保护著自己的同时,也让魏浩东的进出更加的方便。

    "让你上别人的床!"魏浩东的动作有些暴虐,发狠的抽C_h_a著,丝毫没有顾忌欧阳晶的感觉,只是一味的宣泄著自己心底的痛苦,"给我记住了,你是我的!"

    欧阳晶皱紧了眉头,哪怕已经S_hi润了不少,可这疯狂的动作还是让她承受不住,低低的哭叫著,希望身後的男人能够放缓动作,可魏浩东此刻已经红了眼,顾不上起来,只能更紧密的和身下的小女人结合在一起。

    "我的会长大人,你是属於我一个人的!"魏浩东低吼著,又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大手环住她的腰,不停的撞击著欧阳晶的花芯,"喊出来,说你是谁?"

    欧阳晶痛得哭了出来,无情的抽搐让她的身体承受不了,这种越来越凶猛的掠夺,她感到自己已到达了濒临爆发的边缘。

    "魏浩东,不要了,好疼!"欧阳晶哭叫著,"啊──"因为疼痛和刺激,她的手指不自觉的陷入C_a_o坪,承受这种超过身体复核的欢爱,给她带来了很大的痛苦,可魏浩东却还不想结束,在她体内持续的抽送著。

    看到欧阳晶已经趴在了C_a_o地上,魏浩东才将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身上,坚挺仍深深的埋在她的体内。

    "受不了了......你快停下来......"

    "停不下来!"魏浩东邪恶的说道,"我要让你的身体记住我!"更何况这种情况下的欢爱让他更激动,如果此刻体内的欲望得不到满足,他一定难受死。

    魏浩东双手抱住她的腰,强迫欧阳晶上下移动著,目光盯著她的眼睛,恶狠狠的说道:"我要让你永远都忘不了我!看你还敢和别的男人上床!"

    欧阳晶的双手被捆著,环绕在魏浩东的脖颈,承受著下体一次次的抽C_h_a,闭上了双眼。

    ────────────────────

    18日的第一更。

    谢谢大家的礼物和票票,我会加油的!

    11协议

    濒临崩溃的终点,魏浩东加快的速度,扣住了欧阳晶的腰,用力的深入了她的身体,才彻底的释放了自己。

    不过他才抽出自己的坚挺,打算找个地方给两个人清洗一下的时候,一旁就冲出了一个人,魏浩东下意识的环抱住了欧阳晶,生怕她被人看了去,无力反抗的结果就是重重的挨了一拳。

    "宁林,你疯了?"魏浩东抱著昏过去的欧阳晶,怒吼道:"你居然还打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妈的!"宁林扯开了斯文的面具,Y_in狠的看著魏浩东,不舍的扫了一眼昏过去的欧阳晶,"你居然这麽对她?她都出血了!"

    魏浩东此刻也低下头,看到欧阳晶的下体,淡淡的红色血丝混著白色的液体流出了体外,立刻也心疼了起来,小心的抱住了她,有点儿无措的看著她肿胀发红的下身。

    宁林看看左右,自知这不是个好地方,连忙推开了魏浩东,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欧阳晶的衣服,才一把抱起来,见魏浩东还有争夺的意思,才连忙道:"跟我来!"他不怕和这个损友打一架,可是事关小欧阳宝贝的名声,他不能做得太过。

    魏浩东也意识到了这里不是发作的地点,只得压下了胸口的闷气,跟上了宁林。

    宁林来到了学校内一处比较特殊的存在,这里是盛仑的理事长办公室,也就是他家爷爷的办公室,不过现在宁爷爷人在瑞士,这里自然是没人的。

    宁林单手抱著欧阳晶,右手在指纹辨识器上按了一下,门才打开,三个人走了进去。

    "去放热水,先给小宝贝清理一下。"

    魏浩东表情很难看,只是此刻他也只能按照宁林的吩咐去做,毕竟恶意伤了欧阳的是他──只是,那个小宝贝是什麽称呼?宁林居然喊她小宝贝?魏浩东心里有股怒气,放好了水就立刻冲了出来,看到宁林此刻已经温柔的褪去了欧阳晶身上的衣物,才不甘心的说道:"她是我的!"

    宁林嗤笑,"昨晚她睡在我身边!"

    魏浩东也不甘示弱,眼睛一瞪,怒道:"之前的几个晚上她都和我彻夜Z_u_o爱!"

    宁林一咬牙,想著魏浩东居然是小宝贝的第一个男人,心里就不舒服,转开了这个话题,"先帮小宝贝清理干净,上了药再说其他。"

    魏浩东没有拒绝,脱掉了制服外套,卷起了袖子,和宁林一起小心的把欧阳晶放入了浴缸中,难得轻柔的为她清理著身上的体液。

    宁林则是伸手,温柔的清理著欧阳晶下体的红肿地区,慢慢的抚摸著,想让她能够更容易的流出那些S_hi热的东西。

    虽然是清理工作,可是当对象是自己喜爱的女孩时,这种工作就变成了甜蜜的折磨,喜爱的人儿昏迷著、赤裸著躺在眼前他们却什麽都不能做,还要轻手轻脚的出入那些平日能给他们带来最大快乐的温热之源。

    宁林的头上已经见了汗,半蹲的姿势让他难忍,只能调整了一下姿势,半跪著继续下面的工作。

    一旁魏浩东也不好受,才发泄过的欲望此刻慢慢复苏,想到刚才紧致的感觉,他吞咽了一下口水,盯著欧阳晶小巧的酥胸,眼睛直放光。